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引来的思考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这个“老”有双重意思,一是得法较早,二是年龄比较大,七十多岁了。

师父说过修炼不分年龄。然而这“老”字在我心中总是挥之不去——干什么总是稳当点,走路慢点儿,没有了年轻人的那种冲劲了;略微重一点的东西让儿子拿,一般的活不干了,显的“老气横秋了”。

走在街上看到那些“老态龙钟”或年纪比我轻很多的人却得脑血栓挪寸步的,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马上腰挺直了,步迈大了,下巴抬高了!邻里街坊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都投以羡慕目光。我自忖:我这也是在证实法。可一進家门,气势一泄而光,“老”字又回来了。

老伴与我同龄,都是七十五岁,得法比我晚两年,炼功二十多天,邪党就开始迫害了。当然了,她得看我的,我坚定修大法,她也跟着修。家中大事得我拍板,小事由她管(可惜家中没出过大事),家里的活都由她干。我总是嫌她悟性太差——谈修炼体会,她啥也说不出来,“叭叭叭”,她得听我的。看得出,她很羡慕我这张嘴。我在她心中很高大!

同修到家来,由我接待,她搭不上腔,没啥可说的。我是一套一套的,几个小时下来,面不改色心不跳。老伴等人走后总是夸我:“真能唠!”每当老伴买菜回来,背回二、三十斤东西,上六楼,進门有点喘。我要拿她那点东西,我是一溜烟上来,一点不喘。可象这样琐碎事,她从不麻烦我。

有时我也纳闷,她修炼前可不是这样的——自私、拗脾气、三天不开晴的讨债脸,比鞋底都长!那种不爆发的怨气能使人压抑的呼吸困难。可现在任劳任怨,对儿子媳妇和言善语,好东西自己舍不得吃,总是夹给我与儿子、媳妇。碎嘴子爱唠叨改了,总是先他后我。一天做完三件事,就是活不离手。

这些年,我的面像有些苍老;她却比我年轻了许多。年轻时帅小伙的自信让她给比下去了。沮丧之余,我收回了目光,得找找自己了——我和老伴都念六年书。我的学问可比她大多了。不认识的字,她得问我。法理不清的,得听我怎么悟的。我在她面前象一座山,是她一个强大的依靠,可不知怎么的,她哧溜一下跑前面去了!

有时我也想,她象一个从古代闺房中跳到现代来的人一样,社会上人与人的勾心斗角,她一概不懂,阴谋诡计,她一窍不通,待人接物直来直去,玩人的手段一样不会,就单调的会一样:笑脸相迎。

就这,我有点妒嫉她——这多好修哇,我费大力气要修去的东西,人家一样没有。怪不得她跑前面去了。又一想也不尽言,以前她惹我生气的那些毛病不知不觉中没了。打是打不过我,以前那种软磨功夫着实让我吃不消——带着压抑的低吼比高分贝的喇叭还震耳!这些就象她浑身的病一样都没了。难怪人家年轻了,我却老了。这修炼真严肃!

我还真得好好想想了,我自认为悟性比她好,可悟到的理只在心中打一个飘儿,就跑到嘴上去了,没入心。悟到的理没用在修炼上。别人听了受到了启发。过几天自己说过什么都忘了,等于什么也没悟到。

别人看我好象挺精進的。我的“机巧”行为给自己体外布了个极具迷惑人的“光环”,因为我爱听别人对我的恭维,爱看别人对我尊敬的笑脸。这种免费的馈赠,常常让我兴奋不已!没想到这种“巧取豪夺”的“机巧”,让我老伴默默的修炼行为刮了我的脸,让我无地自容。

这回我要从新做起,真正好好的向内找找了——从学法开始。以前集体学法时很专注,专注别人读法时读错的字。这种专注“太专注了”,光挑错字没学法,没入心;学法时,总是在意自己读的段落长短,读多了好象吃亏了;读法时,自己的思维——好几个的“我”(有可能是副元神或思想业)在旁边叽叽呱呱的在关注着什么,我的主意识不时的被它们扯来拽去,别人提醒我读错了,心里还不舒服!有时偶而从法中悟到点什么,心里痒痒的兴奋了,准备学完法向同修显示一番!语言的修饰与渲染极尽之能事,可是没收到良好的效果,我不正的心让同修心感到不舒服。我现在明白了,要想从新修好自己,得把自己伪装的东西剥光,露出真正的我。修的是自己呀!

学法修心,对!“修心”!先从修心开始——师父多次提醒我们多学法,目地是啥?我理解不就是使我们修炼提高的快吗?!在学法的同时主动溶于法中;修炼人一切行为符不符合法,起源于“心”。我让我的主意识负起责任来——看住我心中的一思一念。一念出来,抓住它,用法衡量一下,不符合法的想法找出根源在哪?连根挖掉。

这样坚持下去,逐渐的纯净自己;由于大量学法,真正用心学法,我感受到了我的心在变,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老年斑淡了,面色红润了,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变化。人喜欢的、津津乐道的、迷于其中的,我不喜欢了;“争名夺利”的争争斗斗逐渐的在心中淡了;当然了,那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那得经过过关、考验之后达到标准才行的——有人突然向我发难,语言尖刻令我剜心透骨!我心中几套能噎他翻白眼儿的解恨说辞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我知道,我那强烈的自尊心(很难去的心)被师父拿掉了!我感到从我身上下去一大块黑东西,那是师父给拿掉的。师父在经文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从表面上看,我做到了忍。却没做到不气恨、不委屈。因为对方触及了那部份!也许是师父在去我该去的那颗心了才安排的。

有了好的开端,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也不怕了。可是呢,修炼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下次的考验是难以预料的。接下来是儿子打架赔人家两万块,去我的利益之心;几次病业大关检验我信师信法是否坚定;对能否放下亲情的考验;巨难面前能否放下生死的考验……有的关过的很好,有的就拖泥带水了。

本人层次的体悟,如有偏颇,敬请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