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妻子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妻子于一九九七年春开始炼法轮功,那时我很支持她,因为自从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健康,而且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家庭和睦了,我的家庭沐浴在大法的祥和、慈悲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失去理智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担心她遭迫害,不敢支持她炼了。特别是前两次她被拘留回来后,我还打了她,哭着对她说:“你只顾你自己走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呀,派出所找,村委会找,左邻右舍指指点点,我虽说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我祖祖辈辈也没……(指进拘留所)。”其实我知道妻子是个好人,我也心疼她,可是她一去上访,乡派出所的、“610”办公室的、还有村委都找上门来,又是抄家又是恐吓我,而且我的正常生活全部打乱了,我既要照顾孩子上学,又要去地里干活,回来还得自己做饭吃。

村委会、还有的村民给我“出主意”,说等她回来,让我把她绑在床上,饿她几天,看她还有没有精力往外跑,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知道她在做好人,可是那时我不敢去想是中共和江泽民错了。二零零一年六月,我买菜还没有回来,她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去了,家里又剩下我们爷俩了,那时我都在想:这日子没法过了。七月底,她又被抓走劳教一年半。

一次次的抄家、一次次的罚款,搞的我心力交瘁,精神压力太大,孩子小正在上小学没人照顾不行,地里的活不干不行,各方的亲戚朋友来家里我还得接待,村里人说三道四的,冷言冷语我也得听着,那时我真的快要崩溃了,都想过“等她回来就跟她离婚,不跟她过了。”等她回来了,我又狠不下心来,因为我知道她没有错,她就是想让政府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我盼着她不要再炼了,可是她就是坚持,还对我说:“法轮功没有错,是政府、江泽民错了,你要恨也不能恨法轮功呀,应该恨江××,是他迫害这么多好人,如果这社会的人都炼法轮功,就不会这么道德败坏。”

可是我的心理压力很大,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每天从建筑队干活回来,要是看见她正在做饭,或者是看见准备好的饭菜,我的心就很踏实;否则我就会赶紧骑车去菜地看看,看到她在地里干活,我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天天、月月、年年如此。她给我讲的法轮功真相我也都听进去了,可是江泽民的迫害给我造成的恐惧阴影却挥之不去,总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遭到绑架。

二零零八年冬天,夜里两点多我去菜市场批发菜的路上被拉混料的十轮大车撞了,我当时就从三轮平板上弹了出去,摔的头破血流,车也给撞了个大掉个(我往北骑,撞的车头朝南了)车上的菜都碎了。幸好车主没有跑,我用车主的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妻子听了电话,急忙找了几个人过来,见面后车主用别人的车拉我们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没有大事,我们就回家了。

过后我才知道就在我出事的那段路上,半个月前也出过一次车祸,骑车的人当场丧命。人家都说我捡了一条命,妻子说:“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你”,我当时半信半疑,妻子说:“是你的肉脑袋结实,还是车轱辘结实?”我想想也是,我的头照完CT说没有大事,就是有些痛。我的三轮车有一个车轱辘都报废了。从那以后我不反对她炼功学法了,可是一见到她与外村炼法轮功的人接触,我还是生气,其实说白了就是害怕她再遭受迫害。

直到二零一一年底,妻子跟我商量:“咱家安个新唐人电视吧,才二百元钱,我答应了,可是次日人家来安装的时候我又反悔了,妻子说:“你都答应了,人家把东西都买来了,就安上吧。”我生气了,去地里干活不回家,妻子和孩子帮忙安好了。晚上我不看,妻子看,我对妻子说:“你太自私了,就想着你这点儿事,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给举报了,你不又得进去,你从来都不替我和孩子考虑。”妻子说:“你说错了,我就是在替你和孩子考虑,才决定安这新唐人的,其实这新唐人是给你安的。如果我自私,我只管自己修好得了,还管你干啥?我这样苦口婆心的跟你说,你都听不进去,将来劫难来了,你是死是活关我啥事,不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家人,我才想让你彻底明白吗!我听了妻子这一番话我真的明白了,我不再多说,跟她一块看新唐人电视。

妻子陪我看了一周电视,“中国禁闻”、“今日点击”、“九评”、“大陆新闻解读”,还有国外大法弟子游行的场面,妻子说:“不让你看到国际形势,累死你都想不明白中共是怎么回事。”次日晚饭后,妻子还在厨房洗碗,我就自己进屋把电视打开了,就说那个“中国禁闻”,别说在央视上看,就是听都没听说过。以前只是听妻子讲过《九评》,可是她讲的也不全,现在电视里轮番播。我这下可看明白了,不是法轮功跟共产邪党对着干,而是中共太坏,中国百姓的苦难竟然都是这个邪党干的。

这回我彻底从思想上与邪党划清界线。我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我脚上的癣好了很多,手上的癣不见好转,妻子说:“是你上一世造的业力太大。想想也是,我的手脚打我记事起就是这样的,那是一种很难治的癣。如果不是江泽民发起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说不定我也早就走入法轮功里修炼了呢。

是江泽民让我和家人受尽痛苦,让妻子遭受残酷的折磨,是江泽民让我这个温馨祥和的小家庭受尽迫害,尝尽痛苦。如今大法弟子和明白真相的世人都在起诉江泽民,妻子也控告江泽民。这次我支持她,同时我也控告江泽民。我相信善恶终会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