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南山区“610”、国保2015年恶行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深圳市南山区“610”办公室(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于法西斯的“盖世太保”)和南山公安局国保大队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跟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团,采用各种流氓手段,积极参与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施跟踪、监控、抄家、拘留、酷刑、办洗脑班、强行堕胎、劳教、判刑等迫害,并将南山法轮功学员沈德明、王晓东迫害致死。

参与迫害者还用种种方法粉饰罪恶,骗取“荣誉”,在广东省推出所谓的“南山经验”,利用新闻媒体发表所谓的“学员反悔”,用来欺骗、愚弄不了解真相的群众。所谓的“南山经验”,就是滥抓、滥关、滥劳教、滥判刑、滥施暴行。

根据明慧网上的不完全统计,现将二零一五年深圳市南山区“610”、国保恶行公布如下:

一、绑架凌红华、杨斌、岑小萍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下午,深圳法轮功学员杨斌(硕士)、岑小萍与从湖北来深圳探亲的凌红华,在南山区一餐厅内吃饭时,被到场的大量警察层层包围、绑架到南山区高新派出所。次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南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其中,凌红华在被劫持到南山看守所时因被检查出肺结核症状,看守所三次拒收。但南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强制看守所接收。期间三位法轮功学员均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九月构陷凌红华的案卷被南山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南山公安局,后南山公安局国保和南山“610”主导非法审讯,积极补充构陷“证据”。现南山法院将计划于十二月就本绑架案开庭。

其中受害人岑小萍曾于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冤狱八年。岑小萍九十高龄的母亲听说女儿此次又被非法抓捕,精神受到刺激,致使一只眼睛失明。五、六月份岑小萍家属倾尽家财,多方奔走,聘请律师及寻找社会关系以减轻岑小萍的迫害。但是南山国保拒绝放弃构陷三位女士。岑小萍家属感觉非常绝望,后放弃营救,甚至因财力原因亦放弃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利。岑母悲惨地说:“我只求在我死之前见一次她。”

非法关押的恶劣环境,致使凌红华出现咳血症状,凌红华的家属和律师找到南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要求保释,办案警察黎湛光竟对律师说:“你再跟我讲法律我就不听了。”然后就起身离开。此举更加说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都没有讲过法律。

十月十九日,凌红华八十多岁的母亲凌均爱已通过中国邮政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公安部、监察部及全国人大五个部门寄送诉江状。

因迫害等多方面原因,现不能了解到杨斌及其家属相关情况。因相关机构一直不许亲属与三位受害人见面,真正受到何种迫害以及被迫害的程度暂时还不知更多详情。

二、四月二十二日绑架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三十分左右,深圳市南山区蛇口四海公园大约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主要是老年法轮功学员)在深圳市蛇口四海公园集体炼功(其中几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已坚持在此炼功很多年,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几乎没有间断),来了大批武警、公安、保安约六十多人包围炼功点,后由武警两人架一个老人,把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带到蛇口招商派出所。二十多位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有六位(沈小凤、吴美玲等)被转押至南山区拘留所,迫害十天后才被释放。据悉,此次迫害是二个月前有人恶意举报,南山区国安局局长亲自签字着手迫害的。

三、多位法轮功学员在南山区被绑架

深圳南山区黄红梅,七月二日在南山区西丽镇发真相救人资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南山区国保和610人员绑架,在南山拘留所非法关押到七月十二日,才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于开平,将控告前中共头子江泽民的控告信寄往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长达十六年,甚至发生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于开平在六月二十九日下午,被南山国保和610绑架,关押到七月七日才放回家。

东莞法轮功学员岳玲,六十多岁,一直是优秀的语文老师,因在辅导学生时,给学生讲真相按真善忍做好人,遭不明真相家长举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深圳南山区一辅导班被南山区国保及610绑架,非法关押在南山拘留所(南山西丽同乐村拘留所),到七月九号,又被东莞610劫走不知去向。岳玲自二零零零年起,因不放弃修炼,被她所在东莞学校开除公职,多次被610迫害,非法劳教等。此后以辅导学生为生,因她辅导有方并注重孩子道德品质教育,孩子短时间内变化大,一直受到家长和学生的喜爱。她在外地生活期间,一直受东莞610等相关部门干扰。

