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青龙山洗脑班 刘让英等持续被骚扰(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政法委、610办公室,二零一零年四月在建三江管理局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私设了“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龙山洗脑班”),乱抓当地无辜公民,并施以酷刑(吊铐、抻铐、坐老虎凳、火烤下颏、拳打、脚踹、野蛮灌食、长时间剥夺睡觉等等)强制洗脑,逼迫被害人放弃自己的信仰,还向被害人的单位或家属勒索钱财,每人每次勒索二万元的罚款。

截至目前通过民间各种途径不完全统计,该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已非法拘禁过八十六人,一百一十五人次。

从二零一三年十月以来,被劫持在青龙山洗脑迫害的当事人、家属纷纷聘请律师开始向建三江检察院提出了控告。在建三江检察院对前两次控告没有任何作为的情况下, 被迫害当事人和家属及聘请的律师,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又将控告信递交给了上一级单位,即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至今仍毫无任何结果。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两级检察院对该基地的私设和犯罪事实, 不但不予以查处,还包庇犯罪。建三江公安局人员更加肆无忌惮的将迫害输出到控告人所在地的公安局多次对控告人進行骚扰迫害。控告人刘让英就是其中的一例,由于警察四处骚扰,刘让英仍处于被绑架的威胁中,老父亲年老力衰,她也无法尽做女儿的孝道。

刘让英
刘让英

一、二零一一年因去派出所要回被关押的姐姐,刘让英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刘让英的姐姐刘让芳在红兴隆管局八五二农场因放鞭炮讲真相被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刘让英来到八五二农场一分场场部要姐姐,并控告警察、保安非法抄家。一分场陈姓场长打电话叫来一分场派出所所长卢江和姓牛的保安,要带刘让英去派出所,被拒绝后, 他们开始跟踪并对刘让英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白天是一分场七队队长王军、郭勇和郭的妻子曲蒙,晚上有保安于文和赵姓、牛姓俩保安,一名司机,轮班守着刘让英的家门口监视,他们在车里过夜。据说他们监控的费用一天需用二百多元。

刘让英仍坚持去八五二农场公安局、政法委、派出所等部门要人,八五二农场派出所所长鲍振东说:“你不走,就得把你抓起来。”姓董的指导员说一些污蔑大法的话,一个叫王爽的一直给刘让英录相。无论她去哪个单位要人,曲蒙一直都跟到哪里,并随时向七队队长王军报告。就是在刘让英去宝清县上货,曲蒙也一刻不离的跟着。因为刘让英不停的在要人上告, 王军曾威胁她说:“你要再去上级部门要人,就打断你的腿。”

一次, 刘让英在去红兴隆看望正在因绝食被送医院的姐姐时,刚下车就被一分场派出所所长卢江,警察于守江,一分场七队新队长于木林劫回家中。一个月后,刘让英的姐姐刘让芳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一分场派出所所长卢江、警察田中兴和一不知姓名的保安闯入刘让英的家,欺骗她说带她去看姐姐。刘让英拒绝, 卢江说:“不走也得走。”三个人把刘让英用铐子铐上,后来又由一分场的书记李刚、派出所所长卢江、保安郭勇和曲蒙强行把她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由刘让英和姐姐共同经营, 用来维持全家生活的小卖店也被迫关门停业,直接损失达一万余元。

刘让英在青龙山洗脑被酷刑折磨二个月(详情见明慧网页文章: 《刘让英在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遭“抻刑”摧残经历》) 后, 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被放回, 两个月间, 八五二农场勒索“教育费”两万元。

二、为了躲避迫害,刘让英颠沛流离、身无居所

回来后,当地派出所一直骚扰刘让英,以解决生活困难为由恐吓诱骗刘让英彻底放弃修炼。为了避免再遭绑架,她被迫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期间,刘让英的母亲郭尚云因为大女儿刘让芳被冤判,二女儿刘让英又在洗脑班遭受过迫害,承受不住这一系列的打击和折磨,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含冤离世。老人离世前不停地叫着女儿的名字,带着担心、恐惧、心酸离开了人世。由于当地派出所四处找刘让英,她不能回家,结果她母亲去世也不知道,都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欺骗,刘让英大哥和三哥不明大法真相,也被利用参与迫害自己的亲人:带领警察曾去刘让英的住所抄家;对警察扬言要把刘让英姐妹都抓起来等。

