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改变 我坚信只有大法能够做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没有写过故事,但是我就想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不管自己做得怎么样,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于是,就把我和家人的事讲出一点来。

一、和大法结缘

一九九八年一月的一个母亲生日加过年的亲戚聚会,一位和我年龄差不多的表妹夫,向我的三妹介绍法轮功,我三妹手一指我,说:找我们家老二去。于是那位亲戚向我走过来,并告诉我法轮功。我一看这位表妹夫脸白白的、光光的,白里透红,皮肤很细腻,脸长得象庙里雕塑的佛像那样,我顿生好感。

可能是他看到我真的想了解,他就让我到他家里去,这个时候,我的妹妹、弟媳也跟着到了他家。我提了很多的问题,他都能令我信服的应答,并让我感到大法很神奇,特别是他说:你要炼上两个月,皮肤就会变好。这些话更吸引了我,女人嘛,当然爱美了。

这个时候,我的表婶也来了,我们各自向他借了一本书。由于我以前学过很多乱七八糟的气功,加上我从小到大体质都很弱,一看书就瞌睡,看不下去。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一周以后,我和妹妹、弟媳相见时,才发现她们说的东西我都不知道。她们问我:你书看完了没有?我说没有。这时我从心里想:我一定要看完。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念就是师父在法中讲的正念,才使我把第一遍看完。

二、体验、见证奇迹

(一)我如梦初醒

修炼大法后,我如梦初醒,原来人当人不是目的呀,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我今天要不学大法,活了一辈子在虚假中而不自知,关键肉身死亡后不是以前知道的那样,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全是谬误,那完全是骗人的。那我一生不白活了吗?!

我下决心:一定好好修炼。从那天起,我就严格的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说假话,对人真诚宽容。在哪个环境中,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这是得到家人和单位同事认可的。得法后的两年,都被评为全系统的个人先进(之后在监狱里被迫害了八年多)。

到周末的时候,就和妹妹、弟媳交流,也喜欢跑到表妹家找表妹夫问问,有时间也去学法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不知不觉中,我得法前的咽炎、吃药输液都没治好的咳嗽停止了。

八个多月后,也就是九月的最后一天,临到下班的时候,我小腹部位有点不舒服,到了晚上,疼痛就开始加剧。放讲法录音,也不见好转,到了半夜,头疼、头晕、心慌、想吐、拉肚子、气往下脱,脸色发青、五脏六腑剧烈绞痛得难以忍受,人简直感觉好象活不过来了的样子。

但是那个时候,我就是相信师父讲的法。我就想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消业呢!还想:人反正要死,这么好的法我都得了,死了地狱也不敢收,我还怕什么?如果我命中有这一劫,那就承受吧,放下了生死。说来真是神奇,单位放假六天,我也就刚好在那六天中经历了生死的坎,我走过来了,等于是我还了一次命债。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弟子:既要我还了债又让我不真正出现问题,还让我提高上来。到上班的时候,照常上班。

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有了大的改变,咽炎、胃病、偏头痛消失了。

二零零零年,我被邪党迫害。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因警察不准我洗漱、不准上厕所,我只好绝食,绝食滴水未沾九天之后,一下进食了家里人送来的一个鸡蛋、一个大苹果、一根香蕉、一个肉包子、六个包心的大汤圆,吃下后胃里、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应,这真是神奇。我问过医生,他们说生命的极限是七天。九天是一个奇迹;胃、肠空了之后一下进食这么多,而且有不易消化的食物,又是一个奇迹。

在监狱里,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两年的冬天,别人穿着羽绒服过冬,我却上身穿着薄薄的一层T恤,下身穿着夏天的一条裤子,脚上穿着一双凉拖鞋,晚上盖着一床夏凉被过的冬。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不是师父的呵护,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志力能够走过来,何况我修炼前是个体质很弱、胆小怕死、怕事的人。这样的改变,我坚信只有大法能够做到。

至于现在,我是生活无忧,越过越好了。

(二)我妹妹肾积水痊愈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我妹妹的单位给她承诺:只要她不炼法轮功,生病了可以特殊——医药费全报。我妹妹真的不炼了。结果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妹妹突然晕倒,检查是肾积水,动了极其痛苦的两次大手术,从此身体不能用力,坐着就要用垫子支撑背部。花费了几万元,单位却不承认报销。我妹妹的家人就找单位说理,最后才解决了几千元。

通过这件事,我妹妹也看清了邪党是不可信的,再也不相信邪党人员的承诺了。从新返回大法修炼,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现在不仅身体越来越好,没有任何后遗症,家庭生活经济条件也直线上升,环境也越来越好。

(三)我姐姐骨髓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九年的时候,我姐姐身体出现异常。到医院一检查,发现脊柱的骨髓里长了一厘米左右的黑色物质,不知叫什么名。网上搜索,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目前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攻克过。医生告知:必须马上手术(难得的一个病例,医生想做实验),其结果:一个是死在手术台上;另一个是终身残疾。

我妹妹就告诉姐姐只有走上大法修炼的路,才可能改变命运。梦里师父点化她,醒后我姐姐决定修炼大法。现在都五年过去了,我姐姐不仅没有病,皮肤越变越好,越来越年轻,而且家庭也越来越和睦。

(四)我母亲又站起来了

我母亲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被邪党整过的人。由于害怕,一九九九年邪党一宣布不准炼法轮功,她就不炼了。有一天,在亲戚家下梯坎时,跪了下去,结果诊断为粉碎性骨折(以前出车祸,半月板损伤过),医生说年龄大了很难再站起来了。我母亲虽然不炼了,但她还保留了一点对大法的信,最后站起来了。

二零一一年,我母亲从新回归大法修炼。

二零一三年,母亲在我妹妹家,可能跑得太急,一下从家里的梯坎上飞下来(比上一次的梯坎还要高),趴在地上不动,八十多岁的老人,真把我妹妹吓得赶快抱着我母亲说:没事,我们照样学法炼功。

第二天,我母亲才说:当时摔下去,五脏六腑痛得她说不出话来,晚上睡觉,师父就给她调整身体,肚子里面不停的、从未有过的“咕咕”的叫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松了,几天后,就啥事也没有了。

(五)我堂姐俩姊妹的变化

我堂姐修炼大法没几年。大堂姐腿肿痛用药一直都没有好,修大法好了。小堂姐的胃病、严重的妇科病很快也好了,还有什么受不得热的症状也消失了。特别是以前脾气不好,爱骂人,谁也不敢惹她,修大法后脾气变好了,皮肤也变好了,做生意不坑人、不害人、讲诚信,得到了消费者的赞赏,也让同行刮目相看。

三、结语

我体会大法的超常在于能够改变世间理论难以改变的人的性格,使人性格变得平和、豁达;能够让人身心越来越健康;能够让人自觉的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这是真修大法者普遍存在的现象和事实。

我感叹:得到了大法,就是得到了福分,得到了健康,得到了快乐,得到了智慧,得到了家庭的和睦,得到了美好的人生。得到了大法是多么的幸运,我真的感觉到苦尽甘来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