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公安系统恶报案例

龙江风骨(18)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接上文

大陆很多警察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的驱使下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天理的报应。这些警察其实也是中共的受害者。写出这些恶报案例,不是为了幸灾乐祸,而是慈悲劝诫还在作恶的人悬崖勒马,不要重蹈覆辙。

(3)公安系统部分遭恶报案例

▼臧华,男,三十七岁,原哈尔滨市动力区进乡派出所副所长。二零零二年春,他花五万元钱买官,从大庆路派出所的普通警察升任为进乡派出所的副所长。任职期间,为继续升官发财,他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死心塌地为江氏流氓集团卖命。仅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前后,被他非法抓捕和逼迫的有家不能回的法轮功学员就有近十名。法轮功学员劝他:给自己留条后路,别跟江泽民跑,善恶有报。他却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信。几天之后,他突然发烧,好药用遍也无济于事,肺烧没了半个,九月二十八日死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

▼张金斌,男,当年五十五岁,曾任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二零零二年转任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所长。张欢,女,当年四十五岁,曾任南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张金斌、张欢在任政保科正副科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敲诈、勒索了法轮功学员大量钱物,并利用公务出差的机会,到外地游山玩水,挥霍了十几万元。二零零三年,二人因敲诈勒索他人钱物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关押。

▼田恒,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下属单位通天派出所片警田恒,因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指使,从二零零零年以来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搜书、搜查、抓捕,非常卖力。二零零三年夏天,田恒在执行公务时开枪,将一名酒醉男子误杀,现正在接受审查。

▼刘刊,哈尔滨市南岗分局恶警刘刊曾狡辩说:某某人劳教了二十多个了,我这是没有办法,才劳教了几个。他自己声称已使几人放弃了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刘刊现在患糖尿病无法上班,回家休养,而且要求他人对外保密,防止被法轮功学员知道他遭恶报。另外,哈尔滨市南岗分局发生了一恶性枪杀案:某警察向正在向其训话的上司连开四枪,又向自己脑部开了一枪后当场死亡。局里人心惶惶。

▼孙峰,哈尔滨市道外区公安分局东原派出所恶警孙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邪恶至极,现已遭恶报。他在骑摩托车时,锁骨被摔断。东原派出所警察都说:孙峰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我们现在也想学法轮大法了。

▼衡巨超,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哈尔滨轴承厂公安处长衡巨超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疯狂搜刮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将追求“真善忍”炼功群众送劳教所、看守所进行非法迫害。二零零四年衡巨超指挥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到五常洗脑班进行迫害。现在,衡巨超已遭恶报,得了脑血栓,三年前就离职在家。刚刚四十八、九岁的人就告老还乡了。

▼霍金成,男,四十岁,哈市阿城区原711山城派出所(现解体)警察。他积极配合“610”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骚扰、谩骂。二零零三年,霍金成在大庆打工时,掉进大罐里死亡。

▼陆朋,男,五十多岁,原哈建成机械厂711分厂公安处处长。陆朋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劫持上访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共勒索八千元现金。二零零四年,陆朋遭恶报,患肝癌死亡。

▼二零零四年,哈市呼兰区看守所所长赵连贵及看守所警察王玉丰、李大明遭恶报入狱;主管看守所的呼兰区公安分局副书记王公朝被判缓刑。其中赵连贵在服刑期间母亲、妻子相继去世。

▼田平,男,四十九岁,大庆红岗区创业派出所所长。该人对待法轮功学员凶狠毒辣,手段恶劣,除进行打骂、上刑外,还采取巨额罚款勒索物资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一次审问法轮功学员时,他曾经恶狠狠的说:“你出门就得被车轧死。”没想到几个月后,田平自己却撞车暴死。

▼孙恒力,男,原大庆市龙凤区厂西自强派出所所长。任职期间他恶毒攻击大法,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在他的直接指挥和参与下,绑架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每位法轮功学员还被勒索一万元。二零零一年四月末,孙恒利开车外出,在路上车莫名其妙的翻了两圈,结果孙恒利耳朵掉了一只,胳膊骨折,身体也多处受伤,那辆本田车也报废了。