三、建三江公安局骚扰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当事人

自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起,曾被洗脑班迫害过的当事人和家属以及聘请的律师开始了对青龙山洗脑班的非法行径进行控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 被害人于松江和石孟昌、韩淑娟的家属及聘请的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梁晓军等人, 去青龙山洗脑班要求见人,遭到房跃春等人的拒绝,前去的家属及律师不得已在洗脑班门前喊话:“房跃春你们在犯罪!你们要立即放人, 否则,我们控告你非法拘禁公民!”房跃春等人依然拒绝见人。次日下午律师配合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的家属及于松江去建三江管理局检察院、建三江管理局纪检委和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以“非法拘禁罪”控告洗脑班相关责任人,并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石孟昌和韩淑娟。

事后,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610”指使前进农场公安分局、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对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于松江和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于松江家住建三江前进农场,据邻居讲:从十四日至十六日,前进农场公安局警察连续三天到于松江家骚扰,当时于松江不在家。 还有消息透露:前进农场公安分局联合街道办开会,通知环卫工人监视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另一当事人石孟昌家住建三江七星农场,七星公安分局已经开会,预谋对当事人和当地法轮功学员采取行动。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前进农场公安分局警察将于松江从家中绑架,逼迫他辞退律师,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警察遭到拒绝后,再次将于松江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 被害人和家属,刘让英、吴东升、于松江的母亲、石孟昌的姐姐石秀英和石孟昌的母亲王庆荣及聘请的律师赵永林、江天勇、唐吉田、王成等人, 再去青龙山洗脑班要求见人,又遭到房跃春等人的拒绝,前去的家属及律师再一次在洗脑班门前喊话:“房跃春, 你在犯罪! 马上放人!石孟昌回家!韩淑娟回家!陈敏回家!于松江回家!”房跃春依然不让见人, 洗脑班的大门紧闭,连灯都不敢开。

青龙山洗脑班的恶徒不敢面对正义律师,却暗地勾结青龙山农场的恶警暗中干着坏事。据知情人透露,青龙山洗脑班里面暗藏了“防暴警察”,埋伏着准备伺机抓人。据内部人士说,恶警们觉得当天去洗脑班的人太多不好下手,打算在剩下六、七个人的时候再动手抓人,没想到“呼啦”一下人全都走了。

在律师们离开的过程中,青龙山的主要路灯突然全部熄灭,为恶警绑架做准备。在律师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的返程途中,都有警察盘查过往车辆,不断询问乘车人的情况。十二月五日傍晚,有目击者看见三个着装警察走进洗脑班附近的小吃部,对小吃部的老板说:看到有生人或七个人以上就报警,最近法轮功“闹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刘让英和律师等十多人来到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对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进行控告,控申科孙姓女科长和马姓工作人员对刘让英和她的代理律师赵永林做了笔录。看了诉状后, 那个女的当时态度很不好。当天中午十二点三十,面对控申科人员的不作为,刘让英与她的代理律师和其他家属没有离开检察院控申科大厅, 并要求直接找检察长面谈,律师们再三告知检察院人员:“洗脑班就是非法组织,我们要求必须立即放人,并且相关消息已通过微信等媒体公诸于众。”

下午二点多钟,建三江国保大队副队长于文波在检察院监视前来控告的人们,还用手机对他们偷拍照,态度蛮横。建三江检察院工作人员面对律师在法律层面所指出的洗脑班的非法性和检察院的不作为时,他们才态度缓和。唐律师和江律师要求他们公开出示法律依据,江律师还指出他们是在犯罪。检察院想回避律师,想单独与家属谈,企图间隔家属与律师。

