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圆满结束时间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的经文《走向圆满》中说:“在全面最严厉的检验中走过来的弟子也为大法在世间确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与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同时圆满了自己最伟大的位置。邪恶即将被除尽;人世间的败类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

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于安娜堡的《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讲过:

“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北美巡回讲法》中讲过:

“我问问大家,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学员齐声答:“干!”)(鼓掌)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当然不会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许有那么长时间,它们寿命也没那么多时间。”

……

如果仅仅从文字的表面看,师父讲法和人世间的时间是不符合的。那师父又为什么那么讲呢?这个问题真的困惑了我好几个月,直到昨天我才刚刚有所明白其中的道理。

其实,我们回想下自己的经历尤其是早期得法的同修,我们回想下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那是什么样的岁月,那是个从早上眼睛睁开广播电视就已经开始恶毒的谩骂法轮大法了,报纸也是,去公司上班连上班的机会都被残酷剥夺了,因为我当时公开去公园炼功而被邪党迫害,公司领导也配合邪恶把我立刻除名了,回到家,家里人还不理解或承受不了邪党派出所居委会的持续骚扰,给我精神上施加了强大压力要我写所谓的保证书而我拒绝写,晚上可能派出所或什么街道居委会的人会来骚扰要我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否则警车就在楼下等着、他们可以随时把我抓进监狱等地方继续迫害。而且这种日子不是一天、两天、三天,而是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多久。就是那样黑暗的岁月,真的有点象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真的那日子过的度日如年,甚至在痛苦中、矛盾中,每一秒都觉得很难受、心窝窝里感觉难受。

在那样痛苦的岁月中,师父发表了上述的经文,师父怎么会不清楚这场迫害要持续多久?师父怎么会不知道同修们的痛苦?师父非常的清楚。在众多同修度日如年的情况下,师父如果告诉我们说:正法还要十几年或更长的时间的话,我们现在倒过来想想:我们当时能承受得了吗?我们在当时那种分分秒秒都感觉痛苦、感觉心里难受的情况下如果真的知道了真相,哦,这场迫害还要持续十几年甚至可能更长的时间,我们能过的去当时那种巨难吗?有几个人能行,有几个同修能面对迫害还乐呵呵的纹丝不动?可能全中国大陆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所以,正是在那样艰苦的岁月中,师父发表了上述的经文,肯定了大陆学员走出来证实法是对的,并鼓励大陆学员具备了圆满的资格,实际就是要鼓励我们众多同修走过那段历史上最最最黑暗、最最最邪恶、压力最最最大的年月啊!如果走不过那段岁月,那后面的事就根本无从谈及了。我的理解是:师父明知将来会有学员质疑当时的讲法、师父宁可背起将来会被部份学员质疑的包袱,也要让我们当时具备足够的信心、力量冲过那段最最最邪恶、最最最阴暗、最最最痛苦的年月啊!原来师父是为了我们能行能度过巨难的难关而写而发表的经文啊。当我想明白了这层理时,不禁潸然泪下。谢谢师父!

其实类似的事情,历史早已有之,比如曹操的望梅止渴的故事。曹操带兵行军时,有一次找不到水源,三军口渴难耐,怎么办?水源愣是没有啊。为了使部队继续前进不至于被困在无水之处,曹操就对三军说:前方有一大片梅子树、梨树,到了那里,你们就能解渴了。三军听闻后,口中顿时生出了津液唾沫、也就不觉得过分的口渴难忍了,所以三军才能继续开拔走出旱地、最后到达有水源之地、摆脱了困境。假如当时曹操实话对三军说,找不到水源,三军本就口渴,那军队可能就会意志涣散、再无前行的动力,若真如此,可就真的不战而败了、甚至渴死在困境都有可能。历史的故事难道不和我们炼功人当时遇到的苦难非常相似嘛?!不同的是我们的难更大更艰难啊!当然正法中还有更多复杂和深层因素,比如我们自己从根子上对师父对法的信心是否明确和坚定。

