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鞍山市公安局长朱文杰恶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任辽宁丹东、鞍山市公安局长期间,朱文杰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极尽所能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遭恶报患上直肠癌,于二零一三年死亡,时年六十五岁。

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任鞍山市公安局局长、邪党委书记;二零零四年十月开始兼鞍山市副市长。

一、丹东法轮功学员在朱文杰任内被迫害致死达二十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动国家整部机器血腥迫害法轮功,朱文杰积极充当打手,得到中共重用,同年十一月爬上了丹东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

朱文杰当上公安局长以后,急功近利。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下,朱文杰一上台,就对秉持“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指挥整个丹东公安系统将大批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投进精神病院、拘留、劳教、判刑、开除工作等;非法抄家、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残害法轮功学员家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朱文杰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任丹东市公安局局长、邪党委书记。据了解,在朱文杰任职期间,丹东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达二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三十九人,被非法劳教近二百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一百二十五人,被非法拘留至少有五百人。

典型案例:王雪梅被关精神病院、遭酷刑折磨致全身瘫痪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王雪梅被绑架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四十天后,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二日被强行劫持到丹东蛤蟆塘精神病院,被强行四肢定位,手脚都被铐子铐上,长时间不打开,关节都僵硬了,极其痛苦。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前后的一天早晨,精神病院主任医师赵春霖对王雪梅强行灌药物进行摧残。王雪梅被迫绝食,在她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警察才把王雪梅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雪梅在打工的宾馆被丹东公安一处警察绑架,遭四天三夜连续刑讯逼供。在丹东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回家后,丹东公安一处专门派人二十四小时非法监视监控王雪梅。

二零零二年九月,王雪梅被丹东国保支队警察沙月霞等人绑架到内六道派出所,沙月霞指挥警察霍闻山用手铐把王雪梅的双手铐在一个铁架子的单杠上,脚尖点地。瞬间,手铐勒进手腕的肉里,刻到腕骨上。王雪梅疼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次日,沙月霞指挥三名警察将王雪梅再次铐到铁架子单杠上,直到晚上,警察怕周围居民听见王雪梅的惨叫声,在煤堆里扒拉出一块脏抹布塞到王雪梅嘴里。王雪梅被吊铐两天两夜,且不给饭吃。

第三天,警察将她关进一个工厂的办公室里,将其双手吊铐在铁窗的窗棂上,因为窗户高,王雪梅必须在地上站着,挺不住,她就坐到了一张办公桌子上,警察将她拽到地上用脚踢。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夜:当天晚上,警察又将她拉回六道沟派出所,将她双手铐在离地面只有三寸高的暖气管子上,王雪梅被迫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她的下肢已经没有了知觉,下肢不灵。天亮以后,沙月霞又令三名警察将王雪梅拉到一个居民区的空房里,面积只有二十多平米,房内只有一对木质桌椅,水泥地上放着三根电棍。王雪梅被抬进来,扔到水泥地上,三名警察人手一根电棍,一齐电击王雪梅全身。王雪梅就这样躺在水泥地上,被警察电刑折磨了四天四夜。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四天后,王雪梅被抬到丹东看守二楼审讯室,被强迫坐到一个圈椅子上,双手被铐在椅子把手上,始终一个姿势坐着,一坐十几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安排四组,一共八个警察,轮流对王雪梅非法逼供,连续进行了十二天,王雪梅绝食十二天,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东西。

十二天后,警察请示沙月霞怎么办,沙月霞下令将王雪梅关到看守所监室里,此后,王雪梅吃了就吐,王雪梅全身瘫痪,自己翻不了身,心跳每分钟一百三十次,两次被送进医院抢救。

二、鞍山法轮功学员在朱文杰任内被迫害致死达十一人

朱文杰于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任鞍山市公安局局长、邪党委书记;二零零四年十月开始兼鞍山市副市长。

辽宁省鞍山市是一个不大的地方,迫害却是一个严重的地方,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酷刑致死,其中周会胜、王国跃、孙玉华、张莉、房立宏被打死;房德成在警察绑架过程中坠楼致死;寇晓萍被强制灌食致死;袁忠宇被活活吊死;张晓敏被逼疯坠楼致死;孙友林是法轮功学员吴玉琴的丈夫,非修炼人,仅因给被非法抓走的妻子送衣服与千山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成国发生口角,被张成国指使警察大白天活活打死。

鞍山市前后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被非法判刑,直到现在还有近百人被关押,他们在监狱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典型案例:孙忠林为妻讨公道被打死 二子遭劳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鞍山法轮功学员吴玉琴的丈夫孙忠林,因到千山分局寻找被劫持的妻子,当场被警察群殴打死。两个孩子因替父申冤,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深夜一点钟左右,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出动五辆警车的警察,闯民宅绑架了吴玉琴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吴玉琴的丈夫孙忠林去千山分局给妻子送棉衣,而警察不告诉孙忠林他妻子关押在哪儿。孙忠林先后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和第二拘留所,都没有找到吴玉琴,然后孙忠林回到千山分局,与警察争执起来。政保科科长张成国唆使手下多名警察殴打孙忠林,脑后打个窟窿,满身是电棍烧伤的痕迹,人就这样被活活打死。

警察为掩人耳目用救护车把已经死去的孙忠林送到市中心医院,大夫看人已死亡多时,没有抢救。警察让医院出自杀死亡证明,医院不给出。打死人后,千山分局派人连续三天在吴玉琴家进行威胁利诱,声明其丈夫之死与千山分局无关,后又告诉家人如不上告,千山分局定赔偿八万元,并威胁吴玉琴说:你的事没算完。千山分局经常派人在其家中蹲坑,并威胁吴玉琴说:“你如果不服或上访就把你送进监狱。”

悲愤的孙忠林家属四处上告上访,结果不但没追究犯罪人的责任,自己却被迫害入狱。鞍山市公安局又捏造各种罪名,将替父亲孙忠林伸冤的两个儿子孙永海、孙永江各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善恶有报是天理

中共流氓打手朱文杰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大法犯下弥天大罪。二零一三年恶贯满盈的朱文杰终于受到天理的惩罚,遭恶报死亡。

恶警朱文杰
恶警朱文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