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贿法官判好人七年刑 秦皇岛中法二审维持冤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日,秦皇岛中级法院不顾事实,二审不开庭,维持对徐永凡的冤判七年的决定。当局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已偷偷把徐永凡送到河北省韩城监狱。

徐永凡八十三岁满身是病的老母亲伤心欲绝,一提起儿子就老泪纵横,悲愤交加,老人说:“我越寻思越想不通,我儿子在单位不贪不占,做好人还遭迫害。中国还有法律可讲吗?只要我不死走到哪,我还要告他们。”

法律界的笑话

徐永凡一审被庭审的所谓“主审法官”是青龙县法院刑一庭庭长齐维安,在徐永凡被审前,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份左右被举报受贿,关进看守所。此人以受贿罪被抓后,又以有病取保候审。有罪之人取保候审,反过来却还让他继续“审理”徐永凡的案子,还能给无罪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判刑,真是中国法律界的笑话。

非法抓捕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徐永凡在去朋友家的途中,路过青龙县时被巡警拦截,因为车中有二零一五年真相年历(半成品)。徐永凡被青龙县土门子派出所和青龙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后,被青龙国保与秦皇岛海港公安分局合伙在没有任何手续、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抢劫。警察查抄了徐永凡借用的下房,抢劫了大量徐永凡本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放置在此下房的私人物品。后徐永凡被非法批捕。

青龙县法院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上午九点开庭,图谋对法轮功学员徐永凡非法判刑。家属与律师在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去青龙县看守所探望徐永凡时才得知九日开庭。在此之前,因另一律师不一定有时间到庭,律师曾经与法院协商,问其能否延后,法院并没有给其答复,也并没有及时通知家属。

伪善与欺骗

青龙县国保警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检察员、法院、乡镇、派出所在四月九日当天布置了多辆警车,至少四十~五十名着装或不着装的警察在法院周围监控家属亲友,虽然表面说公开审判却只允许三人进入法庭,其他人不准进入,并以律师不准带包、还要搜身阻止律师进入法庭。两位律师当即义正词严,指出法院无权对律师搜身,并对青龙县法院阻止进入法庭提出投诉。

在律师与法庭交涉准备投诉法院的空当,青龙县法院、国保、610人员则乘机以伪善的面孔欺骗家属,让家属辞退律师,还欺骗家属有他们两个律师介入就会给徐永凡判得更重,不然宣判三天就让徐永凡回家。家属被欺骗后在法庭内外让徐永凡签字辞去两位律师,徐永凡不签。

两位律师与法院交涉一直没能进入法庭,不得已打出租车又到看守所等待徐永凡,一直僵持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法警用两辆法院的依维柯将徐永凡送回看守所,家属又到看守所要求徐永凡辞退律师。被逼无奈,徐永凡在辞退律师的委托书上签了字。而青龙国保610在胁迫家属时还要求家属再交三千元钱另请律师开庭。

枉判七年

从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第二次开庭,当天上午九点多青龙法院所谓“公开”审理徐永凡,只有一个小时左右草草收场,只有家属,还有青龙公检法的几个人参加。青龙县检察院指派助理检察员马洁出庭,指控徐永凡利用自己家的电脑、打印机制作宣传法轮功的台历,台历芯、有宣传法轮功平安符的挂坠,等等多少份多少份,要运往青龙县土门子镇水泉村的韩跃春家。

当庭没有结案,法院又送交秦皇岛中级法院走了一下形式,一直哄骗家属让等着结案,直至八月四日结案:非法枉判徐永凡七年。

八十三岁的老母、亲朋好友望眼欲穿相信法院会依法办事,等待着有了结果好去青龙县看守所接人,没想到等来的却是,青龙县国保与青龙县检察院、法院不顾宪法公民有信仰自由,宣传自己信仰的自由,非法冤判了徐永凡七年。

家属及亲友不服冤判,又找律师提出上诉,自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徐永凡被绑架,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中旬,善良的老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已近一年零一个月!

