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一年,我第二次被中共绑架到本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每天看守所人员来来去去很频繁,与我接触的不管是狱警还是在押人员,我都叫她们听到了真相,凡是与我一个监室的,入过党团队的,只有两个没有退出,一个是在外面横行霸道类似黑社会的人,在看守所还是恶人恶行,另一个是被附体的人,但是她们也都听过我讲法轮功真相,其他入过党团队的六十多人全都退出来了。

一、讲法轮功真相管教人员无处躲藏

二零一一年,由于我干事心太强,法学的少,有时还静不下心来,被邪恶钻了空子。表面上是同修说出的我,但是实际上是我有漏。师父讲:“至于说学法呢,我想还是要挤时间学,哪怕是学一点。挤时间学就最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定不下心来,定不下心等于白学,浪费时间。要学你就放下心来,稳住心,思想静下来,真正的学,哪怕你学那么几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书要强。学法一定要学進去。”[1]我没有按这个要求去做。

看守所有两个女监室,我刚进去被关在十三室,监室里的人就问因为什么进来的,我告诉她们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我穿一身职业装比较端庄,说话也比较文雅,监室里人对我都很热情,没有人为难我,有的还说看你这么文雅又善良的人也被关到这个地方,看来真是没有天理了。我刚进去不到一小时,就劝退了两名在押人员。每天干完活都有人坐在我身旁听真相,几乎每天都有三退的。一次,狱警找我到她的办公室谈话,我在她办公室讲法轮功真相,讲法轮功没有违法,对法轮功抓捕是迫害,她不听,还说你不要给我讲这些,到这里我只负责看管。我说我是为了你好,她起身就走,我紧随其后,继续在她后面讲,法轮功已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她看我紧追不舍,寸步不离,无处躲藏,只好跑到男监室那边去了,我也只好回到她的办公室等她,不一会,另一个狱警去她办公室,劝我回监室。

二、世人在觉醒,促我正念正行

与我一个监室的一个四川人,天天晚上坐在我身旁听真相,每次都提出疑问,我都详细给她解答,半个多月左右,她真正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有一次狱警叫她到办公室谈话,当狱警问她经常和谁在一起聊天,她说和A姐(指我),她这个人太好了,监室里的人都很敬佩她,她经常给监室的人讲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做了不好的事对自己不好,讲的句句在理,现在监室里打架骂人的也少了,看来法轮功是真正在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炼法轮功多好,为什么还被关起来呢?如果这样下去,谁还会做好人,那么天下不就大乱了?狱警没有说话,只是笑笑,就让她回监室了。她回来后告诉我和狱警的对话,我很高兴,她已选择了美好未来。

有一次,看守所有来检查的,要求每个人都必须会背监规,我就是不背,狱警当着监室所有人的面训斥我一顿,我没有说话。事后四川人严肃的对我说,你为什么不说?你又没有犯罪,凭什么这样对你。我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在说我。我没有做到正念正行。等领季度奖时,要求每个人背完监规才能领,我还是不背,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没有犯罪我不背。当天没给我奖,过了两天狱警亲自给我送到监室。监室的人都羡慕的看着我。

三、狱警找我听真相

又过了近一个月,狱警又叫我去她办公室,我出来监室,她揽着我的肩膀象好朋友一样,到了办公室她说,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她静静听我讲法轮功真相及从法律上讲法轮功没有违法,劝人退党团队是为了保命,有一个好的未来,不当共产党的陪葬品。她听明白了,说我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做。在我要走出她的办公室时,还劝我说公安局的人再来提审,你要活动一点,别太死板,祝你能早日走出去。

四、心想事成,换监室再救人

到了十二月中旬,我就想另一个监室的人还没有听真相,我要是调监室多好,再救其他在押人员。我刚想这个事有一个星期,看守所又增加一室,我被分到了新的监室。因我不背监规一直睡在地上,只有一床被子。被分到新的监室十四室,就上床睡觉了。