▼孟庆玉,男,当年三十五岁,呼兰区公安分局警察。他在和平派出所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狠毒。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他去哈三电厂搜查法轮功学员家,回来后在呼兰一中附近被汽车撞成重伤,造成胳膊骨折、耳膜穿孔、思维混乱。

▼赵新佳,男,原呼兰区新华派出所警察,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他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并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二零零三年六月,他因渎职罪(致他人死亡)被捕并遭刑事起诉。

▼王杰,男,原木兰县第二看守所副所长、所谓的全国十佳青年。他阴险狡诈,表面上接近法轮功学员,表示关心,背地里却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二零零二年夏,王杰突然死于心脏病。

▼王影,男,四十六岁,原哈尔滨阿城区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现任阿城分局党委副书记。邪恶迫害发生后,王影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在其任松峰山派出所所长期间,曾参与迫害了十名到松峰山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王影患肝癌,三个月后换肝,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死亡。

▼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所长阎俊、外勤刘永泽、警察于大全,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大肆绑架本乡的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勒索钱财。二零零一年,他们三人都遭报应,因工作失职直接被哈尔滨市公安七处抓捕,后被判刑。

▼吴健华,男,双城市联星乡派出所所长。他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自己先患癌症死亡,之后妻子患癌症死亡,儿子吴威被人用刀捅死,短短时间内全家死光。

▼韩云杰,男,五十二岁,依兰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他积极追随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本地区法轮功学员,抓捕,抄家,勒索钱财,酷刑逼供,并亲手毒打致死法轮功学员张敏。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韩云杰突发脑出血而死。死时痛苦不堪,面部及身体其它部位变黑,死相极其吓人。

▼刘丹阳,男,五十一岁,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受中共邪党的欺骗宣传,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十分仇恨,多次主动参与迫害,致使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拘、劳教、判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刘丹阳患肝癌死亡。

▼王三强,男,五十六岁,哈尔滨市道里区太平镇派出所所长,曾任道里区榆树镇派出所所长。在任期间,他把法轮功学员吴庆祥绑架到长林子劳教所长期迫害,致使吴庆祥被劳教所虐杀。二零零八年春天,王三强得肺癌,后转肝癌,治疗无效死亡。

▼常江海,男,哈尔滨市呼兰区政保科科长。他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曾连续殴打法轮功学员任鹏武3个小时。他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数万元钱,被其绑架送往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数十名。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左右,常江海在与人打麻将时突发脑梗塞死亡。

▼跟随前密山市市长、市委书记王吉利助纣为虐的参与者一并遭报的还有:

冯晓东,男,五十多岁,二零零五年三月,从黑龙江省鸡西市调入密山市任公安局长期间,执法犯法欺压百姓、贪污腐败迫害好人。从二零一一年起,冯晓东伙同政法委,六一零等恶徒在密山非法私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总计六十五人次左右。目前,冯晓东已被双规。

刘芹,原密山市公安局副政委,参与迫害法轮功。其对鸡西市主管政法委的副书记曹国辉行贿的事败露,遭恶报被原地免职。

刘成民,五十五岁,原密山市公安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行贿鸡西市委副书记曹国辉的事败露,被削职为民。

孟庆启,原密山国保大队长,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报,妻子孙慧清突发阑尾炎住院手术,其女发生车祸;孟庆启本人患腰椎盘突出,二零零四年去鸡西途中,与另车相撞车报废,孟腰椎骨挫伤,肋骨断二根,腎和肺瘀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降为普通警察。

刘力,密山管局国保大队长,追随江氏血债派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得直肠癌。

方文成,男,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多次参与绑架跟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得甲亢晚期,六月死亡,四十岁左右。

苏宏伟,男,五十三岁,原密山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曾在看守所,国保大队任职,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肾癌晚期,去北京住院,听完医生的诊断,当天死亡。

▼毕晓春,原虎林市公安局副局长,得喉癌。

毕晓春主管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被他非法劳教、拘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多人次,其中有两人因劳教其间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回来后死亡。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毕晓春遭恶报得喉癌。

