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赤祸(1)

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梅州,古称嘉应州,地处华南丘陵东端,粤东北之山区,毗邻闽、赣,汇三江之碧水,成就韩江之源,北接江西,东连福建,南毗潮汕,西靠河源。梅州境内,群山拥翠,江河纵横,水复山重,旖旎多姿,崎岖峻险,藏龙卧虎。梅州客家,源自中原,辗转搬迁,聚于斯地,生息繁衍。

一九九五年七月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洪传到这里后,这片客家先民垦播的土地,更是焕发出勃勃的生机,通过口耳相传,大法修炼者越来越多,梅州城区炼功点遍布。每天清晨,法轮功学员在梅江南堤和江北水利大厦周边、文化公园红门口及东校场体育场前、梅县华侨城广场等公共场所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发起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后,梅州法轮功学员坚信李洪志师父传授的“真、善、忍”大法没有错,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大法,并坚持以各种方式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

今天,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尽量将这段历史还原出来,揭露邪恶的迫害。那些看似枯燥的迫害案例,就是中共各级邪恶机构及其恶人、恶警参与迫害的证据,是他们的血债!自古天理乃“邪不胜正”、“一正压百邪”。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相信那些心存善念的世人定会珍惜来之不易的真相。

由于迫害的惨烈以及中共的极力封锁、掩盖等原因,我们还无法完全确保里面没有一点错漏。在此,也真心希望更多的知情人将你所了解和掌握的有关信息,以妥当的方式提供给明慧网,在史料中补上一笔!

目录:
一、概况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
三、被迫害致疯、怀疑被迫害失踪案例
四、被非法判刑迫害典型案例
五、被非法劳教迫害典型案例
六、家庭受迫害典型案例
七、浪子回头反遭迫害典型案例
八、其他典型受迫害案例
九、恶人恶警遭恶报事例
十、梅州人相信大法得善报实例

一、概况

梅州,县始程乡。史上曾有敬州、恭州、梅州、嘉应州等称,建制几经变更。中华民国时称梅县,中共篡政后曾称梅县、梅县地区,一九八八年撤梅县地区,改建为梅州市至今。梅州市总面积一万五千九百平方公里,辖梅县(现已改为梅县区)、蕉岭县、平远县、大埔县、丰顺县、五华县和梅江区五县二区,代管兴宁市,总人口五百多万,其中客家人占百分之九十七以上。海外华侨、华人约三百六十多万,遍布世界五大洲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号称“世界客都”。

梅州人杰地灵,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古往今来,重视教育,儒、释、道盛行,社学不衰,科第蝉联,人文蔚起,代有人才。梅州民风淳朴,人民勤劳俭朴,崇礼重德,敦厚善良。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而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开始就处在很高的起点上,为有缘之士和炼功多年而不长功的人提供了一个最方便、最快、最好、也是最难得的修炼法门。经亿万人的 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五年七月,法轮大法洪传到梅州大地。时有几位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在广州最后一次讲法班的梅州学员,与在广州工作回梅的大法学员一起在家乡洪传大法,在梅州江南百花洲影剧院门口建起第一个炼功点,几天后又先后转移到梅江大道梅江区食品公司和江南嘉应桥头的农业银行梅州市分行办公楼前,再后来,在江北梅州文化公园红门口及小花园梅正路的梅县矿务局办公楼门口开辟两处新的炼功点。随后,大法在梅州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遍梅州各县(市、区)和乡镇。

据不完全统计,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前,已有约一万一千多梅州人修炼法轮大法。其中,梅县、梅江区及梅州城区共约八千人左右,兴宁市约一千多人。修炼者下至幼儿园小朋友和大、中、小学生,上至八十多岁老者;有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及公安干警、检察、法院、武警部队人员;亦有学校老师、大学教授和普通市民、农民等各阶层人士,更有的一家几人都走入大法修炼行列。他们通过学习《转法轮》等法轮大法经书,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和升华,加上习炼法轮大法五套功法,大部份原身体有病者均得以康复,或得到明显改善。

