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法判刑害死多人 牡丹江法院疑下药迫害当事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于2015年2月13日对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张玉堂案非法开庭,张玉堂宣读陈述词时,审判长季明让人给他喝水,张玉堂喝下后,出现言语不清、头晕、思维模糊状态,而且剧烈头痛。

更为可疑的是,中午休庭时正常走出法庭的关日安,下午是被法庭用轮椅推进去的,无力地歪着头,看上去处于类似昏迷状态。审判长季明却趁机宣称:关日安对法庭提问不回答视为“默认”!

观察人士表示,两位当事人估计被下药。

在张玉堂喝下的矿泉水的瓶盖上,有模糊的针眼,矿泉水分明被“处理”过了。据司法界人士讲:在外地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也出现过类似情况,被下药的法轮功学员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识。

两位当事人的妻子控诉法庭诸多违法行为,却被法警暴力逐出法庭。

62岁的张玉堂已被非法关押11个月,出现严重脑梗病状,是用轮椅推进法庭的。关日安被非法关押期间,原来切除三分之一的胃部剧痛,住院半个多月,刚出院不久。

2月15日,爱民区法院再次对关日安、张玉堂非法开庭,且戒备森严,周围遍布警车警察。

法庭提供的查抄物品清单上,没有当事人和家属签字,很多物品根本不是当事人家中的。公诉人提出,关日安等两人曾在1999年被劳教过。劳教制度本身违宪违法,且2013年已被取缔。公诉人王娟竟以此和虚假事实作为诉讼依据。

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牡丹江市610操控下,爱民区法院已非法庭审了数百位法轮功信仰者,导致多人在冤狱中被折磨致死,家中老人悲愤离世,襁褓婴儿孤苦无依。

2001年,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汪继国被劳教所迫害致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的情况下,爱民区法院、检察院仍对他非法判刑7年,年仅40岁的汪继国2003年9月被牡丹江监狱折磨致死。汪继国妻子被非法劳教3年,家中7岁幼儿无依无靠,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2001年,牡丹江文化局图书馆美工于宗海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15年,妻子王楣泓是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2004年3月被非法判11年。于宗海的姐妹也多次被骚扰、关押,年迈父亲因儿女无端屡遭迫害,承受不住打击,含冤离世。

2003年初,爱民区法院对牡丹江师范学院年轻讲师金宥峰夫妇非法判十几年重刑,警察逼迫亲属把9岁和只有14个月的幼子接走,否则就送孤儿院。孩子的奶奶遭受巨大打击,在悲愤中离世。金宥峰在狱中累遭毒打、野蛮灌食等折磨,迫害成肺结核晚期,2009年1月20日含冤离世。

2003年初,林立新被爱民区法院诬判10年,迫害得奄奄一息,监狱拒收,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迅速康复。2003年末,爱民区法院多次派人秘密监视、跟踪,非法抓捕林立新。

2003年4月,爱民区法院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秘密对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五至十五年重刑。肖淑芬被非法判刑后于2006年6月8日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徐伏芝被诬判3年半,于2004年5月在牡丹江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04年9月4日,陈金凤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2008年出狱时被迫害致生命垂危。2009年8月末,爱民区法院再次对陈金凤非法判刑6年。

2013年2月4日,爱民区法院张颖、王楠及爱民区检察院左强等,没有通知家属,到看守所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孙发4年,宫呈阁4年半。

2013年4月9日,爱民区法院在对韩秀芳、刘春兰两位老人开庭前突然宣布取消庭审。4月11日下午,诈称再次取消开庭,骗走律师后马上对两人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2/枉法判刑害死多人-牡丹江法院疑下药迫害当事人-305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