辽宁本溪监狱又搞年终暴力转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本溪溪湖监狱又搞年终暴力 “转化”,法轮功学员孟宪光、陈秀等在2015年11月20日遭长达三天电击折磨,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辽宁省本溪溪湖监狱,简称本溪监狱。2014年10月末,狱长参加全国监狱长会议,回来后就对所有非法关押在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叫嚣着要有百分之百转化率。

2015年11月本溪监狱又笼罩在邪恶的气氛中,恶警们指使精神有异常的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让恶犯人做牢头,比如:全身纹身的犯人,全身一丝不挂的、连袜子都不穿,没有廉耻、没有道德、没有礼貌、没有长幼、没有人性、凶狠的。警察用利益诱惑这类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直至今日,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仍在遭受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

本溪监狱的恶警、恶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用打火机和点燃的香烟头烧身体的各个部位;把香烟放到学员鼻孔眼熏;关小号;电棍电击;凉水泡(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捆绑后抬到沐浴室里,扔到冰凉的水里泡一天一夜,出来后两腿不能走路);用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踏,暴力摧残;多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还有:抻床、强制坐板、背监规、长时间坐尖板凳(“尖板凳”是一种酷刑刑具,凳高约十公分,凳面宽约八公分,面呈九十度三角形, 棱朝上)、用双手抱头顶住墙、用针扎手指缝,并逼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多人包夹、不允许说话、拳打脚踢、强制做奴工、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开水烫脚,冬日里强迫法轮功学员穿着短裤甚至光着身子在窗户全部打开的晾衣房里站着,站在水盆里往身上浇凉水,两个恶人架起法轮功学员后用拳打心口窝、胶皮管抽打、棍棒打、冷天穿内衣内裤长时间坐在水泥地上、加上皮管、胶管抽打等等折磨。还奴役法轮功学员干活。

本溪监狱剥夺学员与家属会见、通电话、通信的权利; 能会见的被监听、录音、全程监视,通话内容有限制;有的不许家属存钱;有的家属存钱后,狱警不许学员花钱或暂扣钱;长期不允许与家属通电话;一位律师不允许会见,必须两位律师才能会见;各个监区都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坐着,不许在一起吃饭,也不允许说话。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张立明就是因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吃饭,就不允许吃从监狱卖店买的食品。不会背监规就掐电话,掐接见,掐购物。睡觉的铺位必是监控能看清的地方,而且不许调换。接见时监听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谈话,听到所谓敏感内容就掐断电话。二监区管教队长贾长海就是这么干的,法轮功学员熊安明和儿子接见时打电话,刚说了几句就被掐断,不让说话了。

下面是在本溪监狱遭受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田宝东,海城市牛庄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危在旦夕。走路得两个人给架着才能走,话都说不出来。

教育科科长赵学增和副科长张春业指使犯人殴打、不让睡觉,强迫转化田宝库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副科长张春业指使恶警马晓明把田宝库关押了7天的小号。拄着双拐还要别人扶着才能走路的田宝库,被连拖再拽的弄走了。田宝东2013年被非法判四年半。

陈秀,沈阳雄狮学校教师,多才多艺。陈秀到本溪监狱后被多次殴打、多次关小号。2015年11月20号监狱对他长达三天电击折磨,致使陈秀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六监区。

孟宪光,11月20号监狱对他长达三天电击折磨,孟宪光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七监区。

董治宇,沈阳雄狮学校的教师,被迫害得很严重。现在三监区。

栾华刚,被迫害的很严重,已经六个月不让家人接见。现在一监区。

陈福,苏家屯人,会计师。他被关进没有监控的小黑屋,双手被反绑,遭暴打。现在三监区。

刘华钰,恶警陈耿指使犯人李伟殴打刘华钰,把一个眼睛打的乌眼青,眼睛只有一条细隙,好几个月才好。对他强制转化,迫害得很严重。现在六监区。

周波,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到本溪监狱,一五年十一月到期。由于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肉体上的摧残,精神出现恍惚,整日呆呆的坐着,晚上也不能入睡。周波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后,教育科科长赵学增对他实施暴力“转化”,经常指使几名刑事犯殴打周波及进行精神折磨,晚上不让睡觉,使周波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七监区大队长吴党强迫周波参加繁重奴役,有时强迫周波干奴工到半夜十二点。二零一四年八月,周波对来探监的家人说,七监区的奴役使他难以承负,经常感到体力不支。周波和家人的谈话被狱警监听到,九月,家人再去探视周波,狱方说周波上次接见时泄密,被罚停止接见三个月。据悉,周波当日曾找到大队长吴党要求见家人,吴党就是不让接见,周波坚持要见,吴党和几名狱警用电棍电击周波,周波的后背都被电糊,然后将周波关入小号。周波七天后从小号出来时,被电糊的后背已经发炎了。