从其它区转来近十人和我们一个室,其中一个曾是大队书记的蒋平(化名),因得罪了检察院,被送进了看守所。她和我一见如故,喜欢听我讲法轮功真相、共产党的惨无人道和修炼的事,她自己也承认,她当了十五年的大队书记,黑白两道都有,自己也是霸气十足,听不得与自己相左的意见,也造了不少业,都是被共产党害的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懊悔的说我要是早认识你,我就不会进到这里来了。她也想修炼,愿意听我背师父的经文和《洪吟》,坚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并且说我一定遵照师父的要求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你监督我。一次她与其他在押人员发生矛盾甚至大打出手时,她事后给我忏悔,当她再与其他人发生矛盾看到我在看她时,她马上收敛了,说我又错了,对不起,还向我道歉。

由于十二室的人打架,我又被调整到十二监室,临走前,六十多岁的王姐两手抓住我的手,泪流满面说谢谢你一个冬天照顾我,你只盖一床被子,棉袄棉裤子都给我盖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另一个与杀人案件有关的岳大姐看着我哭了,说我会记住你的话,好好改正自己。还有几个人流泪了,有的上来握握我的手,有的默默的看着我,有的悄悄的说,你给狱警说你不去,我笑笑没有说话,狱警看到这个场景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等待,正常调室喊到谁的名字立即收拾东西走人,不准说话。这次等了好大一会,狱警说惜别完了吗?走吧。岳大姐刚进去时情绪很不稳定,怨恨心、仇恨心很大,每天唠叨她的婆婆如何败坏她欺负她,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和她闲聊时,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因缘关系,半个小时左右,她突然说A妹,我明白了,我不怨我婆婆了,也许是我哪辈子欠她的,我如果今年能出去,我会给她立碑。以后几乎每天都听我背师父的经文、《洪吟》,她也学会了几首《洪吟》。

当我调到十二监室一个月左右,从十四室调到十二室的亚芹,她是我从十四室调走后才进到看守所。她也很喜欢听我讲法轮功真相、背师父的经文、还有修炼的故事,一次当我背到《苦其心志》时,她恍然大悟,说十四室的岳姐每天都唱这首诗,原来是你教她师父的《洪吟》,她编成了歌,她很想你,十四监室也经常谈起你,也很佩服你。我说我原来的脾气性格也不好,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后,我脾气性格才改变的。

当我被调到十二室后,看到这个监室几乎每天都有骂架的,这一帮,那一派,我每个人都热情打招呼,每天晚上都有人坐在我身旁听真相。因周六、周日女狱警都不上班,白天干活时,有人就问起法轮功的事,我就大声讲法轮功真相,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听完我讲完法轮功真相,有的人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十二监室跟我坐在一起干活的一个在押人员,骂人是张嘴就来,她是整个监区最能骂人的。连狱警对她都没办法,因打架骂人,曾戴手铐脚镣也没改变了她。我一边干活一边给她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理,她每天边听边干活。一天她突然对我说,A姐,我有半个月没骂人了吧?周围的人也发现她变的温顺了。以后她又对我说,和你说说话心里很舒畅,也不觉得闷了,也不心烦意乱了,你晚上如果没有其他人在你身边说话,你就和我说话。

我调到十二室时间不长,蒋平也调到了十二室,她来到十二室就说,A姐你走后我就觉得没人管我了,我的脾气又变坏了,我还是想让你监督我,我真想改好,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你说什么我都能听进去,我想听你背师父的经文和修炼的故事,所以我向狱警申请几次才被调到这个室。你走后,十四室四五个人都申请调到你这个监室,都被狱警拒绝了,玉美还在监室跪下向狱警申请调到你这个监室,被狱警训斥了一顿。当我被调到十二室大约一个多月,从十三室调过来一名杀人犯六十多岁了,把对她施暴的丈夫打死了。她喜欢听我讲真相,后来我们俩个组合在一起干活,每天中午十二点她让我长时间多发正念,她干活,她每天都比我多干很多,而且没有任何怨言,她比我还大十多岁,她与其他人在一起干活,她多一点都不干。她调过来十天左右,狱警提她到办公室,问这个监室怎么样,她高兴的说,这个监室太好了,没有打架的,也没有骂人的,很平和。就在我们在一起干了不到两个月,她竟被取保候审,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包括她自己和看管人员。我知道这是她得福报了。

