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女教师屡遭迫害为哪般?

甘肃庆阳市西峰区职业中专教师夏家燕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她是一位有着聪明才智,仅仅十八岁就大学毕业走入工作岗位的优秀人才;她是一位深受学生喜爱、并因此得到学校“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称号的教师;她是一位孝顺贤惠、公婆视之为亲生子女的好媳妇,丈夫、子女为之骄傲的好妻子、好母亲;她曾经获得区级“教坛新秀”和市级“教坛新秀”称号。

她是甘肃庆阳市西峰区职业中专教师夏家燕女士。一位本该春风得意、享受幸福人生的好老师却饱经风霜、历经磨难的故事,期间的辛酸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夏家燕女士,汉族,现年四十八岁,大学本科学历,一九八四年七月参加工作,庆阳市西峰区职业中专教师。一九九六年前的夏家燕,可谓是别人眼中的“幸运儿”,一路顺风的出这个校门进那个校门,从上学到工作,最后当了老师,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双机灵、活泼、乖顺的儿女,一位在银行工作、收入不菲的老公,是多少人羡慕的对像。

可是在夏家燕的心里老有一种无着无落、很苦的感觉,她和许多爱思考人生的智者一样,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会怎样?加之在九三年至九五年的三年中,好端端的身体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不舒服,但检查时身体也没大碍,做过阑尾切除手术后她就开始寻找各种健身方法。

一九九六年七月她有幸接触到法轮功,通过通读《转法轮》一书,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身体上的各种不适症状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那段时间夏家燕真正体会到一种踏实的、自在的幸福,脸上时常挂着乐呵呵的神情。由于自己身心受益,激动的心情使夏家燕想让所有有缘人都来学大法,双休日就和同修一起到处洪法,公园门前、大街边上、农村的集市上都有她们耐心的给学员一遍一遍的教炼功动作的身影,她觉的自己能修炼大法,简直太幸运了。

学了法轮大法的夏家燕,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单位和亲戚朋友中都是公认的好人,她真心的关爱每一个学生,学生没有生活费或回家路费夏家燕都立即给予;她认真备好、上好每一节课,在学校组织的学生民意测评中,被学生评为“最受欢迎的老师”,获学校“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奖励,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和“先进教育工作者”。

幸福而平静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一场始料未及的魔难突然从天而降,夏家燕的家庭如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遭遇一样,从此家无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开始了。

七月二十日当天,夏家燕被庆阳市西峰区北街派出所的干警从家中叫走,到派出所询问一天一夜后被单位司机靳平祥和团委书记拆向前接送回家;八月十六日国保大队郑祥和另一名干警将夏家燕叫到区公安局问话,说是了解情况,夏家燕站了两个小时后被送回;腊月二十南街派出所捏造了一个“非法聚会”的名义将夏家燕非法关押到西峰看守所三十天,逼家人交了生活费才放回,随后又通知单位补交了二百元的所谓治安罚款,不给收据。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南街派出所干警汪占军打电话叫夏家燕到派出所说问个事,夏家燕信以为真,刚到派出所就被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关到团结小学的一间教室里,那里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也是被骗到那里的。汪占军之后解释说是怕她们去北京上访采取的办法。一限制就是好几天,夏家燕绝食抗议,当时国保队长付玉奎请示上级后,公安局长赵庆峰察看后怕担责任才通知学校保卫科邱跃虎和家人将夏家燕接回。这之后学校按中教一级教师将夏家燕聘用,但工资不按职称发放,比同级人员工资低一级,随后两年一次的工资晋升也不给晋升。

莫名其妙的打压、一系列的不公正对待,使夏家燕很难理解与接受,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行使公民的义务和维护个人的权益,夏家燕决定以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用自己的身心受益的经历来证实大法的美好,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夏家燕走上了进京上访的道路,结果被截访送到庆阳市驻京办,随后接回关押于西峰区看守所,一个月后转押到西峰区戒烟所,又一个月后夏家燕被遣送至平安台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半。

甘肃省兰州市平安台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是不遗余力。女警们为了自己的职位和奖金,利用那些吸毒和卖淫犯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群社会的精英被一伙地痞流氓糟蹋。白天干活都是超体力、超强度的,劳动量超过三个男劳力的量,她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挖地、拔草、施肥、栽树、抹树芽、剪枝、挖树、挖土方、填垃圾、拉砖铺地,不能完成劳动任务回来就被罚站或蹲几个小时,不让洗漱、上厕所。恶人们采用的是株连政策,一个人完不成任务,整个小组三人受罚,有时故意让一个大组十几个都陪同受罚,故意制造矛盾,激化矛盾,挑拨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之间的关系,让那些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晚上不让睡觉,写思想汇报。天天如此、月月如此,下雨天不能外出干活就在室内做工艺活,夏家燕被迫磨过“宝石”、捡过珠子、做装饰品垫子。冬天特别冷的时候,用手搓煤球,整个冬天女警和犯人用的取暖煤球一、二天就要弄出来,土和煤、水掺合在一起用手搓成一个个小球,冰冷刺骨。

