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福清监狱阻挠对越战退伍军人的特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左福生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注:这是中共的说法)中获得嘉奖令。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于二零一一年一月被福州国保大队绑架构陷,被枉判六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福清监狱。左福生完全符合习近平主席八月二十九日签署的特赦令中的特赦条件,可是福清监狱以“具有社会危险性”为由,不为左福生申报特赦。

左福生一九七九年作为解放军高炮72师650团一营三连的战士,参加了中越战争。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在还只是个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时,他就因为“在执行机动作战,奔赴祖国西南边疆和占领阵地,构工势等过程中,能吃大苦耐大劳,积极主动协助班、排长完成好各项战斗任务。”而受到连嘉奖。左福生完全符合特赦令中的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这一标准。

图:左福生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获得连嘉奖
图:左福生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获得连嘉奖

今年特赦令公布以后,左福生根据自己的情况 ,向监狱提出上报特赦一事。但是福清监狱对他说:“你要认罪,你认罪了,就可以放你(指特赦)”。

十一月二十六日,左福生的家人找到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了解特赦事宜。一位姓郑的科长说自己负责特赦工作,他和一位姓岳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家属。家属向他们介绍了左福生的情况,并提出特赦请求。负责人明确说只要符合特赦条件就可以特赦,并建议家属想办法提供相关证明材料,说那样的话,特赦会办的更快。他们还告知家属,说特赦的事会在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截止,他们会尽快办理此事。这天他们还给家属开具了回执单。

在左福生原部队战友和原单位领导等人的帮助下,左福生的家人找到了他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获得的嘉奖令。十二月二日,左福生的家人将加盖了“本件与原件一致”的单位公章的嘉奖令的复印件送到省监狱管理局,由信访办签收。

十二月十七日,左福生的家人托朋友到监狱管理局询问左福生特赦办理的进展情况,上次那位姓岳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他说福清监狱左福生的特赦材料还没有报上来,并当面打电话给福清监狱,之后说,福清监狱口头表示经过他们的评估,左福生回家后,具有“社会危险性”,所以福清监狱不为左福生申报特赦。

这位工作人员还说,监狱管理局会在六十个工作日之内,对是否上报左福生特赦做出书面决定。如果对这个决定有异议,家属可以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

福清监狱先是要求左福生认罪,在家属到监狱管理局提出特赦申请之后,他们知道特赦令中根本没有要求认罪一说,因此只好变换说法,说左福生具有“社会危险性”。

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在单位,左福生是个尽责工作,善待同事的好人,有口皆碑。这次听说他符合特赦条件,他原单位领导非常高兴,亲自耐心的在档案中一张一张的翻找,找了两遍,终于找到了的嘉奖令。在家中,左福生是孝子。他光棍一个,却将曾中风行动不便的母亲接到身边,独自用心照顾。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左福生被福州国保大队绑架、抄家,被枉判六年,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被劫持到福建福清监狱。他的妹妹左秀云为哥哥奔走申冤遭也绑架,被枉判三年半。福清监狱所谓的“攻坚组”采取各种软硬手段,逼迫左福生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他们称之为 “转化”),均告失败。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下午在“高危监区”,狱警纵容陈君斐等四名犯人,将左福生打成重伤,左眼一度失明。左福生的母亲在一双儿女蒙冤入狱后,只能一个人生活,孤苦无依,身体每况愈下。当得知左福生被打后,他母亲心疼之至又投告无门,在此打击下,不久就过世了。

蒙冤入狱、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妹妹为自己伸冤遭报复被枉判入狱、母亲因此打击而去世……在这样魔难中,对于伤害他的人,左福生没有心生恶念更没有任何报复行为,相反,他的言行获得了监狱的犯人和狱警甚至直接参与迫害他的人的由衷敬佩。一个直接参与“转化”他的狱警曾对人竖起大拇指称赞左福生了不起。

这样的人,福清监狱评估结果是“具有社会危险性”!?危险在哪里?评估的标准是什么?是谁定的?难道在福清监狱眼中,好人是危险的?

左福生被报复绑架,被枉判六年重刑,二零一四年七月前后被转到女监“攻坚转化”,被打成重伤后本人和家人均投告无门,妹妹左秀云为他申冤而遭报复被枉判三年半,出狱后多次要求会见左福生被拒绝。这一件件事件背后,福州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福州市“610”办公室的黑手时隐时现。这次阻挠左福生特赦也不例外。

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前后两次态度明显不同,显然是有原因的。说六十个工作日之内给出决定,不满决定可以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说的很冠冕堂皇,似乎合情合理。可是按照程序,监狱只负责提出特赦建议,这么拖下去,就是最后提出了特赦建议,得花多长时间?后面还有法院的裁定,还要花多长时间?这是明显违背特赦精神的,这次特赦本来就是要在二零一五年年底左右特赦所有符合条件的。而且左福生的刑期只剩下十三个月了,如此拖下去,特赦还有什么意义?!

福清监狱无理阻挠左福生的特赦,是对左福生本人的严重侵害,同时也是对特赦令的公然违抗,也是对现在政府多次强调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公然违抗,使之成为一句空话,难以取信于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