五、行为是最好的证实法

十二室同时来了一个李莉和一个叫树莲的,树莲是因为杀人进来的,她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刚来到监室有人就起哄想打她,我微笑着看了看要起哄的人,那人也笑笑不再说话了。树莲敌意的看着监室的每个人,我告诉她不要怕,没人打你。晚上她也没睡多大会。第二天正好下大雨,因为天热又干旱,看守所停水好几天了,厕所也未冲。树莲说接雨水冲厕所,我想对呀,我拿起盆就要冲到院子下水的管道接水,树莲一把拉住我说我去,瞬间拿过盆,就跑了出去。

晚上她向人讲述她杀人的经过,是两人打架误杀。第二天下半夜,她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大,我听到后用手示意她躺下睡觉,她看看我不说话躺下了,反复几次。到了第三天晚上,又出现同样情况。第三天早上刚开始干活,也就是星期六,她看到对她不好的人,她骂了几句,有几个人和她对骂起来,她说了句好人进不到这里来。接着监室一个很霸气的人开始起哄,她说我们这里没有好人,谁不骂她谁就不是好人,都出去骂她,我看谁不去。整个监室十九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没动,其他人全都出去了。顿时整个看守所骂声震天,树莲吓得蹲在角落不敢再说话了,来了一个狱警才制止住。晚上有几个人围住我说,狱警如果问起今天这事你怎么说?我说事实就是事实。几个人说了句真是不可思议就离开了。

第四天夜间,树莲又开始自言自语,这次我说她也不听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值岗人员把狱警喊来,也无济于事,狱警叫人把她抬到窗口,八九个人费了很大劲才抬到窗口,狱警抓住她的后衣领就打,她转身把狱警的手咬了一口,血瞬间淌了一地。不一会,四个男劳动号(已判刑)把她抬了出去。戴上脚镣手铐回来了,而且手脚抱在一起,叫抱镣,这样生活就不能自理。

监室没人问她的事,我就给她端饭、喂饭,去厕所我给她退裤子提裤子,还要擦屁股。因为她乳腺癌右乳房切除,切除部位起了很多疙瘩,有的淌粘水,散发一种难闻的气味。天太热,还要天天给她洗澡、洗衣服。狱警看只我一个人照顾她,就不叫我干活了,专职照顾她。监室的人嫌她脏,白天不让她进屋,她就坐在院子里太阳下晒,因她受刺激太大,精神有时就不太正常,我也只好陪她在太阳下晒,慢慢陪她聊天。

李莉刚来,我就给她讲真相,她只是笑笑,讲了很多天她就是不提三退。当看到我对树莲所做的一切,她主动找到我说,A姨,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好人,看来电视上演的都是骗人的,我入过团队,你给我退了吧。

六、觉醒的世人和我一起炼功

我刚进看守所正是八月十五放假,我绝食抗议,每天就是发正念、背法、炼功。正常上班时,狱警回放监室录像,看到我早晨三点五十炼功,夜间值岗的两人睡觉,就训斥两个值岗人员,而且重罚她们,对我则是不准在监室炼功。我就发正念清理狱警空间场阻碍我做三件事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彻底解体,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晚上我就在去厕所的走廊里炼动功,有好心人看到狱警到监室窗口,就及时告诉我,我依然正常炼功没有理会。炼静功时就坐在监室里被垛边打坐。有几个人再把我围住,狱警也看不到我。冬天手冻的通红、夏天蚊虫叮咬也没有间断。半年多后,监室有好几个想跟我学功,她们要求我在走廊里教她们。长春一个叫春燕的说,A姨,我们晚上一起值岗时,我和你一起炼功。我高兴的说好啊,监室有的人说,A姨她一直炼,狱警看见你炼不得罚你呀?春燕说,狱警要问我就说,炼功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使人道德回升,值岗又不打瞌睡,多好,她能怎么样我?我才不怕呢。我为她的选择而高兴。

七、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不间断

自从我被非法关进到看守所每天晚上发完六点正念,接着炼五套功法,其余时间不是讲真相劝三退,就是背师父的讲法,虽然会背的不多,我就是反复背。后来我就在晚上值岗时炼功,这样晚饭后,就有更多的时间讲真相劝三退,背师父的讲法。四个正点坚持发正念,有时干不完活没发成正念,事后再补,每天晚上十二点都有人提醒我发正念,从不间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