四、南山桃源法轮功学员李丹遭数次骚扰

七月二十七日,桃源派出所警务室警察曾致电桃源法轮功学员李丹说,他们换了新领导,想去李丹单位“看看”,称是“上级领导”的意思,被李丹拒绝。

七月三十日晚八时许,李丹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桃源村居委会一女子和街道维稳办一男子。李丹说老人病了,没时间,遂关门。随后桃源派出所两警察来按门铃。李丹隔着防盗门对他们讲真相,最后警察走了。

九月四日(北京阅兵放假的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晚上六点多,晚上八点多共三次,两个桃源派出所警察与两个街道及居委会人员来桃源村李丹家骚扰,一个叫黎小毛(音)的警察说,李丹起诉江泽民,要李丹跟他们去派出所,被李丹拒绝,最后,黎小毛威胁说,你自己不去派出所,那我们有办法叫你去派出所,最后,黎小毛跟他们走了。

九月五日晚七点多,李丹的父亲发现家里停电了,不是跳闸所致,于是父亲开门出去看,结果六个警察蜂拥而入,然后,灯亮了。这伙警察没搜到李丹,其实不堪骚扰的李丹被迫离家出走了,家里只有八旬父母。

这伙不速之客在李丹家等到十点左右,李丹儿女和丈夫回来,看到一屋子警察,性格刚烈的女儿(以前因妈妈被抓,她整个的正常生活没有了,高中都没考上)气得又哭又闹,质问警察:“黄赌毒你们不抓,却来抓好人,把我妈弄哪去了?还我妈妈!”并打电话把同学叫来,把黎小毛(音)等赶出家门。

正赶来的孩子们看到这样欺负人的警察,大伙齐上,拦住他们的电单车,不让走,警察们自知理亏,夺路而逃。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李丹三次被非法抄家,一次非法劳教,一次被强制到洗脑班所谓“走读”骚扰一年之久。李丹的丈夫在外地工作,李丹需要在生活照顾八旬父母及孩子,还要上班挣钱,养活全家五口人。在李丹被非法关押期间,孩子无人照顾,儿子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老母中风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全靠瘦弱的爸伺候,生活十分艰难。

李丹几次被绑架,都有黎小毛(音)这个年轻的警察参与。

五、九月五日晚上,南山区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九月五日晚上,深圳市南山区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人员带着诉江控告书复印件,在未出示传唤证明的情况下,声称要“传唤”(“传唤”在法律是严格规定的,传唤应当针对实施了某种行为(如违法行为,犯罪行为)的人,或者被采取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人才有随时接受传唤的义务,同时传唤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情况复杂案件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将刘玉娥、和昭含、张红梅、刘俊英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说要行政拘留十五天。她们被关押在南山拘留所。

参与绑架和昭含的责任人由一个穿便衣的领头,两个招商派出所的警察:张志凌(警号六万一千三百四十九)李超(四级警员,警号:066883),还有一个女的自称社区人员。

六、南山区法轮功学员魏英、陈明川母子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十九时,一南山公安分局国保人员与粤海派出所警察一行四人带着两副手铐闯入家中,声称因诉江之事,要他二人到派出所核实笔录。二人表示诉江之事真实不虚,自己所为无需到派出所,并给他们讲真相、道理。他们继续行恶,又增援一个警察于十九点三十将其母子二人强行绑架到粤海派出所,直到深夜零时仍未放人,称二十四小时后再说。当时的恶警曾答应核实完后当晚就放回家,这都是恶意欺骗。

第二天,才从治安拘留处罚通知单中知道他们强安了两个与诉江毫不相干的所谓“罪名”(修炼法轮功“非法”、“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当晚就把他们母子送到深圳南山拘留所(同乐村同安二路六十六号)