七监区大队长吴党经常指使犯人李海军(现已刑满释放)对他精神迫害,李海军为获得更多的减刑分数,不遗余力的羞辱周波,经常往周波身上贴纸条侮蔑戏耍他,给他造成很大的精神打击。吴党还经常利用犯人刘有飞折磨周波,给周波造成更大的精神压力,夜晚经常睡不着觉,痛苦难熬。周波被迫害得精神反常,经常发呆,直愣愣的一动不动,一坐就是一天。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张振宣,海城法轮功学员,被殴打,打得很严重。

于波,二监区管教大队长高云祥,多次找法轮功学员于波谈话、放宣传共产邪灵和所谓转化后的典型邪恶录像。于波现在二监区。

周琳,2014年11月12日,恶警高云祥集合所有犯人当着监区所有犯人的面宣布对法轮功学员周琳严管一周小号。周琳向警察讲真相说,你们做事要讲法律,要讲理,我没有犯罪,我没有犯错,凭什么关我?大队长徐春生上前就打了周琳两个耳光。随后让管事犯押走了周琳。周琳从2014年11月12日一直被关到22日,整整10天。从24日开始,一直到26日,高云祥指使犯人把周琳绑在老虎凳上,用胶带把双臂和双腿缠在凳子上,一动不让动,吃饭喝水让人喂,大小便让人接。六个犯人白天黑夜倒班,有张爽、单四海、石健、从亮、任恒良、边海龙。其中石健这个犯人比较恶,在折磨过程中,他用腿磕周琳的小腿迎面骨,把周琳的小腿都磕破了;还用烟头烤周琳的中指,把中指皮肤烤破、烤焦,很长时间才好,还留有疤痕。整整三天三夜,吃饭时给一丁点发糕,渴了用水给沾沾嘴唇。不眠不休,一动不让动。而且给放邪恶的录像洗脑,要困了就被捅。恶警高云祥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说:我要是说了算,我用枪都把你们突突了。周琳现在二监区。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刘德服,遭到本溪监狱的洗脑、抻床酷刑、奴工等迫害。在警察宋群安背后指使下,多名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毒打,头破缝了21针后又关小号锁地环。刘德服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头疼晕眩,腿不灵便,被医院检查出脑梗、心梗、脑血肿、高血压,坐不了,还被犯人监视强制做长时间奴工。刘德福被迫害致高血压260,低压140, 还在老残队遭受绑铁椅子、老虎凳的酷刑。2015年12月期满释放。

秦丹平,本溪监狱操控恶警及犯人将他绑在老虎凳上,双臂、双腿用胶纸缠住不能动弹,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只喂给一点点食物和水。

熊安明,二零零八年底,后勤监区管教队长宋辉指挥牢头看着法轮功学员熊安明,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而后又将他拖到没有监控器的洗浴室里暴打。熊安明被打的昏死过去,抢救一天一夜后才活了过来。

李闯,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遭恶警张鸿军、吴广杰和牢头王丹丹暴打,用电棍电了近一小时后,又被关进“小号”定位四天才放出来。

于俊,二零零九年一月在本溪监狱,被田勇指使十二个犯人,把他关在晾衣室里,用布把窗挡上,轮流拳打脚踢,在那寒冷的冬天往他身上浇长流凉水,强制他长时间坐在约八公分的“尖板凳”上(是一种酷刑刑具,凳高约十公分,凳面宽约八公分,棱朝上呈九十度三角形)面壁、背监规。田勇在办公室看监控、听犯人汇报并出谋划策指使毒打。有一次犯人卢雨,在法轮功学员于俊被强制长时间坐尖板凳、面壁时一脚猛踹其后背,冷不防地就把于俊的嘴、牙磕在墙上,满嘴是血,事过几个月墙上血迹还清晰可见。于俊被迫害的全身浮肿,住进了医院,几月后调往七监区,一直浮肿有炎症,脖子上生疮,长期流脓,还被强迫出工干定额,于俊大约二零一二年出监。