▼宋金河,原佳木斯公安局局长,被免职。

宋金河在职期间,疯狂迫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多次进行大搜捕,一时间邪恶猖獗肆虐。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佳木斯人大会议免去了宋金河公安局局长的职务,使这个靠镇压法轮功向上爬的恶棍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张广勤,原建三江农垦分局党委书记,被判十年半徒刑。

张是镇压法轮功的主要指挥者。发动全农垦分局党、政、群组织,指挥公、检、法、司、国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三十多人次。其由于贪污受贿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邓华,男,五十五岁,一九九九年任塔河县建设派出所所长,之后担任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是塔河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但他拒不接受。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邓华自己开车出车祸,造成锁骨粉碎性骨折、肋骨骨折、腰椎骨折等多处骨折。

▼朱以斌,男,三十多岁,呼玛县韩家园看守所警察,后调到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当警察。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朱以斌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是上级指令的他也积极参与。二零零四年六月25日晚21点半,朱以斌和新兴派出所的另一名警察韩松男在韩家园工业区护林街上巡逻,被人用枪击中。朱以斌的手和肚子被击中,鲜血淋漓。一个多小时后,在转送十八站林业局医院的途中,朱以斌因急性失血死亡。

▼孙立国,男,四十九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建设派出所片警。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孙立国一直参与对所管辖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每逢中共所谓的“敏感日”,他就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不久,他媳妇也离他而去,接着他的爸爸患癌症死了,一个月后他妈妈也诊断出得了膀胱癌。孙立国本人患了严重的肛瘘,疼痛难忍。

▼加格达奇公安局政保科刘科长,男,当年五十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任职期间参与了所有对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得癌症死亡。

▼杜志和,男,加格达奇卫东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后,杜志和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次,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龚本花去孙凤奇、王凤莲夫妇家串门,刚坐十分钟,杜志和及其他恶警非法闯了进来,把三位法轮功学员同时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孙凤奇和王凤莲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四十天,被勒索两万元钱才被释放。龚本花被非法劳教三年。不久,杜志和就患肺癌死亡。

▼高群,男,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林业局公安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高群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零年,高群伙同加格达奇公安局,加格达奇铁路公安局等部门的恶警去大兴安岭驻北京办事处,把去北京上访的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他还在林业公安局会议上谩骂大法师父,骂大法。不久,高群官职被连降两次,一撸到底。

▼二零零二年,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公安局卫东派出所恶警曲宗斌,紧随江罗犯罪集团,执法犯法,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曲宗斌遭到恶报,得了胃癌。

▼杜国军,男,原肇州县托古乡派出所所长。他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抄家、拘留、体罚等。有一次他在去安乐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途中出车祸,和他同车的蔡某连皮都没破,而杜国军却摔坏了,昏了过去。不久,他被撤职。

▼刘丕仁,男,原肇州县朝阳沟镇公安分局局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他紧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刘丕仁后因鱼肉乡里而被告发,同时牵扯出以前的人命案,被关进监狱,成了“死囚”。

▼李大明,男,大庆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长。他紧随恶党,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达二十余人,对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劳教、判刑。在其遭到恶报的前三天,还带领一伙恶警匪徒,绑架法轮功学员金庙庆、宋丽夫妇,并非法抄家。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三天后,在其去明水县途中,他乘坐的轿车撞到一辆灵车上,他当场死亡。

▼石长发,男,三十二岁,大庆市让胡路区乘风庄派出所警长。他积极抓捕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有法轮功学员曾善意的向他讲真相,告诉他邪党电视所播出的内容都是造谣和诬陷,希望他改恶迁善,并告诉他作恶会遭恶报。石长发明确表示不相信“善恶有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1日晚,石长发驾车夜查后送同事回家,返回途中经过银浪火车站道口时与横向行驶的一列火车相撞,石长发所驾车辆被撞出五十余米远,当场死亡。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局长孙玉生,一直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他在大庆任公安局长期间,大庆恶警最少虐杀了五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孙玉生因此恶报不断,二零零四年元旦,孙玉生在办公室突然瘫痪,痛得他生不如死。经查,他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孙玉生到齐齐哈尔市公安局任局长,他不但不反悔自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反而为了干出点成绩往上爬,更加疯狂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众进行迫害。仅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五年三月,齐市就有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为此孙玉生屡遭恶报,多次坐上轮椅,而且常常被病痛折磨的眩晕、虚脱,连觉都不能入眠,生不如死。