每逢星期六晚,梅州城区江北水利大厦门前及周边,常有上千人参加洪法炼功,引观者无数。大法祛病健身,功效神奇,法理直指人心,教人修心向善、升华道德、提高层次,修炼者精神面貌为之一新,世风为之一变,世人称赞有加,有缘修炼者日有增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在中国大陆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二日,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自发前往市政府上访。接待的梅州市政府官员要求学员们推举代表进去谈话。当时,胡远声、钟昔岭、梁宏安、胡学文、蔡少波五位学员自动站出来作为代表与市公安局谢副局长等三人会谈,说明法轮大法是修炼“真、善、忍”的功法,要求给予法轮功学员在外晨炼的自由,不要“取缔”法轮功。

学员代表提出要求后,市政府出面接待的官员表面答应了学员的要求。之后,学员和平分散,各自回家。刚走几步,前来镇压的武警、公安人员和高压喷水车等全部抵达,高音喇叭大声高叫。五位自动当代表的学员回到家后部份人就被绑架,钟昔岭的家被抄,抢走大法书籍等,被关押在梅县扶大拘留所半个多月;胡学文、胡远声亦被拘留十五天。由此,掀开了中共在梅州大地残酷血腥镇压和肆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底起,梅州市各县(市、区)及各乡镇法轮功义务辅导站正副站长、大批辅导员、学员陆续被中共邪党机构绑架,初期多数被非法关在各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或其它秘密地点,确切人数无法统计。八、九月开始,梅州市学员相约去北京上访,不少上访学员或在京被绑架,或途中在车站等处被拦截劫持。梅江区月梅拘留所、芹黄看守所和梅县扶大拘留所关押着大批法轮功学员,大批学员被非法劳教。

十二月二十二日,梅州学员数次在水利大厦集体炼功,被抓了二十九名学员。十二月三十一日午夜至元旦凌晨,整个梅州有一千多人出来炼功,梅州市梅江公安分局绑架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一时人满为患,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殴打。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到二零零零年二月,梅州各地学员多次到文化公园等地集体炼功,抵制迫害,多次发生非法抓捕事件。

二零零一年起,梅州市各县(市、区)开始在本地办洗脑班,直至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左右,本地洗脑班才彻底解体。此后,梅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的省洗脑班或被非法劳教、判刑。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开始,截至二零一三年四月,突破中共极端严密的信息封锁,已得悉梅州遭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539人,1151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洗脑迫害后离世的至少有35人(已分别计入各类迫害案例数据);被迫害致疯3人(有1人已离世,已列入离世名单,并分别计入各类迫害案例数据);被非法判刑53人/次;被非法劳教236人/次;被非法关押、洗脑855人/次(含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中曾被非法关押、洗脑的人次);疑被迫害失踪3人。至于其它各种各类迫害则难以尽述。

面对疯狂、残酷的打压迫害,梅州众法轮功学员未被吓倒,反而更加坚守自己的信仰。他们冒着被抓捕洗脑、非法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十几年如一日,用自己省吃俭用的血汗钱,自发制作了各类真相资料,以各种形式广为传播,使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默默的用实际行动支持法轮功学员,不少有缘人还走入了大法修炼行列。

二、被迫害致死典型案例

(一)优秀企业家赖佳淼被韶关监狱迫害致死

赖佳淼
赖佳淼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多,赖佳淼的家人接韶关监狱方电话,告知赖佳淼病情危重,而没叫探视。次日(星期五)半夜一点多,狱方电话告知赖佳淼已在狱中去世,时年仅五十九岁。

家人与企业代表于十一月二十九日赶到韶关监狱,要求验尸,狱方则以星期日不上班为由推脱。赖佳淼的亲属严辞谴责狱方的犯法行为,要求赔偿三十万元。狱方仍以星期日无人上班为由推脱。后来,狱方以威逼利诱手段骗取赖佳淼儿子单方同意不验尸,赔偿死者家属二万元,于十一月三十日将赖佳淼遗体火化。