二十几个人住一间房子,上下高低床,冬天早晨洗漱靠煤炉上坐热的多半桶水由专人分给一个小组(三人一组)一点,剩下的归大组组长用,其它时间都是冷水洗,室外的水龙头经常被冻住没水洗衣服,没有地方洗澡,很多人都长了疥疮,室内的清洁工具要劳教人员集资自己买。每天吃饭时要排长队站着唱一两首学雷锋或歌功颂德的歌才给打饭,饭菜天天一个样,发黑的馒头和只有几个菜片的汤,不注意就会喝到泥沙 ,当有什么人来检查时 ,伙食才能稍微改变一下,菜汤里的菜会多一些。

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就是室内的装饰品牙具常年在一个地方摆着,牙刷一个方向,牙膏一个方向整齐划一;被子早晨一起床就被套上一个纸板做的四四方方的盒子,外面再罩上统一的淡蓝色方布,床上罩上统一的淡蓝色床罩,看起来整齐划一。每个人的用物和衣服没地方放,就在床的一头留出一尺长的地方藏起来,上面压上被子看起来整齐划一。吃饭半个小时,上厕所还要限时,一个中队一百多人同一时间听哨音上厕所,厕所只有不到十个茅坑,长不到一米,宽不到一尺的茅坑上经常三个女人挤着蹲,再小心谨慎也可能影响到别人,后面的人常常能尿到前面人身上,骂声不断。

劳教所最可怕的事是女警为了奖金和显示自己的能力,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要学员写转化书,写不炼功保证,写“悔过书”、“揭批书”。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亲身受益的人,都在努力的做一个好人,往哪转化?恶警将那些最恶、最狠毒的人渣收拢在自己身边,以给她们减刑为诱饵,培养成自己的亲信,接受她们的暗中指使。为了达到转化夏家燕的目的,大冬天的晚上三个犯人轮换着值班,强迫夏家燕靠墙站立,不允许睡觉,也不准加衣服,连续三个晚上后将夏家燕关到一个暗室里,趁夏家燕不备,几个人将她一下抱起来离地二尺多高,先将绳子反绑在背后,然后从后面慢慢拉起拴在一个很粗、很高的铁管子上,接着所有的人都放开手,夏家燕身体猛的悬空,肩膀、胳膊就象被撕裂了,疼痛万分,汗珠滴落在水泥地上听的见声响。过了几分钟后一个烟鬼将夏家燕抱起,托住,问她写不写保证,夏家燕说不写,恶徒再一次猛的放开手,夏家燕的肩膀、双臂又一次的撕裂,那种痛苦难以言表。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率,恶警与劳教犯合伙干着泯灭人性的勾当。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上面奖给干警五千到一万元的奖金不等,给犯人减刑七天到一个月不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着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摧残,承受着屈辱、痛苦和炼狱般的煎熬,度日如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夏家燕被家人接出冤狱,四月份她再次踏上讲台,单位从她的工资中扣除了公安局以进京接她为名开支的一切费用。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名姓许的法轮功学员从公安局走脱,警察到处搜捕,夏家燕再一次被监视居住。每晚有三个警察赖在夏家燕家不走,说是执行任务,他们整晚看电视,开着灯,客厅弄得乱七八糟的,影响夏家燕家人的正常休息。上班时有两个便衣跟随到学校,下班后身后有个车尾随着,连同学见面都有人尾随甚至偷听,在夏家燕丈夫的指责下,他们自己承认一个是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星期天夏家燕和丈夫上街采购东西,这两个人骑摩托跟着,这样的境遇一直持续到那位学员再次被迫害才结束。