▼东宁县绥阳林业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郜德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迫害,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关押、劳教、判刑,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家属造成了极大痛苦。二零零一年四月,郜德荣到省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表彰大会,途中出车祸,把腿撞断,遭报。

▼桦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光,积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勒索钱财。二零零六年,卢光被检查出肝癌,一直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到北京治疗花了三十多万元还没有治愈。

▼富裕县原公安局副局长李红革,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因患脑溢血于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间猝死。

▼安达市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军,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主管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拘留、劳教、判刑、勒索钱财等。二零零七年三月,王军因和当地黑势力一案有关,被抓捕。

▼李军,男,五十七岁,原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后,李军就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百余人次,勒索钱财超十万人民币,几十人被非法劳教。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在两千多人次以上。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李军在晨炼时暴死街头。

▼陈洪辉自接任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以来,一直卖力迫害法轮功,组织他人烧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在他主管迫害法轮功两年来,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抓捕,其中有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其中残疾人李成被非法判五年重刑。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陈洪辉一直执迷不悟。就在他遭恶报的前几天,还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劝他退出中共邪党,他扬言说:“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出七天,即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陈洪辉因私事乘车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陈洪辉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桦南县国保大队恶警陈玉军,十年来一直追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晚十点左右,陈玉军与妻子等亲友酒后返家途中,遇到三名男子,偶然发生冲突,妻子脸被打伤,陈玉军被捅了三刀。这本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和警示,但他不思悔改,继续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结果他患上多种顽固病和双侧股骨头坏死,在痛苦中偿还自己种下的恶果。

▼江景林,男,原伊春市金山屯区法制科科长。此人诽谤大法,辱骂大法师父,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得脑溢血死亡。

▼祖述政,男,伊春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自由,不允许串门,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现已遭报,于二零零一年暴死在办公室内。

▼铁力市卫国派出所所长王阳光,紧随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五月,他指使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翔、李秀荣,并非法劳教。就在刘、李二人被非法劳教的第二天,王阳光去金丽都大酒店嫖娼,对酒店保安人员大打出手,住进了医院。二零零五年,王阳光又一次打伤人,被告上法庭,后被判刑并开除公职。

▼伊春市金山屯区林业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张兴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在他的直接参与下,秦月明、陆诚林、朱成新、王立文、郑红君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无限期拘留。此外张兴国还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钱财,仅法轮功学员汪艳平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张兴国就去汪艳平的单位强行支取汪艳平两个月工资近千元。善恶有报是天理。张兴国后因贪污、受贿,被判有期徒刑,并被单位开除。

▼王继业,五常市公安局原国保大队队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后,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一,王继业突发脑梗塞住院治疗,遭到恶报。

▼战志刚,五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以诱骗为主,表面伪善,暗地勾结下属派出所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然后把罪责推向下属。并以帮助家属要人为名,大量勒索钱财。十多年来,经他亲手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其恶行殃及家人。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他的妻子韩亚清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时年四十多岁,撇下一个正读高中二年级的儿子战品先。

▼孙学本,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孙学本经常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指使恶警和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毒打、罚蹲、罚站,给多名法轮功学员戴三十至五十斤大脚镣,强制法轮功学员坐老虎凳几小时至几十小时。孙学本的恶行终遭恶报,不仅本人出车祸,肋骨被摔断,且殃及家人:儿子自伤动脉,岳母被摩托车颠到地上摔伤,女儿离婚,妹妹重伤。

▼侯伟英,五常市原东升派出所所长,后调入前进派出所。侯伟英多年来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六十多岁的魏老太太被他从家中绑架,连踢带打;十四岁的小孩被他吊在暖气管子上毒打,惨叫声传出室外。凡是被他抓去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必须交钱才肯放人,否则就送洗脑班或看守所。经他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下十几位。侯伟英已遭恶报,出现肝昏迷、肝坏死,花掉八万多元仍不能治愈。

