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女子的正气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曲滨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二年七月以来,曲滨多次被大连市看守所迫害致生命垂危。

曲滨
曲滨

曲滨的妻子在屡遭狱警拒绝探视丈夫后,在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又抱着希望到沈阳第一监狱探监。

这回办公楼的大门上了锁,警察可以刷卡进门,外人只能先按门铃等待任职人员询问后才给开门。曲滨妻是跟着前面的警察硬挤进去的。那个女门卫态度蛮横地问她是干什么的,曲滨妻说明来意之后也无人接待。后来办公室人员让她在会见的地方等监区狱警出来。

狱警金旭这次还是不让见,问她炼不炼法轮功,曲滨妻回答不炼,金旭又刁难逼她跟着他骂一遍法轮功师父,曲滨妻断然拒绝,正义凛然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重复你的话?我为什么要把你的思想装到我脑子里?你凭什么控制我的思想?”(在这里,我要向她竖起大拇指!)

金旭举起监规册子给曲滨妻看。曲滨妻说:“那是写给你们看的,不是写给我看的!是用来监督你们的,不是监督我的!”

金旭举起监规册子给曲滨妻看
金旭举起监规册子给曲滨妻看

金旭说曲滨不吃饭,曲滨妻说:“在家时怎么吃得好好的?说不定你们在饭里下药!”

金旭说监狱里的人都好好的。曲滨妻说:“监狱里好,那大街上乞讨的人都上监狱里呆着多好?还有饭吃!”

金旭说曲滨当初是被抬着进来的,是监狱在给他做治疗。曲滨妻质问道:“人都伤成那样你为什么要收?为什么迫害好人?为什么要趟这个浑水?”金旭沉默了。

曲滨妻拒绝诋毁大法师父后,又回到办公楼站在走廊里等待,门卫撵她,她也不走。这时一赵姓主任粗暴地往外推她,并扬言报警让派出所的人来把她带走。曲滨妻坚持不走,赵姓主任叫金旭打电话叫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未穿警服,也没出示任何有效证件,对她大吼大叫道:“我要找人继续对曲滨进行非人的虐待!这样再关半年的禁闭……”曲滨妻当时觉得头要炸开了,哭喊着:“你们欺负我一个弱女子……”金旭还对她进行拍照、录音。

这是一个怎样的情景:一个弱女子,家里有一个要考高中的儿子,上班时还要应付繁忙的工作,心里一直记挂着受尽不公的丈夫,还要与一群冷酷的东西周旋……

寒冬腊月天,牢门铁锁前。单身一人闯,只为见一面。

在新年即将来临之际,请支持曲滨的妻子!

〖法轮功学员曲滨遭迫害情况〗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四十岁的曲滨,历经魔难,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曲滨在大连教养院遭受吊铐,电棍电击等各种迫害,满身长满疥疮。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警察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象疯了一 样把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电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日,曲滨在原单位被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绑架,遭到残酷折磨,眼睛被警察打坏;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警察针对帮助居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一天内绑架了七十九人。当天早八点,曲滨在单位金州东方渔港酒店旁的车站等车,被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他绝食抗议绑架,在看守所遭强行灌食,灌食管被插到气管里,曲滨一度瞳孔放大,危在旦夕。看守所不得不放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曲滨被大连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再次绑架,七天后由于身体问题人被放回。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曲滨再遭绑架,因生命出现危险,于年底被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曲滨在金州被绑架,接着被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据悉,在沈阳监狱中,曲滨遭到“饿饭”折磨。

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
狱警金旭,警号2101396
赵主任赵某,警号210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