下午三点多, 副检察院长郝洪军出来与家属和律师交涉,王成律师要求检察院必须限期查明洗脑班和公安的违法行径。唐律师又将整个事件中所涉及的每个当事人的典型经历揭露出来,劝他们走出正确选择的第一步。郝洪军开始挑拨家属和律师的关系,江律师直接揭露出他这种做法的无理,并要求立即无条件放回仍被关押的当事人。

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 被害人和家属及律师第一次去建三江检察院控告时,建三江检察院曾说三个月后对此事给予答复,如今又称要等农垦总局检察院批审,他们无权管此事。对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一事,建三江检察院托辞渎职,律师们表示一定要追究到底。

本次去建三江检察院控告后的第二天早六点多钟,王平中、王立清、胡玉中、王小云四位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在青龙山客运站准备买票回家时,被青龙山警察绑架。同时吴东升被骚扰(详细情况见明慧发表的“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吴东升再遭绑架”)。

事隔几日后, 当地八五二农场一分场派出所卢江给刘让英打电话说:“你不要参与告状这件事, 你的诉状是谁写的, 不可能是你写的, 你告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有啥用? 回家办户籍证明吧, 要不就不给三十八亩地种。”刘让英善意的跟他说:“我也没干违法的事, 你们是绑架, 非法关押, 非法拘禁, 你们才是犯罪。”

四、去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后 蒋欣波被绑架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曾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过的当事人刘让英、霍金平、吴东升,蒋欣波、陈冬梅、李延香、石秀英、孟繁荔、孟宪杰、潘淑荣、王平忠,石孟昌、韩淑娟夫妇的家属、于松江的母亲,及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及律师共二十几人来到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递交联名控告信, 控告建三江检察院对前两次当事人投诉青龙山洗脑班控告的不作为;同时又以个人名义递交了每个当事人的对青龙山洗脑班的控告状。

上午检察院负责接待律师的是副检察长钱玉珉表示一定予以回复,请律师相信他们。下午接待当事人及家属的是胡姓检察官,他把当事人的控告信全部收下,并认真做了记录,表示一定调查并向上级反映此事。

然而,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至今依旧不作为。而且,所有去省农垦检察院的当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盘查和骚扰。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二十分左右,前进农场中学校长蒙鹤鸣找蒋欣波的丈夫,叫他到蒙的私家车里说点事,蒙说:“政法委要找蒋欣波谈一谈。”接着就把蒋欣波的丈夫拉到农场办公楼前,那里已聚集了六、七个人,其中包括农场中学书记杨庆玉等。蒙让杨上车后一同到蒋欣波家。说省里610回访,要蒋欣波配合。蒋欣波声明自己在第一次被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时是因承受不住酷刑而违心“转化”的,不可能再去配合回访。蒙鹤明打完电话后,一会就有人敲门,之后,涌进来一伙人,其中有政法委副书记张国平、公安局副局长阮东、街道办主任李智等十多人,他们拿着两台摄像机进屋就录这录那,他们到卧室、厨房和阳台乱翻一气, 把正在卧室睡觉的孩子叫醒并控制起来。警察徐大彬叫嚣着:“还能成佛祖怎么的,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张国平和阮东轮番逼迫,让蒋欣波承认她已经被“转化”, 蒋欣波不配合。最后张国平说:“在这里说不通,那就找个地方说,到青龙山去说吧。”阮东第一个动手,拽起蒋欣波的胳膊,见其他人都没动手,阮东气得大叫:“还等什么?怎么都不上呢?”接着徐大斌、石平等五、六个人把蒋欣波抬起来拖下楼,塞进车里。在车里,左右一面一个协警紧紧钳制着蒋欣波,前面坐在桌子上的小协警压着她的头,那辆车正是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去哈尔滨女监将刚刚出冤狱的蒋欣波第一次劫持到青龙山洗脑时用的车,叫巡回审判车。

就这样,蒋欣波因为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犯罪事实而再一次遭到绑架和洗脑迫害。

五、参与两起控告后刘让英被骚扰

刘让英自打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第一次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回来后,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她听说曾经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过的同修纷纷开始控告,就毅然决然的参与了此事,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去建三江检察院控告,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去省农垦区检察院控告。