▼梁春旭,五常市原牛家镇派出所所长。他积极参与绑架该镇多名法轮功学员,从中勒索钱财。该人后调入向阳乡派出所,因收受某经济犯二十万元赃款于二零零八年三月被拘押,并被抄家。

▼郑健,五常市原安家镇派出所所长,几年来他一直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工具,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伙同市公安局、“610”等邪恶组织,多次抓捕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钱财,逼迫写“三书”,不写就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或洗脑班长期迫害。郑健已遭恶报,因违法乱纪而被捕入狱。

▼宋晓轩,五常市冲河镇派出所警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带人抄走大法书籍、资料,还有电视、录放机等物品,勒索钱财三千余元。二零零九年五月,宋晓轩患胃癌死亡。

▼裴国江,男,三十九岁,原五大连池市公安局副局长。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思悔改。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晚,他与三个警察开小车外出,途中肇事,车毁人亡。裴头部被撞变形,脑盖揭开,当场死亡。

▼胡文顺,男,同江市公安局国保队长。多次指使下属收集编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材料,并参与多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胡文顺搭乘财政局小车外出操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途中肇事,左臂骨折,腰部受重伤,住院数十日。

▼牡丹江市兴隆看守所原所长聂某,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三年突然暴死。

▼原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干事张新,男,四十二岁,此人仇视大法,在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在二零零二年秋天,张新身患食道癌、肺癌,四十多天不吃不喝,死的很惨。

▼伊春市汤旺河区河南派出所警察崔崇峰,男,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他积极参与,起早贪黑,用蹲坑、盯梢、电话骚扰、抄家、抓捕、监视等种种卑劣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经崔崇峰手就非法劳教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陈桂芹被迫害致死。多行不义必自毙,崔崇峰于二零零四年就已遭报,得了股骨头坏死,连孩子上学的钱都被拿去买药了。

▼伊春市伊春区公安局政委胡亚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陷大法的电视、报纸,逼学员“转化”、揭批。伊春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两次被非法抄家,有的被非法判刑八年,都与胡亚兰有关。二零零零年过年的时候,胡亚兰走路把胳膊摔断,后又做了脑瘤手术,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又得了糖尿病,痛苦不堪。

▼伊春市翠峦区翠峦公安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江颜凌,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曾多次悬赏、监控、抓捕法轮功学员,甚至株连九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二零零三年江颜凌就得了糖尿病,不能正常工作、生活。

▼宾县第一看守所所长于立亚,积极配合江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指使狱警体罚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并在经济上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九月,于立亚遭报死于癌症手术中。

▼宾县宾州镇文化派出所所长王久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使警察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个别法轮功学员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不骂就劳教。在他的指使下,辖区内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有的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九月,王久会因受贿渎职被捕。

▼宾县交通派出所副所长李忠民,由于受邪党宣传的毒害,参与迫害法轮功,殴打修炼法轮功的家人。二零零四年春,李忠民外出,返回途中遭遇车祸,当场毙命。

▼周津生,男,大兴安岭韩家园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九月,韩家园法轮功学员王敏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劫回,在看守所被周津生打嘴巴子,后来被逼坐在地上,周津生用皮鞋踢,把王敏肋骨踢断好几根,导致王敏一周左右不能进食,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韩家园法轮功学员杨成平、申玉芹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后,周津生用一种特制的鞭子打她们,让她们二人半趴在桌子上,在身上放块木板,在木板上用杯子装满水,水一旦流出就体罚她们。当时被打的法轮功学员向周津生讲法轮功真相,他根本就不听。一年后,周津生驾车从桥上坠落,当场死亡,脑浆流出,死状极惨。同车还有一人,却只是受了点轻伤。

▼董艳军,男,先后担任加格达奇区公安局看守所指导员和所长。董艳军品质恶劣,他周围的人都讨厌他。明慧网报道的被迫害致死的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卢玉平、李海燕生前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期间遭受酷刑残害,董艳军负有很大责任。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在加格达奇居民楼内发生引燃室内液化气爆炸事件中,董艳军被爆炸的强大气浪从云梯上击倒在地,因颅脑损伤身亡。