林星茹作为赖佳淼的妻子,想见丈夫最后一面都不被允许,连丈夫遗体也未看上一眼,而当时她仍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直到非法刑期届满。

赖佳淼、林星茹夫妇是梅州市蕉岭县当地众所皆知的优秀个体企业家。修炼大法前,赖佳淼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糖尿病(晚期)等多种疾病,遍访名医多方医治均无好转;林星茹苦心操劳企业,也累出多种疾病。正当夫妻俩为病所困之际,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他们有缘得法真心修炼,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自此一直身心健康。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赖佳淼、林星茹夫妇坚持以切身感受洪扬大法。从此,他们长期遭受迫害,多次被绑架。为避免被绑架,他们有家不能回,所办企业只能托家人代管,一直流离失所在深圳市。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赖佳淼、林星茹夫妇在深圳的新住家遭绑架,抢去电脑、打印机、卫星接收器及数千元现金等,后被非法关在深圳市福田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赖佳淼、林星茹夫妻俩均被诬判三年刑,赖佳淼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林星茹被劫持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长期的摧残迫害,已使赖佳淼的身体遭到严重的伤害。劫持到韶关监狱后,他继续遭受各种酷刑迫害,最终被迫害致死。

(二)蕉岭县李松芳被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病逝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李松芳在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三年后,出现子宫癌晚期、肾坏死(尿毒症透析)、胃出血等症状,生命垂危的她才被家属接回,送梅州市人民医院急救,后于同年五月三日中午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多岁。

李松芳修炼大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她修炼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所有疾病症状全部消失,从此未吃过一粒药,身心健康。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她坚信大法,经常向世人讲真相,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李松芳在写真相标语时遭绑架关押。期间,适逢其家翁病重,很想见她一面,其家人四处奔走,都被无情拒绝,导致老人含恨离世。当地民众对当局的做法均极为不满。同年六月,李松芳被秘密诬判四年刑,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

李松芳的丈夫接到判决书后,深受打击。有一天,她丈夫跌倒在自家门外,在床上躺了三天,不能翻身坐立,后被家人送到医院抢救,住了十多天,花去上万元。

(三)五华县邓运兰被广东恶人迫害而死

邓运兰
邓运兰

邓运兰,女,七十三岁,广东揭西人,娘家梅州市五华县的法轮功学员,嫁到揭西后,随丈夫在韶关市曲江区居住,人称“邓大娘”或“邓奶奶”。邓运兰年轻时积劳成疾,患有心脑血管和肾脏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很快变得健康无病。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两次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在韶关市“六一零”邪党人员的骚扰、恐吓中含冤离世。

据曾一同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邓运兰是广东三水妇教所当时被关押人员中年纪最大的。她在那里受尽非人的折磨,已七十多岁还被强制出操、做苦役,二十四小时被四个“夹控”监管,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从劳教所出来后,邓大娘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她坚持修炼、讲真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悟,启悟邪悟者的正念,让他们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为了有更好的环境修炼,邓大娘把娘家五华县水寨镇莲洞村的祖屋修缮一新,在这粤东北小山村里定居下来,与村民融洽相处。二零零六年五月底,一群五华县恶警闯进邓大娘家,恐吓、胁迫她。过后,邓大娘失踪了,她的家人亲戚多方寻找未果。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邓大娘回到了揭西县的老家,再次担负起照顾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的一百多岁老婆婆的重任。但从此沉默寡言,常常独自发呆,偶尔长叹一声,或说声“冤枉”。后来,她的手脚渐渐出现行动障碍的偏瘫现象。见此,她儿子把老人家从乡下接到县城。在亲人和大法学员帮助下,老人的情况很快有了好转,能在别人搀扶下迈腿走路了。七月某日,韶关市“六一零”的巫某某与韶关市曲江区的“六一零”头目蔡某某等一大帮人,乘两部汽车和多辆摩托车,从韶关到揭西长驱而来,骚扰邓奶奶,当时把整栋大楼的人都惊动了。那帮人气势汹汹地指着老人家责问:那段时间去了什么地方?老人家突受惊吓刺激,一下子精神失常。邪党人员见状才转口说:没什么事,只是来“关心”一下而已。周围居民说:“这样的阵势莫说老人,年轻人都会被吓神经了!”