七、法轮功学员叶晓红被非法拘留

十一月十六日晚,深圳南山区叶晓红下班后在家,正准备做饭,突然有人敲门,开始自称是来开锁的,后来告诉来人,家里没有找过开锁的。于是他们才自称是派出所的并出示证件,并让叶晓红拿钥匙去开自己楼下的信箱。

当叶晓红跟他们下楼开箱后,发现里面有《九评共产党》书籍和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即刻就给叶晓红扣上一个与“×教组织有联系和散发传单”的罪名。叶晓红说,“我家的信箱有一年的时间没有用过了,我都不知道信箱里有这个东西”,来人不听任何解释,而后将其强行带往派出所,第二天叶晓红就被送到南山拘留所,说是非法拘留十五天。

叶晓红于八月份参与实名起诉和控告江泽民,但是,此次被绑架,警察只字不提诉江的事情,他们用下流的下三烂手段找他们的迫害借口。

八、多名法轮功学员十一月中旬遭绑架

十一月十一日,深圳市法轮功学员贾玉华、宁华贵、符林琴三人因诉江案,在家门口遭南山公安派出所绑架,现关南山看守所,据家人说是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十一月十一日,深圳南山区法轮功学员符李琴(音)被绑架。据说之前她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片警找居委会的人找她老公劝她不要炼法轮功,她被迫离家出走。这次被绑架的细节不清楚。据说被非法抄家。

深圳法轮功学员李冠群,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七点被610和派出所共十个人绑架,十一月十七日凌晨十二点左右被当地610非法转移到南山行政拘留所,审问过程中警察曾出示诉江控告书复印件,要求取消上诉。现被610以行政拘留的借口非法关押十五天,现在被非法拘留在深圳市南山区招商派出所。

广东深圳法轮功新学员梁俊锋、郑坤田、黄晶艳十一月十日被绑架到派出所分别非法拘留十天、十五天。

南山区法轮功学员谢延春,女,东北人,在深圳打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失踪,手机关机,其独居的住所白天还开着灯,疑遭绑架。

结语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使人道德回升、强身健体。修炼者为官不贪,为商不骗,是世风日下的中华大地上的一股清流。法轮功学员是追求更高精神境界的修炼人,是这个社会道德回升的希望,是最应该受到保护和尊敬的。

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是完全非法的。那些积极参与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的劝善充耳不闻的人员,如今恶报果然应在了他们的身上,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万庆良等中共高官纷纷落马入狱,这些人都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罪恶累累。

现在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们正从江氏集团编造的谎言中觉醒:一些地方官员主动保护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部分警察和610人员不再作恶;很多参与者已经看清了参与迫害的可怕结局,为自己“留后路”,积极退党,广泛收集迫害证据,包括人证、物证、文件、照片、录音、录像,恶人姓名、个人资料、恶行细节,保护法轮功学员,等待有朝一日清算迫害者的罪恶时将功折罪。

在此也选择两段近期两位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的正义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词善劝深圳南山“610”和公安局国保人员认清形势。其中一位律师说:“随着形势的发展,迫害法轮功的头目一个个都遭到报应。法轮功平冤昭雪指日可待,一场全球性的大审判即将到来。庭审过程中法院的录音录像可以为证:今天的庭审,就是将来大清算的预审!而法庭上的每个人都在现在和将来充当不同的角色。请你们三思。”

另一位律师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对参与迫害的司法人说出这样的话:“我站在这里,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他们没有犯罪,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来维护他们的权利,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无过。然而,当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来临,当你们站在被告席上时,还会有谁、用什么样的法律来为你们辩护?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因此,希望深圳南山区公检法人员都能认清这一点,不久的将来,中共的惊天罪恶将全面曝光,真相将大白于天下。不要给中共当替罪羊,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做出正确选择,以免成为天灭中共的陪葬。守住良知、抛弃邪党,是你们拥有未来的唯一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