李世文,二零零三年被劫持至本溪监狱,恶警指使犯人多次殴打他,罚他“坐板”(一动不动地盘腿坐着),关“小号”等,李世文经常被打致重伤。恶犯钟兆峰边打边说“我一直打到你出去”。李世文向警察夏洋投诉,夏洋却说:“他打你,你打他”。李世文说:“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打人。”夏洋说:“你不打他我怎么管?”在警察的纵容下,恶犯变本加厉的迫害李世文,将他折磨得几乎精神崩溃。

巩恩荣,营口市盖州市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本溪监狱迫害。他被恶警、恶犯打破头,耳膜被打穿孔,肋骨被打折数根。遭到了残酷的坐小凳与浇凉水的折磨。巩恩荣被犯人带到水房,他被脱光衣服,由两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三个犯人从他头上往下浇凉水,每次浇二十多盆,时间长了,水都被浇热了。用盆浇完后,犯人又开始用水管子往他身上浇。犯人称这种浇凉水为“洗脑”。用针扎手指甲,用开水烫脚,烫起大泡。

程元龙
程元龙

程元龙,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本溪监狱,身体虚弱到不能站立。这期间家属探视提出保外,狱方以种种借口不放人。直至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狱方在没有通知家属,事先无任何告知的情况下,把人送回家。是抬回来的,眼看人就不行了。回家半年,最后无法进食,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

温景松
温景松

温景松,先后被劫持在沈阳大北监狱和本溪监狱迫害。温景松在狱中被折磨致肺结核复发,咳血、吐血,被隔离关押。二零零六年八月,温景松已奄奄一息,监狱怕担责任,将他“保外就医”放出。回家后,温景松仍被恶警不断骚扰、恐吓。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八岁。

展大军
展大军

展大军,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八月份从本溪监狱回家后,身体虚弱有时脑子迷糊,炼功都坚持不下来。从九九年被劳教到监狱共六年半的时间,单位没给一点生活费,家庭经济困苦不堪,给展大军精神带来巨大压力,后突发脑出血送入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梁运成,原是辽宁省凤城市法院法官,于二零一一年被关到本溪监狱。到监狱不久,就向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状交给了监狱,请监狱邮寄给省高检。可是监狱一直搪塞。八月份,监狱以梁运成不穿囚服、炼功等借口将关他进小号,七、八个警察及三、四个犯人强行给他剃光头,套上囚服,把他钉在铺板上,两臂伸直,两只手的手腕分别被两个固定的手铐铐住。两只脚的脚腕被一条铁链钉上,铁链的中间锁在一固定的铁环上。就这么仰面朝上的躺着,天花板上有个不灭的灯和全省联网的监视摄像头。白天播放几个小时的污蔑法轮功的高音喇叭录音。这种抻床酷刑是睡不着觉,四肢及腰很痛。生不如死!很多在劳教所及监狱被迫害致疯的法轮功学员,可能都是类似的酷刑造成的。梁运成在本溪监狱遭抻床折磨。

陈明慧,本溪监狱教育科赵学增对他进行伪善欺骗,觉得不灵时就给他调进六监区“转化”,零八年下旬又推给直属监区用暴力进行“转化”迫害。二零零九年一月,田勇指使刘立军等六犯人把陈明慧关在晾衣室,用布挡上窗,轮流拳打脚踢,用木板带钉头往头骨里刨;冬天在淋浴间开窗通风冻他,强迫他趴在地上,他们用双排水龙头往他身上喷凉水;长时间坐约八公分“尖板凳”面壁、背监规等。陈明慧身体被摧残得高烧不退,在左腿已损伤的情况下(左腿股骨头在零七年,被大连国保都本有手下的警察踹裂纹)脚脖上烂两个大窟窿,田勇将他送医院应付、打吊针(从此留有明显疤痕),迫害致病危,大夫要求留住院,田勇不答应。后来看他不行了才暂停迫害;待稍恢复,政委陈忠维又指使犯人说“腿瘸是装的,把拐杖 拿下”,田勇又叫犯人李月残酷折磨他,让他大劈胯(把他已经裂纹了的腿搬到高于胸的窗台上),抬不上去就抽皮管子,还逼他跑步。最后把左腿扳断,彻底残废了,只能靠拄拐走路。当陈明慧睡觉时,犯人李月用纸夹在他脚趾间点火,痛得他直蹬脚,一帮恶人取乐说“蹬风火轮”。