▼徐海河,男,大兴安岭韩家园看守所副所长。在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看守所期间,他发现法轮功学员手中有大法书,就强行将大法书抢去,并将大法书烧毁。平时,徐海河还利用少给食物等手段体罚法轮功学员,并将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装入看守所所长张金常和他自己的口袋。二零零四年,徐海河遭恶报身亡,死时三十多岁。徐海河妻子曾利用徐的权力,迫使法轮功学员为他家洗衣服、种地等,在徐海河遭恶报前一年,他妻子喝药自杀身亡。

▼张金常,男,大兴安岭韩家园原看守所所长。平时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强迫法轮功学员为他家种菜地,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在早晨三点多钟起来给他家装木耳段,5点多钟用车拉、用桶抬大粪汤为他家或看守所浇菜地,夏天正中午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去地里拔草,故意暴晒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张金常遭恶报,被撤职,

▼李文启,男,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恶警。他仇视大法,不听家人劝告,把天书《转法轮》撕毁并扔进垃圾箱。结果一周后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抚远县“610办公室”指使县公安局、派出所、镇政府、街道居民委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之后运到郊外烧毁。恶警杨大宝点火将三、四百本大法书籍和录音带付之一炬,当时电视台还录了新闻。不久杨大宝患上脑血栓,在佳木斯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落下后遗症嘴歪腿瘸,不能上班。

▼袁海龙,男,佳木斯市看守所恶警。他充当邪恶打手,看见法轮功学员炼功就大打出手。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袁海龙看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号里看大法书,就象疯了一样对其拳脚相加、连踢带打,致使该法轮功学员遍体鳞伤,脸都变了型,眼睛被打坏,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久,齐齐哈尔市发生一起经济大案,袁为得回扣给犯案人员通风报信,被人举报。七月份袁海龙被收监,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

▼崔荣利,男,原佳木斯市向阳分局政保科科长。他为人伪善,紧随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亲自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判多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后被调至向阳区西林派出所当所长。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午,永红区发生一起持枪绑架案,永红区不属于他的辖区,但上级却让他去处理。结果崔荣利被绑匪用刀子捅了数刀,当场死亡。

▼丁大成,男,三十三岁,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刑警中队长。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蹲坑抓捕,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丁大成在处理佳木斯特大绑架案中被杀。

▼温启华,男,当年五十四岁,佳木斯东风区公安分局内保科长、纪检委书记。长期以来温启华紧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他亲自驾车带女人到桦南钓鱼,路上撞到大客车上。客车上的人无事,他本人却被撞成重伤,昏迷不醒。同去的女人也被撞碎骨盆,伤势严重。

▼王建秋,男,当年四十五岁,原佳木斯市东建国路派出所包片警察。他是非不辨,充当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和绑架的罪恶活动。二零零五年调入市公安局工作后,他突发喉癌,去哈尔滨做了手术,但术后伤口长时间不愈合,难以进食。

▼刁云龙,男,五十四岁,佳木斯市东风区建国乡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多次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烧毁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并以罚款名义先后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达一万三千多元。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日,刁云龙死于肝癌,遭到恶报。

▼常玉龙,男,佳木斯市永红公安分局原局长。在任期间常玉龙积极配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给各个派出所下达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指标。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常玉龙因徇私枉法被黑龙江省检察院刑事拘留。

▼张云龙,男,三十一岁,佳木斯市公安局反×教支队恶警。张云龙虽然年纪不大(当时28岁,已婚),几年来他积极而且疯狂参与策划、组织、实施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心狠手辣,十分残忍。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法轮功学员李少志被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他们把李少志带到外审地点“犬营”。张云龙先将李少志打得遍体鳞伤后,然后丢到狗窝让狗撕咬他,在场围观的警察吓得目瞪口呆。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张云龙在佳木斯市禧龙宾馆强奸了一名十三岁的未成年女孩,被受害女孩的家长告发并立案,二月二十七日张云龙被新立派出所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刑事拘留。

