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平谷区杨小凤屡遭迫害 有家难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2015年12月6日,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杨小凤与张玉红到平谷区镇罗营镇 上镇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村治保主任王广生及村委会成员等围攻,遭镇罗营派出所伙同平谷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张玉红被送至平谷看守所刑事拘留,杨小凤被关入通州区看守所。

如今的杨小凤,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有家难回,艰难度日。

杨小凤老姨夫听到她又被迫害的消息,半身不遂病情加重,当时瘫坐地上,并于12月17日离世。在2013年,杨小凤和她老姨发资料被片警举报,平谷国保张大明等六、七个警察在她老姨家绑架了她们。杨小凤的母亲与姨姐也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姨妹受刺激致精神失常,大学学业中止。

杨小凤今年五十岁,是平谷区刘店乡法轮功学员,屡次遭受严酷迫害,多次被绑架劳教迫害。

在1999年4月25日至2000年之间,杨小凤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分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和平谷看守所迫害。2001年刘家店派出所警察宋万军和大华山派出所警察王辉等多次到她婆家和娘家骚扰,杨小凤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2002年11月杨小凤被平谷区警察绑架到看守所,绝食反迫害。警察王进田唆使犯人强行按住,给她上背铐,戴上脚镣和头盔,强行灌食和大量的食盐,让犯人在院子里强行拽她走圈至很晚,双手、双脚、双腿被迫害的肿胀。2003年5月把杨小凤送劳教所拒收,返回途中走脱。几天后,平谷公安与密云县东邵渠派出所再次把杨小凤非法绑架到劳教所。

杨小凤又被非法送大兴劳教所迫害。她说:“在劳教所遭到警察陈莉等野蛮灌食,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面壁贴墙站立,致使腿脚肿胀,行走困难。劳教所警察授意犯人24小时非法监视我。因为我绝食劳教所警察把我送到公安医院继续迫害我,在公安医院他们把我大字形绑在床上,野蛮灌食、输液。迫害使我记忆力很差,现在都不能恢复,身体瘦成了皮包骨,并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家人看到我被迫害成这样,都没人敢把我接回家。”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2005年夏天,杨小凤第二次被平谷区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劳教2年6个月。劳教所警察陈秀华和犯人李玉平对她野蛮灌食,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贴墙站立。24小时笔直坐在小凳子上,不如他们的意就对杨小凤张口即骂、举手就打。因为不转化,警察陈秀华把杨小凤送到集训队迫害,在集训队时24小时让犯人折磨,不让睡觉,每天给很少的饭菜和水。杨小凤被折磨的不像人样。她表示,集训队真如人间地狱,不堪回首。

2008年5月北京奥运会前夕,杨小凤在工作单位向世人讲真相,被人告发,遭警察绑架后,又被非法劳教2年6个月,被送到湖北省劳教所迫害。在湖北劳教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每天强制奴工十几个小时,中午也不让休息,每天两顿饭还不让吃饱,完不成奴工任务还要遭到惩罚,晚上收工后,刷厕所、拖地板、擦墙壁,睡觉时间很短。最后被迫害成了高血压,劳教所怕担当责任,才把她放回家。

在1999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小凤还先后被绑架关押在平谷区韩庄镇洗脑班、刘家店镇洗脑班和昌平洗脑班迫害。在她被迫害期间,孩子上学遭受学校老师和同学的歧视,不得不转学继续上学。公婆和孩子因为承受不住这么多年的打击,在她第三次非法劳教回家时,把她逐出家门,孩子被迫要断绝母子关系,直到2015年7月13日才让她回家。

2013年公爹因为多年来一直担惊害怕,患了肝癌,含冤去世。2013年杨小凤母亲因受江泽民集团的迫害,被迫放弃修炼,又因为多位亲人同时被非法关押迫害,精神压力太大承受不住,导致脑溢血、吐血,含冤离世。

杨小凤表示,在平谷区看守所遭受的迫害次数太多,已记不清具体次数和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