在暴力“转化”迫害后,陈明慧被调四监区。一次,接见日家属带来一本历史故事书,被接见室的王明大翻出,立即上报监狱,贺飞等狱警用计企图绑架家属,未能如愿,就把陈明慧关小号一周,叫两犯人看管。调四监区后,陈忠维见到陈明慧说:“你怎么还拄拐?”监狱怕担责任,狱政科副科长贺飞在陈明慧被关小号时、绑铁椅上恐吓叫他签字,说“腿是入监前就断了,不是监狱打的”等字样存档。一月份的天气很冷,在小号里没有被子盖,就睡在水泥地上,造成陈明慧全身浮肿,长期高烧不退。

陈明慧出小号被转五监区,他们就对陈明慧加重奴役迫害,干不完定额就干到半夜两点多,同时罚款150元等。一次,犯人组长刘国洪看陈明慧干活慢,在后背偷打他。由于长期挨打,精神高度恐惧、紧张,他心脏马上就出了问题,刘国洪赶紧说“是政府叫打的”,当时犯人马秀臣等人在场。陈明慧随后被马秀臣搀扶到饭堂,他找到狱政科贺飞,把写好状告五监区和刘国洪的信交给贺飞,他落实后却没作任何处理,却对陈明慧进行报复,叫他拖着残腿到远的地方出工、干定额。教导员还说他装病,说什么“检查完看怎处理收拾你”。最后陈明慧卧床病危送市院急救,家人花了一万多元钱,监狱方面在抢救室看到人实在是不行了,才在二零一零年末给他办了保外就医。

邵忠业,遭五监区杨管教指使犯人袁峰领一帮打手吊绑折磨、迫害的差点死了。田登峰承诺:“转化”邵忠业给袁峰减刑三十天,结果袁峰卖命造下罪孽,又被骗得一天没减着刑。一次,邵忠业不报数被打,他喊“法轮大法好”,被队长骑在身上电,邵忠业疼的在地上翻滚,叫不出声来。

邹本旭、朱本富,在本溪监狱,他们两人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三天三夜被关图书室,不让合眼,四组犯人换班睡觉,每组三人轮流残酷折磨,多在夜里十二点至二点严酷拷打,浇长流凉水。邹本旭在很难承受的残酷迫害下多次昏死、意识不清醒情况下,又被最恶毒犯人打手——杜新、王卓、付财打的一头撞 在窗台大理石角上昏死,流血不止;犯人用自来水冲洗,在医院缝合八针后被关淋浴室里,冬天就这样坐在地上。

在本溪监狱常听这一说:打死给死亡名额。有实例可证:某迫害重监区,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大队长在饭堂,当着十几个犯人的面,一脚把吉林犯人踹倒在地,第三天送医院抢救一周死去,当然也与平时挨打有关,最后狱警捏造材料报上,家属没追究也就没人过问。

狱警对邹本旭之所以这样明目张胆的迫害,也是想撞死了有名额,说心脏病自然死亡也就是了,以为谁都不用承担责任。其实,这是自欺欺人,谁作恶事都得偿还。

朱本富还被那些犯人,用筷子绑针扎手背筋骨;用瓶装水打头几十下造成昏迷;用脚狠踹腿骨,直至痛得动不了;他们还用三指抠挖朱本富的眼睛,使他眼睛发紫、晕倒;用线绑睾丸下拽,浇凉水、打火机烧等。犯人杜新、王卓、付财等打的他一头撞在铁床上,他喊“法轮大法好”,当晚恶人才停手再打。

据悉,本溪监狱要搬到新地址了,工程早已竣工,但因为工程质量不好,所以迟迟没有全都搬去。


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的警察名单:(区号:024)
一监区:45538866
二监区管教大队长:高云祥、贾长海45538931
二监区大队长:王福成、何川 5539132
三监区大队长: 王得亮15641419110
三监区:王策(恶警)
四监区:45538924
五监区大队长: 孙铁群45538966(恶警)
六监区管教监区长:赵刚
六监区大队长: 赵光大 45538852
七监区大队长:吴党15641400731
七监区:陈队长13742420553或者:13942420553
七区监区长(迫害严重监区):郑伟45538859、45538856
八监区(迫害严重监区) 田队长45538910
范洪义(大队长)15641419103
李福田 或者 代庆杰: 18641495411
高队长手机:15641418667
狱长助理: 45538909
检察院驻监办: 45538913
监狱纪委监察室:45538916
办公室: 45539833
监宿: 45539133
后勤监区:
樊洪义:15641419013(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杨立文:15041488166
李伟东:18640181923
张大中:15641412875
郭永利:13942410768
其他电话:45538912、45538889、45538907、45538926、45538810、45538830、45538889、45531868
老残队负责人:屠应成15641419070
监区医生:刘伟、车佳骥、盖铁柱
监控管理员:唐永辉、唐世界、韩佳明
办公室:曾元、单晓桐、王英男、朱佳、董慧
其他警察:马秀波(恶警)、赵冶明(恶警) 、宋群安(恶警) 、宋辉(恶警)、章和、张鸿军、吴广杰、赵雨、李广廷、房志友、李轩、陈庚、郭涛、郭继若、付景顺、
狱警:赵斯文、曹宇光、程龙、郭浏溪、刘明浩、孙方亮、李楠、王彤、周岩、高健、高平安、宁天亮、胡丹、回旺、李泽坤、侯佳辰、董岩、刘斯桐、康锐、许晓博、赵厚伟、石淼、李伟东、李雹、张思浓
管教员:陈华荣、庞浩淼、宋鹏、孙进瑶、王浩、姜海龙、曲世俊、曲圣、白尽含、李鹍、冯志友、牛牮、李强、李世颖、于智承、刘旭、马洪文、姜铁民、刘岩、王盟。