▼李大魏,男,一九六三年六月出生,原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所长。李大魏自从被调到顺和派出所任所长后,大肆搜刮民财,一度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他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部署,在他的辖区骚扰、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甚至到该派出所的辖区外傲其镇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正当他为自己的业绩而欣慰之时,二零零七年七月,李大魏将他的情妇杀害,并碎尸。在铁一般的人证物证面前,李大魏对他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佳木斯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多后,李大魏被秘密枪毙。

▼粟祥国,男,当年五十一岁,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一科警察。邪恶迫害发生后,粟祥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粟祥国伙同其他恶徒配合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永德、陈万友等劫持、绑架了马学俊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马学俊遭酷刑迫害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并遭酷刑迫害,造下弥天罪业。粟祥国恶行已遭恶报,身患肝癌,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巨大痛苦。

▼何强,原佳木斯劳教所三大队(女队)队长。他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几十种酷刑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其恶行曾四次被登载在“法网恢恢恶人榜”上。法轮功学员无数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扬言不怕。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左右,何强二十多岁的独生女在北京大学戏剧学院刚毕业,即出车祸身亡。何强为此一度痛苦得生不如死。

▼王海超,男,四十六岁,原佳木斯监狱指导员。他在生前任职期间,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王东旭曾遭受过王海超的毒打迫害;包永胜、陈继中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还曾被王海超整整三天吊铐在监狱卫生间内……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王海超遭报死于淋巴癌。

▼孙吉彪,原宾县公安局局长,患怪病死亡。孙吉彪,男,原宾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二年,孙吉彪用数十万巨款买到公安局长这个职位后,便开始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他亲自指挥并率领恶警在宾县城乡大肆抓捕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十多名学员被非法劳教。事过不久,孙吉彪就患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虽经省内外多家著名医院诊治,但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倒越来越重,最后竟然数月昏迷不醒,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九日死去。

▼胡振球,哈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患淋巴癌。

胡振球任职期间,阿城区不断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案发生,至少有二十八人被绑架,三十五人被非法关押,二十三人被非法抄家,十七人被非法判刑。胡振球现已患上淋巴癌,倒在了床上。

▼刘伟,原名刘明启,男,原通河县通河镇第二派出所指导员。他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照相备案。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七,他在西江湾过江回家时,被淹死。

▼徐长富,汤原县原公安局局长,恶行祸及儿子。

徐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被抄家,有的被罚款,有的被劳教甚至判刑。他的恶行祸及了后代,他唯一的儿子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身亡。他儿子开的是宝马车,宝马车的前后气囊都没能保住他的命,而车上其他人却没生命危险。他看到儿子车祸死亡时惨状,当时就昏死了过去。中国有句古话,祖上积德,祖上也能损德,儿子的死能说不是他损德造成的吗?

▼韩广庆,男,宝清县原政保科科长。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打骂法轮功学员,在一次车祸中胳膊骨折。但他不记取教训,继续作恶,于二零零二年元月暴病身亡。

▼闫传亮,男,宝清县五九七农场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皇历腊月二十八,他在押送法轮功学员返回途中,在火车上对法轮功学员恶言恶语,诽谤大法。二零零零年九月,闫传亮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打死。

▼康凯,男,宝清县东城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多次去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强行抄走大法书籍及音像资料,非法监视法轮功学员,并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因此立所谓的“二等功”,得到高额奖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康凯骑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他的妻子被撞死,他本人腿被撞折。

▼张春青,原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第二看守所所长,主管拘留所、看守所,患暴病死亡。张在职十余年间,不遗余力的参与、指挥、部署全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其丧失人性地命令狱警和“牢头狱霸”对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的千余名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一律实施“严管”,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受到警察、刑事犯及其本人的毒打、戴“支棍”、“手捧子”、铐地环、“上大挂”、灌盐水、数天不许睡觉等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张振福、邓香云、徐志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鹤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多行不义必自毙,张春青刚刚离职即暴病身亡。

▼李兴文,原任鹤岗市公安局局长,患癌症死亡。李任职期间,鹤岗市发生多起绑架、骚扰、跟踪、利用手机偷听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庭造成极大伤害。他的恶行酿下苦酒,当局长没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

▼王雷,男,四十七岁,鹤岗市南山公安分局富力派出所所长。他追随江罗流氓集团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抄家,殴打,干尽了恶事。二零零一年八月四日,他把做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刘凤芹抓走,并劳教三年,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王雷突发脑溢血死亡。

