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成长不须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女儿不到十岁,经常跟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自然也成了大法小弟子,有时感冒发烧,我抱着她睡一觉就好了,根本用不着打针吃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公开迫害大法,我带上女儿去了北京信访办,七、八个小时的等待,没有等到信访办的答复,却被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军人推上大轿子车,数千名大法学员被拉到了丰台体育场。在人挨人的拥挤中,女儿不小心一只脚的大拇指指甲盖被掀了,鲜血直流,女儿噙着眼泪对我说:疼,妈妈我不哭。我急忙鼓励着女儿,和女儿一起背师父的《洪吟》。

二零零零年底,我留下上初中的女儿,毅然走向天安门证实大法,高喊“法轮大法好”,并打出了“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一群便衣打手向我扑来,瞬间将我打倒在地,拖上警车,之后我被非法劳教。

待我出狱回家时,女儿已是初三,正准备中考。我们市里上初中是分片的,我家居住地应该上的是一个不算好的学校,一般人要想上好学校,得走后门,花钱找人动户口。我们是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做人,不想顺应社会歪门邪气,所以就顺其自然的上了这个学校,这个学校有两个快班,因女儿学习不错,被分到快班。中考时,女儿还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

三年的高中学业结束后,女儿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这时就有好心的同事找到我说:南方很乱,吸毒的人很多,千万告诉你女儿不要上当,太可怕了。我说:“谢谢您的关心,我女儿不会有事,她知道怎么做。”

又有人对我说:“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你就舍得让她走那么远?社会这么乱,你放心吗?你看看那些大学生,交了朋友很多都去外面租房住,真不成体统啊。”我笑着对她说:“放心。我女儿在哪里我都放心,因为她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不符合真、善、忍的事她都不做,还有啥不放心的?假如不是这样的话,即使女儿在内地上大学我也不放心,社会这个大染缸,没有心法约束的人只能随波逐流,你看得见她的人,你看得见她的心吗?”“也真是,没有道德标准的约束,孩子都很难调教,我真是为我的孩子操碎了心,看你还真是放心,法轮功真的有那么大威力?”“嗯,真的,法轮功学员说到做到,不会骗人,所以在中共如此残酷的迫害下都不放弃修炼。”“从这一点上看,你们可真幸福,心里什么都不牵挂,那该有多敞亮啊,法轮功能叫人真正做好人,将来一定会为法轮功平反的。”

我女儿长相身材都不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对她多看几眼,上大学后也成了学校的名人,校模特队招她去训练,结识了一个有组织能力的学姐,对我女儿很照顾,校外有什么活动也叫我女儿去参加,后来她要我女儿和她一起去挣钱,我女儿拒绝了。

在宿舍里,同学们之间也发生过矛盾,都是独生子女,一个比一个尖。我女儿的嘴也很厉害,要是没得法,她也不是个吃亏的主,但是在那个环境中,她真的用大法要求自己,宽容忍让同学,最后和同学们相处的关系都很好。

在校期间,也有男生追求我女儿,但是都被女儿谢绝了。她对此事考虑很慎重,同学们都是天南海北来的,毕业后不知道去哪里,一旦投入感情,分手时必然带来痛苦,何必自找苦吃呢,所以当同学们各自找自己的朋友去玩的时候,她就在宿舍静静的抄《转法轮》

大学的四六级英语考试,同学们在考前都买答案,我女儿不买也不作弊,就凭自己的真实水平去应考。当女儿给我讲述她在学校的这些故事时,我都感到很欣慰,我非常感谢师父和大法,教育我女儿长大成人。

女儿大学毕业后,在本市私企找了一个工作,同样由于修炼“真善忍”的纯正,免除了我们许多找工作的忧愁。工作不过是为生活服务的,生活质量的好坏不在于挣钱多少,“真善忍”大法才是人生最珍贵的法宝,我们在前进中的每一步,都应该实践师父的教导,在乱世中奉行大道。

当然修炼中的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我的女儿也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时不时的懒散一阵子,但是我相信她在修炼中会向内找,不断修正自己,在讲真相救众生方面得下功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