两起控告引起了当地公安派出所的警惕,他们四处打听和查询刘让英的住处,一直毫无结果。

刘让英因在外已经流离失所两年多了,在这个过程中,她妈妈去世都没有见到一眼。多年与亲人失去联系,也渴望能有机会见亲人一面。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自己八十三岁的老父亲已经得了重病,正在住院治疗。刘让英听后心头一阵酸楚,决定在老父亲有生之日回家看看,也想借机把真相讲给家人和朋友。刘让英一到家,她三哥如获至宝的让刘让英抓紧时间跟派出所谈条件,只要刘让英留下来,就得给房给地。

第三天,刘让英的三哥就把八五二农场一分场派出所所长卢江和一赵姓保安找到家中,以给刘让英要房要地为名跟警察谈条件。刘让英见卢江后就问:“你几次去佳木斯找我,有什么事吗?”卢不回答。刘让英又说:“你别参与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要想办法把我姐弄出来,她是个好人。”卢江说:“你姐姐不是我抓的。”卢江又问刘让英还打不打算走了,刘让英为了避免卢的盯梢故意回答说:“不想走了。”并说自己目前没房子住,也没地种无法生活。卢江就说:“我已经把此事向上边反映过了,正在帮你办理。”之后,卢江与刘让英的三哥在一旁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他们就分别离开了。

刘让英感觉此事不太正常,为避免自己再一次被绑架,就从住所的后院离开了家,又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

六、“建三江事件”后有关的绑架、骚扰不断发生

在黑龙江省农垦系统两级检察院对青龙山洗脑班的犯罪事实均无作为的情况下,当事人、当事人家属亲朋和聘请的律师,于三月二十日再次去建三江检察院催办控告洗脑班违法犯罪事宜,到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拘禁的石孟昌夫妇、蒋欣波等人。过程中,洗脑班房跃春(主任)、陶华(副主任)等人拒绝出面,前来控告的人们不得不在洗脑班门前向里喊话。房跃春等不但不收敛其违法犯罪行为,还勾结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刘长河带队)和七星公安分局警察(郭玉忠带队),于次日早晨在律师下榻的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暴力绑架了四位律师、七位控告人及陪同公民,共十一人。

接下来的非法拘禁、野蛮审问、酷刑折磨过程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律师均被戴黑头套,被打折肋骨共计二十四根。唐吉田律师一人就被打折十根肋骨。他向媒体透露,在被暴打过程中,他被恶警威胁说,要挖个坑把他埋起来、活体取肾,或者象北韩金正恩对付他姑父张成泽那样进行“犬决”。吴东升、丁慧君、孟繁荔三位公民被迫害的一度生命垂危。至今,仍有石孟文、孟繁荔、王燕欣、李桂芳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并遭受酷刑折磨。

震惊国际社会的“建三江事件”发生后,控告人所在地区相继发生过对当事人的骚扰,同时还发生过株连性绑架和截访。

1、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下午,建三江农垦局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长河和一男一女(姓名不详),出示佳木斯检察院批捕通知单,将法轮功学员丁慧君在哈尔滨绑架,说是去佳木斯中心医院检查身体。

2、四月三日下午,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刘丽杰被以“建三江事件”的组织者为名抄家绑架,参与抄家绑架的警察来自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佳木斯市公安局及其所辖的向阳公安分局和保卫派出所。当日中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刘丽杰家属深知自己的亲人毫无罪错,聘请正义律师伸张正义。五月五日,刘丽杰在代理律师为其办理“取保候审”后被放回家。

3、五月八日上午十点,两个建三江警察、一个佳木斯市局警察,还有一伙来自佳木斯市向阳分局和桥南派出所的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蒲振琴家。桥南派出所片警让蒲振琴去派出所建个档案,问她和建三江谁联系了,认不认识吴东升(三月二十一日同律师在建三江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由于被迫害致命危三月二十九日由家人接回)。蒲振琴不配合他们,最后还是被强行绑架到桥南派出所。蒲振琴在桥南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小时,身体出现严重不适,派出所的警察请示了向阳分局的赵姓局长,逼蒲振琴弟弟担保才让蒲振琴回家。