职务 姓名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监狱长 鲍狄青 45538901、45538173 42821555 13304141588、15641419001
副监狱长\纪委书记 张廷跃 45538907 13304141157、15641419005
陈忠维(恶警) 45538902 42186669 15641419002、13332147866
13841407866
副监狱长 白羽 45538905 43228655 13304141126、15641419003
副监狱长 潘东泽 45538888 44878910 15641419006、15304148755
副监狱长或工会主席 赵波 45538906 43622311 13604149595、15641419008
副监狱长、政治处主任 韩兆有 45538908 15641419009、13322140500
副监狱长 阚世成 45538910
纪委书记 田登峰(恶警) 45538903 13386702066、15641419007
教育科,科长 赵学增(恶警) 45538920\45837004 13352159006
教育科,副科长 张春业、张新东
教育科教导员 孙 45538887 13941048778
教育科内勤 朱力、魏征
办公室主任 兰仁强 45538899 13500447311、15641418899
副大队长 田勇(恶警) 45538856、45538910 13941409595
狱政科 高伟:科长
田勇:心狠手辣没有人性(恶警) 45538958\45538077
狱政科副科长 王滨、贺飞
办公室 45538911
接见室副主任 (个头不高,经常在接见室里) 13942432126
接见接待室 黄丽芬、姜小滨、王树发 45538884、45538885

一、现在本溪监狱非法关押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有:
一监区三人:
郭松,男,大连人,非法判刑4年,2016年7月到期。
栾华刚,男,鞍山人,鞍钢工人,非法判刑4年,2016年10月到期。
唐义清,男,丹东人,2016年8月到期。
二监区二人:
于波,男,43岁,大连人,出租车司机。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10月到期。
周琳,男,49岁,辽宁丹东五龙背毛绢社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4年,2017年2月到期。
三监区四人:
陈福,男,苏家屯人,会计师。非法判3年,2016年到期。
董治宇,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2016年10月到期。
陈新野,男,沈阳某精密仪器公司销售经理,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7月到期。
权明启,鞍山人, 被非法判刑九年。
六监区四人:
张立明,男,59岁,沈阳市自来水公司、沈河营业所职工,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4月到期。
刘华钰,男,沈阳大东区人。2016年10月到期。
陈秀,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
马江,男,沈阳人,被抓前在家修车。被中共非法判刑3年。
七监区三人:
周波,男,抚顺人,被非法判刑4年,2015年11月到期。
张超,男,沈阳人,被抓前在家修车,个体业主。
王波,男,沈阳某高中教师。
八监区五人:
曹阳,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5年,2017年8月到期。
秦丹平,男,丹东人,被非法判刑4年。
孟宪光,男,沈阳某中学教师。二零一四年四月被非法判三年六个月。
郭宝石,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非法判5年。
王义勇,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非法判3年。2016年10月到期。
后勤监区二人:
田宝库,男,49岁,海城牛庄人。双腿瘫痪,行走需用双拐,被非法判刑4年。
张家安,63岁,被非法判刑4年。
生活科:
孙玉舒,男。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  邮编:110032
局长陈泰宝024-86601366
政治部主任周春山
监狱长都是主管监狱的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一手提拔、培植的。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领导:
单成繁、黄涛、单启新、董雪飞、周春山、张代书、李正良、于兆洋、杨莉、姜晓钟、牟家立

辽宁省司法厅:
地址: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甲,邮编110032
传真024-89269067
厅长张家成、副厅长赵东岩、副厅长崔可兵、政治部主任巴文、厅长助理任国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