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真善忍”的人有福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从病魔缠身中解脱

我是单位工程师,人过中年后病魔缠身,胆结石、关节炎、常年咳嗽,针打的臀部肌肉硬的药水都推不进去。我练了多种气功,都没法解除我的病痛。

我胆囊里的石头就如石榴籽一样,排的满满的,胆汁都没了。看到报上说杭州一位医生治疗胆结石有特效,我和家人专程赶去,背回来一大麻袋中药,大锅熬、大碗喝,石头就是不出来,上班时常痛的冷汗直冒,肝胆欲裂,恨不得在地上打滚。没办法,最后只好挨刀取出九十多颗石头,老医生对我说:“石头拿掉了,形成石头的机理拿不掉,你需终身吃药,否则还会长。”手术后,原本颈椎、腰椎节增生的我,又得了肩周炎,右臂疼的无法抬起。更痛苦的是两腿蹲不下去、上不了楼梯,一旦蹲下去就无法站起来。医院检查说是双腿关节蜕化,无法医治。

因我身体虚弱多病,只能减少工作量,夏天办公室不能开风扇,让办公室同事和领导都受牵累。

就在我绝望无助时,有缘修炼法轮功,本双眼模糊,不敢看报的我几天通读完《转法轮》,头不痛眼不累,边看边淌眼泪,我找到了人生真谛,喜出望外。

炼功半个月,深切感受到了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猛烈的旋转几乎让我整个人起空。同时双膝关节处,从骨头缝里渗出如胎记似的紫红色印记,两条腿轮番的往外推。而右胳膊的凉气顺着手指头也直往外冒,很快我变的浑身轻松。

我知道了修炼重在修心,按“真善忍”提高心性是第一位的,我一点一滴的去除不好的思想。首先把在工作单位占公家便宜的一些东西主动退还,工作上不是推任务,而是加任务,领导看到我的变化,高兴的说:“谢谢你!谢谢你!”在家庭中,我也甘愿吃亏,老家拆迁时家家都为拆迁费吵的对簿公堂,而我主动退让,成了村里唯一弟兄四个却能和睦相处没吵闹的家庭。我还主动给曾有隔阂的哥姐去信检讨自己,虽然按常人之理是哥姐对不起我,但“真、善、忍”让我明白该怎样严格要求自己。随着身体与精神面貌的焕然一新,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炼法轮功象换了个人。”

小老太给大老太让座

一天我乘公交车外出,上车后闭目微睡过去,恍然间听到一个女人说:“现在的年轻人素质真差,看到老年人把脸撇过去,要么装睡觉。”我一下惊醒,看到隔我一排的座位旁,站着一个比我年大的老人,马上站起来说:“老大姐,坐我这里吧。”她看我两鬓斑白,不好意思的说:“还是你坐吧。”我说:“不要紧的,我比你年龄小。”老大姐和她女儿反复说:“谢谢,谢谢!”旁边一位男士感叹道:“现在真没法子,需要老年人让座给老年人了。”

我俯下身去对老大姐说:“你不要谢我,我是修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对谁都要好,你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我问她多大岁数,她说九十八了。我说:“大姐,你神采奕奕,身体硬朗着哪,真有福气!”我想她那么大岁数,不会入党、团、队吧?可还是问问为好,没想到她说:“我是党员,不过这个现在没啥用了。”我赶紧说:“你知道吗?共产党宣言中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中国人很可怜,相信了一个鬼灵,鬼魂附体,我们能有好日子过吗?所以中国人多灾多难啊!共产党这几十年把中国人教唆得极端自私,失去道德,假奶粉、假酒、假烟、假药,毒米毒面,吃都没有安全的了。”她说:“是这样,人现在都变坏了,共产党不行了。”

我告诉她:“法轮功现在已经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同祖同宗的台湾、港、澳都有不少人修炼,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受益者。要是江泽民不发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国人不知有多少人受益哪,可惜呀!”我给她取了个化名,让她心里边退出它,“我们不问政治了,就平安的过好今后的日子吧。”她说:“好,谢谢你!”

不用安装支架了

我丈夫住医院需要输液,老伴同病室的病人和家属看我忙里忙外,都说:“看你气色真好,身体也好。”我说:“是的,其实我原来也浑身是病,病多的连班都没法子上了。那时练了许多气功,都不顶用。后来炼了法轮功,已近二十年没有看病吃药了。这可不是政府象造假的那样啊!”旁边一位老者说:“法轮功是好,我到台湾看到处都是法轮功。省里某某领导和他妈妈当年也炼,迫害后受牵连了。”

我说:“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首先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去做个好人中的好人,同时有一套功法锻炼身体,祛病效果特别显著,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前,全国有一亿人在修炼此功法,报纸电视也正面宣传。后来江泽民这小人妒嫉我们师父,给法轮功扣帽子打棍子,造谣、诬陷、抹黑法轮功,那个天安门自焚是罗干、李东生一手策划、导演出来的,煽动老百姓仇恨法轮功。这样卑鄙无耻的共产党,老百姓还能去信任它吗?人不治,天要治它了。”在场的人都说:“现在是没法相信政府说的了,好多政策都在糊弄老百姓。法轮功早晚要昭雪的。”

有一位年轻病号是个公务员,他妻子说:“我已经知道法轮功的事实了,还得到了护身符,可是被人家偷去了,你还有吗?”我马上拿给她一个漂亮的带大福字的护身符。她说:“给我两个吧!也给我丈夫一个,真漂亮,谢谢!谢谢!”她爱不释手的欣赏了一会儿,收了起来。

两天后,这个年轻病号准备做安装心脏支架的手术,前一天通知家人:一早就需带着钱来等着。那位年轻人很紧张,烦躁的抽起烟来。我走到他跟前说:“我丈夫做手术前,我让他心里不断默念“法轮大法好”,手术顺利,术后恢复超常的好,没什么痛苦,年轻人都不如他。你现在心里也念吧,会平安顺利的!”他马上从上衣口袋内掏出那张漂亮的护身符说:“我贴身带着,也念着呢!”

第二天,他们一家早早就到医院等待,人很多,一直焦急的等到中午,医生告知:“设备出问题了,正在检修。”一直到我两三点离开时,这一家人还在等着。我走时对他们说:“耐心等待,会有奇迹的。”他们会心的笑了。

第二天我走进他的病房,问他:“怎么样,没事吧!”他按捺不住兴奋的说:“检查正常,不用安装支架了!”我祝福他。我丈夫随后告诉我:“他们一家昨天下午一听没事,不用安支架,马上去新疆羊肉馆庆祝了一番。”

我丈夫出院那天,旁边那位老者也需做安装心脏支架的手术,我事先也让他明白了真相,并三退了,也给了他护身符。那天老者的全家人都来了,奇异的是,又说设备出问题了,正在检修,到午后我们走时也还没轮到他。我虽没知道最后结果,但我相信他也会顺利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