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医生的惊异

侄孙绝处逢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那是一个盛夏的夜晚,路上行人已不多,我的侄孙骑着摩托行驶在坑坑洼洼的乡间窄路上。突然,他感到车身向外歪,意识到这是个大洼坑,急忙转把,就在这瞬间,一辆快速行驶的越野车直冲过来,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他已被撞翻在地,摩托车重重的砸压在他的腿上。他使劲抓住裤子,试图抽出双腿,可两手摸到的满是黏黏糊糊的流血,并发现膝盖骨已支出体外。

侄孙这才想起呼喊撞他的司机。对方一下从“吓傻”的状态中惊醒过来,意识到闯了大祸,非但没下车,踩大油门就跑。侄孙想追,但已无力站起。他边向家里打电话,边向稀稀落落的行人求救;无论他如何呼喊、央求,没车敢停下,更没人敢上前。

夜越来越黑,血还在不停的流,几个围观的人站在远处,冷漠的观望着、小声私语着……渐渐地,侄孙感到睁眼困难、张嘴困难,他感到无奈、绝望、头晕……

恰在此时,他的堂姐乘车从此路过,她出于好奇下车,近前一看,大吃一惊:竟是自己的弟弟!她连喊带叫,求人把他抬上车,直奔市级著名骨科医院。车上,她边哭边急着打电话,告诉家人情况。

总算到了医院:验血、检查、止血……而后主任出来告知他堂姐:体内的血几乎流光,很危险,需要马上输血!你们赶快筹款三万元!

天啊,离家这么远,到哪找那么多现金啊!钱凑不齐,院方不给输血,举目无亲,电话没人接,堂姐急的六神无主!正在万般无奈,家人和邻居及时赶到了!热心的邻居替交上自家的存折做抵押,侄孙才被推進手术室。但很快又被告知:刚交的三万元,只够夜间用,还得准备四万元!而且要求家属马上到出事地点找回撞丢了的碎骨,否则,无法手术!

几十里远,漆黑的粗糙路面,微弱的手电筒光……当侄媳俩口子把两小包摸回的碎骨捧回医院时,那真如同捧回了一家人的希望!

术前签字时,那位专家级主任严肃的告诉家属:手术由他亲自做,他会尽全力的,让家属放心;但因失血过多,耽搁的时间太长,手术还是有一定危险;找回的膝盖骨不全,术后缺骨处极易形成栓,即使保住这条腿,也得残废!

侄媳一听就吓呆了:危险!残废!儿子结婚不到一年,儿媳刚怀孕,他若有个三长两短,这日子还怎么过啊……她哭了。我赶忙把她拉到一边劝道:“快别哭了,若不是他姐帮忙,孩子在半路上躺到天亮,你恐怕连活面儿都见不到了,一个人能有多少血禁得住那样流啊!”她点了点头。我接着劝:“他姐怎么那么巧就在那要命的时候来到他跟前呢,是谁安排的呢,你想过吗?你再想想,那么黑的路面,那么小的碎骨,你们竟找回那么多,而且块块完好,路上行人再少,也不会没有过往的车辆吧,竟没轧坏一块,为什么?还有,咱没去求谁,可专家级的主任却主动答应给孩子亲自手术,这可是花钱都做不来的 。这一切,都是谁在帮啊?!”

侄媳一下子醒过来了:“呀!是师父一直在帮我啊!”我说:“对呀,你们全家一直在支持大法,为大法做了那么多,又早早的做了三退,师父能不帮你吗!你儿子的命是师父给捡回的,我们应该相信大法、感恩师父!孩子马上要手术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大家一块儿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后告诉孩子更要念,求师父相助,保证没事!”她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手术格外的成功,主任说,他从没做过如此顺利成功的手术,他反复叮咛侄媳:天气太热,要精心护理,千万不能感染,一旦感染,可真要截肢了!

拆线后,孩子感觉良好,为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他坚持转院到了区级医院。可转天的傍晚,伤口周围还真的出现了一圈红肿。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感染表象,他们虽有些不安,也没再象先前那样紧张,侄媳也没哭,心中仿佛有了底。老俩口陪着儿子,一夜没睡,三人轮番念了一宿“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上一看,红肿全消!没等我去医院,侄媳就跑家来报喜:说儿子每念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两个“好”时,格外精神、用力,随着“好”字的出口,两腿使劲前蹬,抻筋伤腿,一宿下来,不困不累,尤其看到红肿消失,他那个乐啊,双手合十,连连谢师父!说到此,侄媳眼中已满是感恩的泪花!

出院后,报完案,侄孙就专心的在床上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练抻筋。一天,两天……时间过的快,他恢复的也快:双拐走、单拐走、丢掉拐杖独自走,不久就亲自驾着大罐水泥车上班了!再不久,英俊的胖小子顺利出生!举家欢庆,不但婚姻保住了,侄孙还很快成了一名技术娴熟的抢手司机。

可谓事事顺,合家欢。只有侄媳偶尔还流露出对债务的忧愁与对逃跑司机的抱怨,我同情她,但同时也告诉她,开导她:钱既已花出,不再多想;也不要再忌恨逃跑的肇事者,什么也没有生命可贵,古人都说“知足者常乐”,不要再烦恼自己。

转眼一年,要二次手术取钢钉。侄孙拿着新拍的片子去找那位主任。主任望着侄孙那挺拔的腰板和稳健的脚步,满脸疑惑,他一边上下打量着侄孙,一边摇头自语:“怎么恢复的这么好、这么快?!”等他接过片子后,那简直是惊愕了!左看右看、正看反看,连连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二次手术顺利完成。主任找到侄孙,感慨道:“小伙子,你真幸运!缺骨处不但没形成栓,还长出了新骨,衔接的还那么平整!难怪你不但没残废,还恢复的如此健康!我从医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病例!你能把片子送给我吗?我要好好研究研究!”侄孙当然不会拒绝。主任哪里懂的,想用现代医学理论来研究神佛创造出的奇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尽管他医术高明!

五年后的一天,侄媳忽然来告诉我:姑,撞伤您侄孙逃跑的那个司机抓到了,正关在派出所里,让咱去结案呢!

结案后,顺顺当当的拿回来近八万元的赔偿费。侄媳说:“这是大法师父给我们的福报,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们全家!”

侄孙的故事很快在他们的邻居中、在他们的亲朋好友中传开,得闻的人,无不惊叹大法的超常!无不感恩师父的慈悲!很多人自动三退保平安!看到侄媳送过来的一串串三退名单,听着她讲那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感动的我常边听边流泪,世人真的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