▼梁家东,男,五十一岁,原齐齐哈尔铁路警察分处加格达奇乘警队大队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梁家东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查堵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被梁家东迫害的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有两百多人(外地法轮功学员被梁家东迫害的无法统计)。每个法轮功学员被他强行罚款一千至五千元不等。除少量上交外,大部份占为己有。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梁家东患癌症身亡。

▼吴建华,哈尔滨市双城区东风派出所副所长,暴病身亡并殃及家人。吴在担任双城区联星乡派出所所长时就疯狂非法拘捕许多法轮功学员,并用烟头烫法轮功学员的脚,勒索法轮功学员万余元。调到双城市东风派出所后更是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大搜捕时,吴亲自带领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修炼人然而事隔几月后,吴建华突然暴病死亡。同时殃及了家人,其妻子也重病在身,每天都在备受熬煎。

▼刘庆林,四十岁,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车祸惨死。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团疯狂镇压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建三江更是铁路、公路设卡,刘庆林追随中共恶党,威逼着来往的每一位乘客骂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否则就不让上车,态度粗野蛮横。一个身穿警装的执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扰乱着治安,践踏着公民的合法权益。二零零二年刘庆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车,当场死亡。

▼韩健,原牡丹江市公安局长,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韩在职期间,牡丹江市至少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惨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数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劳教,被非法拘留、绑架、洗脑、监控的至少有两千多人。韩健最终遭恶报,二零零四年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黄路林,原伊春市铁力公安局副局长,车祸毙命,并殃及家人。黄多次利用手中的权力,欺骗、绑架法轮功学员,在他的直接参与下,先后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教养、判刑。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崔军被非法判刑五年,就是他亲自带一群恶警非法闯进家中,绑架、劫持到公安局,又转至哈尔滨香坊区拘留所关押,后又秘密转送到泰来监狱。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全家四口人用公车上哈尔滨,途中在绥化市与车相撞,黄路林当场毙命,死相很惨,时年五十二岁,其妻子和父母也受到严重撞伤。

▼蒋清波,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作恶多端遭报死亡。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蒋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谩骂法轮功,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戴三件(几十斤重的脚镣、用钢筋和铁螺丝特制的比正常重的手铐、连接脚镣和手铐用的铁圆环),折磨法轮功学员。如:被打死的周志昌就被他戴过“三件”。二零零二年九月蒋清波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住院,结果确诊为癌症,不几天就死了。

▼佟会群,不怕遭报的公安局长遭报死亡。佟会群,男,五十七岁,曾任原双城公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队长。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佟会群觉追随江氏集团,不遗余力的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是双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个元凶之一。双城法轮功学员刘杰、顾秀娴、肖亚丽三人被绑架后再看守所一周内均被迫害致死,董连太在劳教所两个多月被迫害致死,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贾双有、姜秀珍夫妇被劳教,十几岁的独生女一人在家,惊吓引起疾病含冤离世。佟会群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就不怕遭恶报”。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遭恶报肺癌死亡。

▼金婉智,原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长,脑瘤死亡。金婉智,女,五十岁,原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长,金婉智原是双城市看守所教导员,因她在看守所任职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邪党认为她“有功”,提升其为双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后改任为双城市看守所所长。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给她讲作恶遭报的道理,她不信,说:咋没报应我呢?我不是活得好好的。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死于脑瘤,结束了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人生。

▼冯晓东,男,五十多岁,原密山市公安局局长。在二零零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冯晓东在密山任局长期间,追随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他上任以来,部署密山一些不法人员在密山地区非法监视、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但他在密山公安局当局长期间挪用公安局建楼工程款三百万元等事实被人举报,于二零一三年上半年被双规。

▼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长魏宗学家破人亡。魏宗学率先迫害法轮功,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家破人亡。

▼张云庆,男,富锦市公安局局长,原同江市公安局局长。他在任期内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导致同江市两名以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六月,张云庆因涉嫌收取黑社会三十万元黑金,被佳木斯市武警关押审查,富锦市公安局有多名警察同时被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