这帮人走后,老人开始整天昼夜大呼“冤枉”、“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呼喊声整栋大楼都能听到。除了这三句话,老人再也不会说其它的话了,甚至连吃饭喝水等生活常用语老人都说不准,子孙的名字也叫不出。后来,邓奶奶的儿子把老人接到韶关。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韶关暴发了百年不遇的洪水,邓运兰老人的家乡揭西县、娘家五华县均暴发特大水灾,损失惨重。在狂风暴雨响雷声中,邓运兰老人含冤辞世。

邓运兰老人含冤辞世后的七月二十一日,五华县“六一零”恶人再次闯入老人在五华的住处非法搜查。

(四)丰顺县罗炎端被迫害后含冤离世

罗炎端,女,梅州市丰顺县汤南镇世德围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劫持回家之后遭非法关押和勒索。未修炼的家人因此事受到打击,迁怒于罗炎端,使她身心受到严重干扰,因无法正常修炼,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底含冤离世,时年七十三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年已六十三岁的罗炎端与家人同修十多人一起上京为大法上访,后被当地公安派出所劫持回家。当时罗炎端和家人同修在北京呆了十天。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很多同修只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强行带走,遭到打骂,而他们还没开口,就被恶警绑架到“驻京办”的地下室。后罗炎端一家和另一批各村的丰顺法轮功学员被丰顺公安局汤南派出所等五个恶警、恶人强行劫持回家。

从河源的龙川火车站回丰顺时,因有一辆十三座的中巴车,恶警自己每人一个座位,而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却只给八、九个座位。从当晚八点多坐车,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才回到丰顺。

到丰顺后,罗炎端等被非法关押在丰顺公安局一个非常肮脏、不到二十平米的厕所间里。后来,除了一位八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和两个四岁的小弟子外,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在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吃了不少苦头,有的后来被非法劳教。罗炎端在儿子被恶警勒索了约五百元的所谓“伙食费”后,才得以回到家中过年。

在看守所期间,当时的汤南派出所陈所长和罗映华副所长就经常向罗炎端的家人勒索所谓接他们回家的“路费”一万二千元,要挟说,如不出钱就送劳教,还说送劳教了也要出钱。

罗炎端回家后,汤南派出所陈所长和罗映华副所长继续纠缠、骚扰罗炎端一家,说他们俩家二十多人去北京“闹事”,去北京带他们回来的路费共二万四千元,每家要出一万二千元,不给就抄家。无奈之下,罗炎端被迫拿出辛苦积蓄了一生的七千元,加上儿子借的伍千元,才打发走了这帮所谓“人民警察”。

由于邪党的骚扰、迫害,罗炎端无法在县城汤坑镇儿女租住的房子里帮忙带孩子,只好回到汤南老家。回到老家后,在此后的将近十年里,罗炎端当时已七十多岁的丈夫无法承受邪恶迫害的压力,常常迁怒于妻子,动不动就打骂罗炎端,还抢夺、烧毁罗炎端的大法书籍、经文,使她经常提心吊胆,有家不敢回,常常从早上九点多出门直至晚上十点钟还不见回家,整日在田野间游荡,受尽苦难,过着非人的生活,终致含冤离开人世。

(五)丰顺县杜耀城被县看守所迫害病逝

杜耀城,男,六十九岁,原梅州市丰顺县交通局副局长,修法轮大法后,杜耀城变化很大,无病一身轻,未报销一分医药费。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因他是丰顺县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遭多次骚扰、恐吓、监视,多次遭抓捕抄家,被抢走大量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等及现金一千多元,并被关押在丰顺县看守所,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后因他的身体出现病状,大量便血,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才从看守所回到家。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杜耀城含冤离世。