各位同修,大家想想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常人中开始修炼的,有常人心和常人的习性和常人的思维模式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跟我们打坐消业的情况很类似,坐到半小时的时候很痛很难受,但如果心一横,就不拿下来,越疼的时候对自己说:消业是好事、是好事。就这么熬啊熬,熬啊熬,同时听炼功音乐,然后我对自己说:今天至少要坐四十五分钟。大概熬到四十分钟时就觉得不太难受了,好象觉得也不那么痛了,缓和了不少,大概那么缓了个六分钟,也就到了接近五十分钟的时间,看来还行,还能继续往更长时间坐嘛,那就继续坐下去啊。到了五十分钟后又开始痛了,这时候再咬咬牙,想想前面五十分钟都过来,最后那点时间算什么呀,坚持坚持就能坐满六十分钟了。当炼功音乐结束时,会觉得自己今天没白坐,坚持到了最后,心里觉得很舒服。所以目标可以分段设置,先给自己定个再坚持十五分钟,然后再加,做到了再加,直到加满到六十分钟。

在我没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真的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根本上对法是否坚定的考验。到底有没有佛?有没有法轮?有没有法轮世界?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就回想了这二十年修炼的经历,我发现自己身体健康了,初期也经历过很多次象病业般的消业,迫害发生后身体也出现过多次象病业的现象,我都是向内找,找出自己的执著心和缺点,加上坚持学法和炼功,这一关关的都走过来了。二十年真的没有吃过一粒药片、也没去过一次医院,用常人的表面观点看就是:虽然会得“病”,但却能自愈。因为我通过按照法轮大法师父教导的方法:有问题就找自己,加上学法和炼功,这些关看似象病,其实真能按师父教导的去做,会发现,这些病业会不断的减轻、最后身体就彻底恢复健康。这种事情,在二十年里我自己身上亲身经历了有多少次?我都没有记数,很多很多次了,因为我是一九九五年得的大法。从这点上,我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是真实的,能让人有个健康的身体。所以法轮大法绝对不是假的,更不是邪恶造谣说的什么精神疗法,而是实实在在能在我这个物质身体上的体会和改变,用普通人的话说就是:祛病健身有奇效!

说来真是惭愧,迫害发生后,因为没有了集体炼功和学法的环境后,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导致我在现在这个大陆的社会环境中被污染,老是在色欲关上跌跟头,每当犯错后我自己真的很难过很后悔,但因为对自己的放松,好一阵后又犯错。直到最近才刚刚意识到要抓紧每一天,每一天都不能放松,每一念每一个行动都必须正,真的做到是很难,但我有决心做到,我在努力。其实犯错不是一下子就错的那么离谱,都是先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看看电视剧、看看电影、常人的东西看多了,各种欲望被勾上来了,这时思想业开始攻击我大脑,我就把握不住了,我仔仔细细回想起自己每次犯错都是这样,并不是一上来就去看肮脏网站,甚至当自己明明也知道不能看那些肮脏网站的时候,却控制不了自己、就是想看,其实就是因为前面那些小关,比如看电视剧、看动画片、看电影等等这些小关自己都没把握住、都没过去,而且看了电视后连法也不学了,学法时间被挤占了,而且看了电视后感觉头脑晕晕乎乎的、老是想睡,没精神学法了。这种状态持续两天,滋养了思想业加上虎视眈眈的旧势力又加强了我这个执著心、往我身上扔脏东西,所以导致邪念横生、欲望很大,去看伤风败俗的网站。真是教训深刻!

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每一天都要抓紧,不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每一天都不能放松,不能看常人的那些电视电影视频之类,要坚持学法、炼功,尤其是坚持学法。要真正做到正念正行才行。

当我埋怨师父为什么不结束的时候,我其实也在反问我自己:师父如果真的宣布结束了,我配圆满吗?我的执著心真的彻底去干净了吗?!我修到执著无一漏的成度了吗?!如此想来,我真的汗颜不已。师父在等待我这样还不够争气的弟子,我却反过来埋怨师父,唉。

关于大法神奇的方面,虽然我天目没开,也没出什么特异功能,但是我也能在梦中感受到。因为很多感受在梦中,所以对别人尤其对不修炼的甚至不相信的人,我没办法说服他们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就讲一些梦中看到的、体会到的,以证实大法的神奇:

旋转的法轮。在梦中我感觉坐在法轮的其中一个小万字符或小太极上,因为没看到法轮的外形而只是感觉,我感觉坐在某一个方位的小万字符或小太极上,身体随着小万字符或小太极旋转、有正转还有反转,不仅如此,我在自转的同时还感觉自己坐在小万字符或小太极上随着整个大法轮在屋子里绕着圈的转,而大法轮本身也会正转和反转,在正转和反转的方向发生切换时感觉会慢下来一点然后方向切换再转。我感觉自己坐在某个小万字符或小太极上在梦中的屋子里转啊转,转的时候身体在空中,而且高度还会有变化,感觉大法轮好像是呈左右倾向二十度的样子,持续了大概几分钟就停下来了,我身体又回到地面上了。那个感受非常非常真实,但是是在梦中。

还有一次是真的梦中看到了法轮,那是我在社会中没做好,刚找到一份工作,其实应该坚持做下去的,但因为我的观念觉得不合适就没坚持,然后只做了一周就辞职了,在辞职那天晚上梦中,我看到自己走在宇宙空间中的一条透明的很长的桥面上,然后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然后看到法轮在下方托住了我,没让我继续坠落下去,醒来后我就知道因为我意志不坚定而辞掉了一份合适的工作是我做错了。师父知道发生的事情,师父在管我,师父也在点化我。

一瞥天堂。天国世界我真没太深的体会,我想我心性和层次不够所以不让我看到。我曾经在梦中看到:一派天宫的景象,有那个大的柱子,古代建筑,那个整体颜色是赤金色的,就是金中带红。但时间很短,只有一到两秒。还有一次在梦中,我感觉自己坐在车上,在那个境界中在空中飞行,虽然没看到什么房子和其他生命,但那里的天空实在太洁净太洁净了,比西方国家的天空还洁净,不仅仅是洁净,就感觉那里太好了,非常的干净,非常的舒服、祥和,文字只能这么形容了。我曾经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过,在那个环境下,有次在梦中,我感觉到自己一下子像坐火箭般直冲天空,我第一次感觉如师父说的元神离体的感觉,无轻无重,一种解脱的潜在的兴奋感,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兴奋感和喜悦,这完全不是欢喜心,而是生命一下子卸掉一副沉重不堪的铁甲而获得自由的喜悦。在空中,无轻无重,我感受到广大的空间,看到了太阳,那个舒服啊,我在空中吟唱出了发自内心的旋律,那旋律优美、安静、天成。整个过程我感觉好像持续了大概几十秒,然后我一瞬间又回到了监狱中的身体。然后我醒了过来,一看当时我还在铁笼里,我想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梦中看到过大灾难。梦中看到过海啸,十多层的楼全被淹了,竟然还看到只有在大海里航行的万吨轮船的船底从玻璃窗外经过!在梦中,我双手合十,真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只有师父才能救我。还梦到过,大地震,所有的楼都象波浪般的起伏着,实在看不下去了,我闭目再次双手合十念诵:法轮大法好。还梦到过:黑压压的翻滚的黑云从远到近,闪电从远到近的劈过来,楼也在从远到近的一排排的倒掉。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点化我:将来大淘汰的景象。

还有很多其它梦,不多写了。我想就算我这样天目没开,也没什么功能的学员都有如此体会,谁还能说大法不神奇呢?说大法不神奇的人,那是因为他不相信也没修,自然就没这个机缘去体会大法的神奇。

我还要讲一件事,就是曾经在一个公司里上班的同事的母亲是居士,有一天这位居士到公司里来找那位同事时正好碰到了我,我和她聊天时知道,她天目是开的,她亲口告诉我说:她看到李洪志师父在天上也是个大佛,她还说她那门的菩萨告诉她不能参与法轮功的事情。同时她当时还不知道天安门自焚那个伪火的真相而对大法心存疑惑,我就告诉她我们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我们大法有本书叫做《转法轮》。那些个自焚的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告诉她从录像中可以看到刘春玲身上的火灭了后在天安门广场是被人用重物猛击大脑而致死的。——师父让我和她这个有缘人碰了头,她给了我她看到的大法真相,我给了她我知道的自焚真相,天下哪有偶然的事情啊?!

文章写到这,我自己的思路已经完全清楚了,我的疑惑已经解开了。法轮大法是真的,不仅能让人身体健康、提高人的道德标准而且还有更超常的内涵,但这超常的内涵只有亲身修炼,人才能体会到。

虽然不知道还有多久能圆满,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能留给我们,但我想我会一直走在修炼的大道上直至圆满,因为我体会到了:法轮大法是真实的!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略微知道了普度众生是那么的难,那么的难。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师父!

因个人心性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