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故事:走了另外空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江泽民利用中共对法轮功发动的灭绝性迫害中,我的家人惨遭迫害:弟弟被迫害致死,三姐被非法判刑三年,二姐被关洗脑班,我也遭到警察无数次的骚扰与威胁。

师父救了我的命

丈夫和他的家人害怕我有什么事,不让我出去。我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学法炼功逐渐减少,过起了常人生活,身体看着就不行了,各种疾病纷至沓来:卵巢囊肿、甲亢、心脏病、全身浮肿等等,长期吃药、打针、搞检查,搞得我身心疲惫,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就在绝望中度日如年。

后来我想:既然要死了,我为什么不修大法啊。这样一想,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立刻把药全扔了,赶快学法炼功。不到二十天时间,我身体的肿全消了,甲亢症状全部消失,身体一切恢复到健康状态。

丈夫说:你捡了一条命。我说: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的命。大法的神奇超常使丈夫明白了真相。

丈夫的哥哥来我家,看到我就说:“你身体变好了,脸色也红润了,这次看到你的变化真的很大。”以前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这回我什么也没说,就在纸上写了化名递给他说:“大哥,退出邪党吧。”他接过纸条连声说:“好!好!谢谢!谢谢!”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和丈夫都为他高兴。

你是少见的好人

二零零八年,我在一个无纺布工厂上班。工作中,我处处为别人着想,什么也不和别人争,别人不做的事我做,所以大家都认可我。同事们都说,谁要和我有矛盾,那一定是别人的错。

我刚到工厂时,还没有自己的机器,只能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借用一下。后来同事A被调去当质检,她的机器非常好用,顺理成章的就归我用了。当时厂里使用的是三线机,有个好机器做那是每个人都求之不得的,同事A的机器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好机器。

当我正要搬到同事A的工位上去的时候,同事B突然大叫起来:“这个机器不能给她,得给我,我的坏了,不能做了。”老板说:“坏了可以修,人家连坏的都没有,怎么其他人都不要就你要?”大伙也都说:“你有还要,那人家没有的怎么办呢?要都象你这样那不乱了?” 同事B连哭带叫:“她来的时间又不长,我是老员工了,你们都欺负我,我不管,我就是要这个机器。”我说:“那就给她吧。”当时同事们都对我说:“你傻啊!我们为了你都不怕得罪人,而你一句话就给别人了。”我当时也觉得对不起同事们,就小声说:“给她算了。”老板就说:“好,那就把她坏掉的机器好好地修一下再给你吧,你是少见的好人!”

大家散了之后,我就到那个坏掉的机器上去工作。我想安慰一下帮助我要机器的同事们,就一边做着活一边说:“这机器怎么这么好做啊。”没想到这机器真的很好用。同事C观察了一会儿说:“哎呀,她的机器真的好做了。”她还要来试一下,果然好用,就大叫起来了:“你们看,那个坏机器到她手里就变好了!”我也很高兴。

过了两天,那台好机器被同事B用坏了。大伙说:好机器某人用坏了,而坏机器某人越用越好了。第二天,我去上班,对面的同事D问我:你是信什么神的?我说:怎么了?她说:“你肯定是信什么的,昨天晚上同事B和另外一个人想偷你的机器,可是怎么也搬不动,平时一个人就可以搬的机器,结果她们两个人怎么也抬不动。可见你不是一般的人,有神保护。”

可惜当时因家人遭迫害严重,我怕心极重,直到我离开,也没有正面给她们讲过大法真相。后来我回去找她们,只找到了两人,劝退了一人,不退的那个说,厂里还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是和她一个村的。我心里稍微感觉好了一点,希望她们都能够通过那个同修而得救。

正念走出派出所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正念也越来越强,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怕心也越来越少了。有一天发正念,明显感到师父把我的怕心拿掉了,我不怕了。

有一次,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一对夫妻拉住,要打电话报警。我说:你们不要这样,我这是在救人,这样对你们不好,如果你们让我走了,你们会得福报的,我真的是为你们好。那女的说:我不要福报,我自己有福。我很是为她难过,但没有一点怨恨他们,只是可怜他们,因为他们也是受邪党蒙骗的。那个女的拉着我不让走,男的打电话报警。我当时急于走脱,发正念不是很集中,过一会警察来了,直接把我的包夺去摔在地上,这时我反而很平静了,想给他们讲了真相再回去。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都是好人,也叫别人做好人,天灾人祸为什么那么多?都是人心的败坏。”

我说着就把包捡起来,拿出里面的资料发给他们看,所有的人都不敢要。一个警察问我名字,我不告诉他,我说:我信法轮功,我们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我不说话了,开始发正念。

我接着在心里就背起了《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背着背着,突然围观者都大叫一声“哎呀”,马上向后倒退;其中一警察原先一直在我旁边叫骂,这时拔腿就跑,还说:“哎呀!发功了,赶快走。”那对夫妻也害怕了,说:“你走吧,你快走。”我知道是他们背后的邪恶被我清理了,所以会害怕。

我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一间小屋里,他们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告诉他。我说我信法轮功。他们就不说话了,忙着给“610”打电话,我就发正念:“610”来不了,来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警察放下电话后自言自语:“610”不知什么时候来。我心想:他来不了了。

我跟旁边一个也被拉到派出所的人讲了真相,他说:你跟他们说点好话,好让你回去。我一听明白了:是师父在叫我走呢!我说:你不要出声了,让我走。他不说话了。就这样,我在一屋子六、七个人全都不注意的情况下走出了派出所,前后不到两个小时。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

回家后,觉得很后怕,就在床上坐着听师父讲法录音,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就在梦中看到在碰到恶人处的一棵树的树枝上有三朵含苞欲放的小花,三朵花逐渐变大,变成三个拿着兵器的人,越变越大,在向我微笑,过了会儿又逐渐变小,恢复到三朵含苞欲放的小花,就隐去了。我想,他们可能是护法神吧。

走了另外空间

有一天晚上,我打完真相电话准备回家时,发现真相电话不能打了,明天没办法用,得抓紧时间找同修修,可同修住的很远,怎么办?我又觉得很累,就边发正念边想:我要是能够现在到他们家附近就好了。谁知刚想完,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脚就站在了同修家附近。啊!是师父鼓励我,让我走了另外空间!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