徐永凡家属托关系送礼花费五万元。徐永凡的家属亲友往返青龙、秦皇岛打车、找车、食宿、过桥费等共花了十来万元冤枉钱。

构陷徐永凡、韩跃春

徐永凡被非法抓捕,青龙国保、土门子乡企图以徐永凡给韩跃春送的台历为名,构陷韩跃春、构陷徐永凡。

以下是韩跃春自述被青龙国保及乡派出所两次骚扰的经过: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五点,我和妻子刚刚从地里干活回到家,一群警察就非法闯进我家中。为首的人穿着便装,进屋就说,我是专门来迫害你的,你炼功没有转化,我们又迫害你们来了。

说着拿出一张搜查证让我签字,我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不签,他说签不签都一样,我们是依法搜查。这时我家不知来了多少警察,屋里、屋外、院里到处是人,开始翻箱倒柜,到处乱翻。

我就给他们讲,我炼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真善忍不好还有什么是好的呢!我曾几次受到迫害,在唐山和保定劳教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急性肾炎、乙肝大三阳,小便便血后,劳教所怕我死在所里担责任,才连夜将我送回家中。到家后,家人都认不出我了。我一片药也没吃,炼功就好了。

他们打断我说话,国保大队队长李印清一直看着我不让我动,跟我要钥匙开箱子,我说没有不给,他们就让人砸开。

我的妻子在院子里接我女儿的电话。他们不让并抢手机,她不给,几个人就往屋里拉她,国保队长李印清就把她摔在屋地上,几个人给她戴上了手铐。

我大声喊,来坏人了,来贼了,救人啊!这时我的两个哥哥来了,和他们讲理,我就走了出去,到另一个哥哥家。

等我回家后,我哥告诉我,我妻子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去了。我回家一看,被翻的一片狼藉,几张珍贵的师父法像、MP3、手机等物被掠走,不一会儿派出所给村干部打电话,让家里接人去。我嫂子说,让他们给送回来,他们说不管,只好自己接了回来,并要回两部手机。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午,在村妇联工作的嫂子到我家里来说,派出所来人了,所长说直接到家里来怕产生压力,让告诉一声到派出所去一趟,问你点事。我说不去,他们都是骗人的。

这时派出所所长任秀良也来到我家,说上一次搜你家是因为秦皇岛市海港区一大法弟子拉了三千本二零一五年真相日历在大巫岚被劫下,国保大队认定日历是给黄杖子韩跃春送的。派出所才来抄你家,也没发现什么东西。今天你去派出所回答几个问题,没事就可以回来。

我说我不认识你们说的人。我是不会去的。一个秦皇岛我不认识的人怎么能说出我的名字和地址呢?你们上次就是非法闯入民宅。任秀良问我是否认识拉日历的人?十一月中旬是否和他有联系?到派出所配合一下询问,走一下法律程序就行了。我说不去,你们也不要想陷害好人。

后来所长说,这样吧,你也不用去派出所了,也不用国保来人了,我派人把电脑拿到你家来,询问一下就行了。

午后一点多,我从地里回家后,二个年轻的警察正在家里等着,柜上放着电脑、打印机,一个人手里还拿着录相机,递我一张纸,上面写着犯罪嫌疑人等等,我一看解释说,我不是什么罪人,是炼法轮功的。

警察拿录相机的强行给我录相,问我叫什么名,并说就配合我们做一下吧。我告诉他们,你们上一次就是私闯民宅,我本来就不认识送日历的,你们怎么随意构陷呢?

随后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这些年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用谎言欺骗老百姓。

我还讲了二零零三年土门子到丰果村这条路坏了,没法通车,我们好多炼功人主动找车拉土,出工修路,干了五、六天。道路修好后,派出所把我们修路的绑架到派出所。国保大队的人问我,谁叫你们修的路,我说家乡的路修好,与人方便,与已方便。一个警察说,共产党有的是钱用你们修?几个警察互相议论说,以什么罪名给他们开拘留证呢,有一个说就写扰乱社会治安吧,我做好人好事还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进拘留所一个星期。

说到这一个警察按他们要的做好了笔录,拿给我看,让我签字。我拒绝了,说你们这是构陷。我不认识送日历的,也没有联系过。不能签。接着又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一再要求我,你就签了吧。我说不能签,如果签了说不定有人会把内容改了拿去害人的。他们说这是电脑打的,改不了。我说腐败骗人集团什么事干不出来,这样和我毫不相干的事都让我配合,我不能配合你们,否则会害了你们。你们会不自觉犯罪。一直拖到了3点钟,他们才愤愤离去。

以上是先后我被非法抄家、骚扰的经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