以后的几年里,南街派出所干警时不时到夏家燕所在的西峰职业中专和家中骚扰。有次晚上十一点多了,金晓霞和西峰区南街派出所的两个男警敲开夏家燕的家门,说看夏家燕人在不在家,让签个字就证明人在家,她是完成任务。还有多次到学校骚扰都被学校办公室推挡应付过去了。有一次西峰区国保大队的人指示学校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将夏家燕从讲台上叫去问话。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早晨,庆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西峰区公安局、南街派出所很多警察、警车涌到夏家燕家属院,准备对夏家燕实施绑架,当时参与绑架的人员有国保支队长、西峰区国保大队长张弘、派出所负责人及不知姓名的警察十几人,夏家燕当时不在家,他们强行抄了夏家燕的家,家中的各种音乐磁带和电影碟片、电脑、硬盘、孩子听音乐的mp3、各种数据线、u盘、手机、电话本都被抢走了,一个警察翻了半天竟然不知羞耻的大声问:你们家怎么没有钱?随后又到单位办公室一顿乱翻。

为了不被邪恶再次迫害,夏家燕只得走上流离失所的道路,流落在外。恶警并没有就此罢手,庆阳市、西峰区两处的警察互相埋怨起来,相互指责对方把人惊动走了,不甘心失败的恶人劫持了夏家燕的丈夫到公安局非法审问,威逼两个孩子做笔录,几个警察一直守在夏家燕家中,将家中的电话簿和手机短信都抄录去了,其余警察四处寻找夏家燕的身影。

他们找到夏家燕的娘家,恐吓夏家燕的弟弟了解各种亲戚关系,随后又到夏家燕的亲戚家找人,这之后市国保大队长、区国保支队长穿着便衣在夏家燕丈夫的单位找了几次,甚至哄骗夏家燕的丈夫让夏家燕回家上班。

江泽民在血腥镇压法轮功之初,就提出将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因此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经济上的迫害也不能幸免。夏家燕集资了学校的家属楼,已经交了两次款,集资历时三年,在夏家燕离开学校后她的丈夫接到学校通知又交了第三次集资款,可最后一次再交几千元就领钥匙时,学校领导开始刁难不给房子,提出要夏家燕本人回来才行。后来这套房子被别人强行占为己有后转让,原本属于夏家燕的房子在邪恶的迫害中化为泡影。

夏家燕原本准备申报中学高级教师职称,一切条件都具备了,考核连续五年四优一良,有两篇教学论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计算机四个模块已经考过了两块,还有两门定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考试,但因为迫害也耽误了。甚至在夏家燕离开单位后,学校协同 “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 以“无故离岗、不履行任何请假手续”的名义上报教育局,做出了开除夏家燕公职的决定。

二零一二年夏家燕的儿子参加高考,西峰区国保大队两个干警到市教育局想调阅孩子的报考档案,因考生档案是保密的,被工作人员回绝后,他们第二次又拿了什么证明,还是查看了孩子的档案,不知做了什么手脚。

夏家燕一人流离在外,想念老人,思念儿女,还惦记着学校的工作,偶尔回来也只能短暂的停留。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夏家燕的姐姐为儿子完婚,因思念亲朋心切,想在婚礼上见见亲朋好友,夏家燕参加婚礼庆典之后,就被西峰区国保大队朱长锁、王宏斌等人劫持,说是要了结前面的案子,说夏家燕一直处于外逃,悬在网上,影响了他们的工作,一了结就没她的事了。他们查看当年绑架夏家燕的理由竟然是:夏家燕家附近农业银行支付客户的钱上有十一张写有与法轮功有关的字,说是经过省厅鉴定是夏家燕写的,当时以此作为抓捕凭证。试想那十一张钱是从银行支付出去的,也不是从夏家燕的家里翻出来的,再说没有夏家燕和第三方证人在场的所谓鉴定能成立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次夏家燕又被西峰区国保大队以“治安处罚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名义非法关押到庆阳市拘留所。夏家燕的家人托人请假十四天,每天两百元的押金,共交了两千八百元的押金后,将她接回家。

虽然结束了长达八年半有家不能回的日子,可是夏家燕背负的压力仍然沉重。工作被开除了,原来供职的西峰职专也被合并到其他学校,生活没有着落,当初因为迫害而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但邪恶造下的“炼法轮功不要工作了,不管家庭了”的影响依然存在,这一切该如何挽回?

法轮功在中国曾获多项褒奖与赞誉。在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法轮功荣获博览会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李洪志师父荣获“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界专家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其中痊愈及基本康复率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被调查者的心理和精神状况也得到极大改善。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部分人大离退休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一个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使亿万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八种语言的高德大法,却在中国严酷打压长达十六个年头。这么大的事在你我身边发生,能说与你无关?天网恢恢、善恶分明,当阴霾散尽之时,回顾历史你都做了些什么?请现在就伸出您的正义援助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