(六)丰顺县刘玉芳被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离世

刘玉芳,女,四十多岁左右,梅州市丰顺县留隍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

为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刘玉芳一到三水劳教所就开始绝食,遭到野蛮灌食迫害。经近半年的折磨,身材高大的刘玉芳变得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奄奄一息,面目全非。

约二零零一年,刘玉芳被折磨的已不能行走,她妹妹将她从三水劳教所接回。回家后不久,刘玉芳在家含冤离世。

(七)受迫害后各种原因离世不完全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梅州市范围内因受迫害直接致死或因迫害后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十五名。除上述六人外,还有:

1、侯桃荣,九十岁,梅州市梅江区东郊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后,心脏水肿和多种疾病全消。二零零一年其儿子被邪恶绑架,经不起惊吓和打击,导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四年含冤离世。

2、钟爱珍,女,五十八岁,梅江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被邪恶绑架并劫持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因身体出现严重病状而拒收,回到家中。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又被绑架并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因病离世。

3、宋梅祥,梅江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宋梅祥在家被梅江区“六一零”、区公安局和城北派出所恶警、城北镇黄留村治保廖初阳等恶人恶警合谋绑架,被劫持到梅州市芹黄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宋梅祥刚到看守所时就被恶警暗中指使牢头等拳打脚踢,而且被恶人点了穴位,之后一直口鼻流血、便血等,回家后仍多次便血,出现病状,后由家人送医院治疗,因身体被严重伤害,于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4、郑杜粦,七十岁左右,梅县松源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几个月后,多年的高血压、糖尿病都好了,家人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梅县“六一零”恶人和当地派出所警察经常到郑杜粦家中骚扰,不准他炼功。由于遭到恶警的长期蹲坑、干扰等迫害,郑杜粦被迫停止炼功,后于二零零二年旧病复发,并于几个月后与世长辞。

5、王银招,郑杜粦之妻,梅县松源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次出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时,王银招被人恶意构陷,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梅州市芹黄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期间,恶警要她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未能得逞,就威逼她儿子出面替她写。二零零四年五月,王银招被绑架到梅州城区东山桥头原梅县交警大队办公楼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一个月。后王银招到深圳与儿子同住,三个月后突发脑血栓含恨去世。

6、邹利霞,女,梅县程江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在梅城东校场集体炼功,被梅江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到东郊派出所,下午被劫持到梅县公安局程江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二零零八年,邹利霞还被抢走收看电视的卫星天线一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法像一张,大法书数本。后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凌晨离世。

7、张妙月,女,六十多岁,梅县城东镇玉水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很大。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常被当地派出所、村干部骚扰,老人正常的炼功和学法环境被剥夺了,曾一度停止修炼后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初离世。

8、邓贵云,女,七十多多岁,梅县城东镇玉水村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各种病症都消失了,而且从来不认识字的她,居然能通读大法书籍。自从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在邪恶村干部的恐吓、威胁下失去了往昔与同修切磋的机会。二零零三年,邓贵云身体旧病复发,其家人被邪恶恐吓下极力制止老人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从此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五日离世。

9、廖金莲,女,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为大法上京上访,在广州被恶警绑架并劫回梅江区芹黄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元旦零时,到梅州市文化公园炼功遭梅江区公安、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一个月,后转至梅江区月梅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此期间,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十四小时以上,因廖金莲坚持炼功,多次被恶警用竹棍打。二零零零年六月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迫害。廖金莲多次被抄家,抢去物品不详。后因病离世。

10、钟友兰,女,六十多岁,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年从深圳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梅州芹黄拘留看守所刑拘,遭严重殴打折磨。后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一年,期间被扣八千多元,说是她为大法上京上访时,中共恶徒劫持她回梅的来回车费。因受劳教、关押迫害,精神和肉体遭到严重折磨,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回来后又多次遭当地“六一零”及居委会的骚扰,于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含冤去世。

