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带来幸福 遭中共迫害家无宁日

吉林省大法弟子家属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刚刚享受到大法带来的幸福,转年江泽民就开始了迫害,我家从此无宁日。”吉林省舒兰市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属韩绳东如是说。

韩绳东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及其全家人都遭绑架、关押。以下是韩绳东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

村人都说这个家散了

我妻子是一九九八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以前因为生活贫困,家庭矛盾重重,我俩总打仗,婆媳关系很不好,一些事不顺心她就寻死觅活的,小孩六岁时她服下大量的安眠药,在当地镇卫生院被抢救过来后,她从此破罐子破摔,更无心过日子了,学会了打麻将,到了痴迷的状态,孩子、家全不管了,孩子很可怜。一九九六年一天,她将柴草塞到炕洞里点着就出去玩麻将了,结果仅有的家产——两间草房也化为灰烬。家里一无所有,还加上一万多元的外债。

那时我家不能叫生活了,只能叫活着,妻子也落下一身病——心脏病、肝病、神经末梢炎、胃病、妇科病,她的生活就是打麻将、上医院,家务活、农田活什么也不干了。我俩均身心疲惫,在无望中、痛苦中煎熬。村中的人都议论这个家散了。

享受到大法带来的幸福

一九九八年秋,妻子炼法轮功了。大法在她身上体现出了神奇变化,她整个人都变了,恶习改了,从此不和我吵架了,婆媳之间和睦了。更神奇的是她那一身病,几年不间断的吃药却不见好,炼功后一片药没吃,却好了。家务活、田间活她都主动去干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用她的话说,以前她太自私了,总是怨天怨地,现在她师父教她明白了怎样做人,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我那可怜的孩子也得到母爱,成家多年的我才感到家的温暖,她能担起家了,我就放心出去打工了,我要挣钱盖房子。

这发生在我们家翻天覆地的变化是真实的,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我能信电视中对法轮功的造谣吗?这就是我们全家多年来一直支持我妻子修大法的原因。

江泽民开始迫害 从此我家无宁日

可是,我刚刚享受到大法带来的幸福,转年江泽民就开始了迫害,从此我家无宁日。

一九九九年,妻子去北京上访为师父讨公道,被当地舒兰市公安局绑架关南山拘留所。接着,二零零一年被绑架拘留,二零零二年又被绑架拘留,二零零六年又去我家绑架,因我妻子由于惊吓心脏病发作,他们没绑架成功,二零零七年又来绑架,因当时妻子没在家,他们没抓成。二零零九年又遭绑架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二零一零年儿子、儿媳在市儿童医院给刚出生不久的孙子看病,我在外打工,家中只剩妻子一人又遭绑架到舒兰市办的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是一个我们全家永生难忘的日子。当时我妻子脚扭伤了不能下地,我小舅子也在我家,派出所周志新一行人又闯到我家,小舅子挡着门和他们争执不让进屋,我妻子趁机从后门走脱。所长夏春林得讯带来十几人,其中一个黑社会的人物叫赵彪,赵彪一拳打在我脸上,打得我满脸是血。我急了:“你们凭什么打人,这些年你们也欺人太甚了。”他们看我要还击一拥而上,将我、我儿子、我小舅子打得浑身是伤,地上全是血,期间周志新朝空中开枪四次,儿媳从屋里跑出来拉拽也被他们打了。警察将我们四人绑架到派出所,家里只留下一个刚会走路的孙子。

到了派出所,又是一顿毒打。他们给市里公安局、刑警大队打电话构陷我们妨碍公务,公安局来人将我们戴上手铐,一顿折磨后,绑架到舒兰南山看守所。夏春林非要出气,扬言一定重判我们。儿媳被非法判刑一年,因家有吃奶的孩子监外执行,但要每个月定期去他们办的洗脑班。我们三人被非法劳教七个月,这七个月我在劳教所得了前列腺炎,满头黑发全白了;儿子得了白癜风。这一年我们家直接经济损失达七万;我小舅子家养鸡,损失三万多元。

我们家遭了这么大的磨难,男人都服刑,家中只有一个刚过门两年才二十几岁的儿媳妇和一个刚满周岁的孙子,派出所还要抓我妻子,我妻子只能流离失所在外,不能照顾家,照顾孩子。那是啥心情,我们被解除劳教后妻子才回家。二零一三年,我外出打工时,他们又将我妻子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这些都是直接遭迫害,还有一到中共认为的敏感日就来家骚扰,平时经常有监视的、蹲坑的。每次绑架多在我外出打工期间。这些年我们全家所承受的精神上的痛苦真是难以述说。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让人做好人?人间没有正理,天理却是公平的。今年五一当局新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依法治国”我们全家就要控告江泽民,他是中国一切不稳定因素的大祸根,他是屠杀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元凶,我们要求依法追究江泽民一切刑事责任,将之绳之以法,以正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