4、“建三江事件”发生后,佳木斯市桦南“610”、公安指使单位有关官员、家属骚扰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许去黑龙江省政府、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参与声援律师之事。

5、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范龙胜在建三江被七星公安分局绑架。当时有位女士在现场,看到一伙警察围着毒打范胜龙的场面吓坏了。后来范龙胜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时家人去接,七星公安分局却不放人。建三江当局将范龙胜转为刑事拘留预谋对其非法判刑,范龙胜家属已为其聘请正义律师。在二次开庭时,建三江法院耍弄手段使得北京律师无法介入,七月二十九日,范龙胜在被逼妥协的情况下由家人接回。

6、四月八、九日左右,前进农场对曾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当事人再次进行骚扰,问是否去照相了,喊口号没有其他人都是谁。社区、街道办、居委会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住宅并跟踪。有的在法轮功学员工作的地点隔壁安插街道办的人监视,有的在住宅附近停靠洒扫车进行监视。当地的手机和网络都被监控。

7、黑龙江省红兴隆管局片警、社区(社区配合公安)到“挂号”的法轮功学员家中“回访”,看人是否在家,记身份证号,说怕去建三江。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他们几乎天天去。

8、哈尔滨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有的被要求写“保证”;有的被警察警告:不让和律师联系,不让去建三江;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被打电话威胁;有的法轮功学员家被警察砸门欲实施绑架,而被迫流离失所。警察上门骚扰哈尔滨市多个区的法轮功学员——道里区、道外区、南岗区、平房区等。

9、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姜波在哈尔滨工作,当时被绑架。

10、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五位密山法轮功学员乘车去虎林市,路过密山市兴凯乡时,被密山交警伙同兴凯乡派出所警察拦截。问警察为什么拦截时,警察说:往建三江方向去的人都要检查。密山公安局巡警队把五人劫回密山市第四派出所(铁西派出所),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影、中队长李纲等人对他们询问,逼写保证十天之内不能外出,直到晚间七点多钟才让这五人回家。

11、四月四日,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龚海涛在家被建华分局警察绑架,警察说与外地有关。

12、九月二十三日,代王燕欣去第八巡视组递交举报信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孙艳环和李香莲,被建三江国保大队队长刘长河截访绑架。

七、“建三江事件”后刘让英被骚扰的过程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事件发生的当日,刘让英因当时住在当地朋友家中,没有去格林豪泰宾馆,因此没被绑架。但是她所携带的背包却在被绑架的当事人手中。绑架事件发生后,她的背包落到了警察手中。其包内有身份证、起诉书材料、五百元左右的现金和一个优盘。

建三江事件后,八五二农场公安局曾在二零一四年七月和九月间两次去红兴隆粮库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找刘让英。

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天,红兴隆管局警察邢来亮,兴隆镇派出所副所长王伟,八五二农场警察侯宝来拿着刘让英的身份证,去红兴隆粮库的那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时,八五二农场的警察对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说些很难听的话:“你把这小丫头包养起来了,藏在哪了。”惹怒了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当时他们就厮打起来了,警察的胳膊受了点外伤,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因此被红兴隆看守所关押了七天后才放回家。

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后来花了近八千元的费用聘请了律师为此事控告了八五二农场当事警察。最后八五二公安局拿出四千元的赔偿金才了结此事。

八五二公安局长对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说:“今后我们不再管这丫头了。”事实上他们还在四处寻找着刘让英,近期有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家属说,他所在的居委会曾问他听没听说过刘让英这个人。

由于警察四处骚扰,刘让英仍处于被绑架的威胁中,原本打算在今天大年前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姐姐刘让芳,也因无法开具户籍证明不能如愿以偿。老父亲年老力衰,她也无法尽做女儿的孝道。真是亲人无法亲,好人无法做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1/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刘让英等持续被骚扰(图)-304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