11、曾环(繁)珍,女,五十多岁,梅州城区江北法轮功学员,住江北中华路。二零零零年八月在三水劳教所遭迫害二年,回家后于二零零五年不明原因死亡。

12、张玉婵,梅州城区江北法轮功女学员,住盘龙桥李屋。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坚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中共公开迫害大法后,曾被非法劳教、洗脑迫害。张玉婵不断受到中共恶人的骚扰,整个家不得安宁,使她失去了炼功人应有的正常修炼环境。由于长期承受高压迫害,身心饱受摧残,张玉婵终于一病不起,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晚含冤离世。

13、谢添荪,梅州城区江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绑架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迫害三个月回家,不久又被绑架,最后被送三水劳教一年半,中途因身体不好被送回家,后来被送东山桥南端原梅县交警大楼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后在家因病离世。

14、李龙康,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梅州卷烟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长期受单位迫害,上班时不准干活,搞所谓的学习、反思等。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份被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回来后单位还经常配合中共邪恶机构施压迫害,导致李龙康于二零零五年左右病逝。

15、黄德珍,法轮功学员黄伟文之父,原梅州市外贸局退休干部,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大约于二零零六年离世。

16、李雪献,女,五十二岁(二零一一年),梅江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为大法上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公安绑架,后被梅江区公安分局、金山派出所警察劫持回梅州,非法关在梅江区月梅拘留所四个多月,之后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八月份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从北京回来后家被抄。后于二零一一年离世。

17、李雪珠,女,六十二岁,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底被梅江区公安分局绑架到梅江区芹黄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家被抄,被抢走大法书和资料一批,五月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后于二零一二年离世。

18、张玉秀,女,年约六十岁,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修炼前,张玉秀曾经有过乳腺癌等病,通过修炼,身体健康。坚修大法,被绑架洗脑和非法劳教,长期受骚扰不得安宁,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因病含冤离世。

19、张孟青,梅州城区江北法轮功学员,张孟业的兄弟。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迫害半个月,接着在梅州江南原梅县交警大楼迫害一个月,于二零一零年离世。

20、李志强,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原梅县统计局退休干部。在被迫害前是老县政府炼功点义务负责人,邪恶迫害后一直很少与同修联系,后于二零一零年离世。

21、汪卓钦,兴宁市法轮功学员。“萨斯”(所谓的“非典”)严重的二零零三年五月,由于中共邪党的恐惧,兴宁恶警对兴宁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相当疯狂的迫害。汪卓钦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同时全部被抄了家。汪卓钦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放回。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中午一时左右,汪卓钦不慎摔倒,撞到大理石后昏倒在地。后离世。

22、曾庆霖,男,六十多岁,梅州市蕉岭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蕉岭县恶警绑架后在蕉岭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深夜十二点,蕉岭县“六一零”歹徒闯入曾庆霖夫妇家,非法抄家,将他们绑架到蕉岭县看守所,禁止一切亲人接见。后曾庆霖被非法判三年刑,劫持到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结束冤狱回家后,于二零一一年春在家离世。

23、徐代兴,男,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原梅州市丰顺县人民银行老股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受到迫害不久,他就被非法关押在汤坑派出所,之后遭到当地不法恶警屡次骚扰、恐吓、监视、罚款,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之后,身体出现病状,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含冤离世。

24、张莉,女,梅州城区江北法轮功学员,家住赤岌岗工行宿舍斜对面。二零零零年三月,张莉被恶警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与朱添英在梅县华侨城被梅县宝华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梅县扶大看守所,三月十日左右被劫持到广东三水洗脑班迫害五个月,八月份回到家中。后于二零一二年去世。

25、房足娇,女,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邪恶绑架后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一三年三月离世。

26、罗焕新,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家住梅城江南凤尾园,是在广州工作的梅州籍法轮功学员徐菊华的公公。罗焕新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并拘留一个月。已离世(具体时间不详)。

27、陈笋英,女,梅州市丰顺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邪党迫害大法后,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受到当地市、县、镇、村恶人的强制迫害,其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无法正常修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当时已八十高龄的老人含冤离世。

28、柳姨,福建人,受迫害,一九九九年后到其家在梅县石扇镇的女儿处住,二零零九年十月左右离世。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