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弟子:以纯净的心走好修炼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八年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的路走得磕磕绊绊,我知道很多事情没有做好,我会总结以前的教训,在以后的路上走得更加平稳理智。

初入大法 勇猛精進

我母亲由于身体多种疾病,九十年代一直寻求治病的气功,练了几种,效果都不好,后来经本村一个婶婶介绍才走入了大法修炼。她刚学炼不长时间,各种病症都不翼而飞,人也变得开朗、乐观。

我当时在一所重点中学上学,因为离家远,在学校住宿,一个月回家一次,回家后母亲经常在家放师父讲法录音,很自然的我也就跟着听,虽然对修炼还不是太懂,但是知道师父讲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后来一次年中升级考试,我考了年级第一名,数学得了满分,分数下来之后我们返校,当拿到卷子的时候我发现我有一道证明题做错了,证明的过程不正确,但是最后证明的结果我却写的是题目给出的结果,因为我一直在年级里考前三名,在本班一直第一名,和本班第二名相差的分数还很远,所以老师给我判卷子的时候就没有太认真看我的证明过程,直接打了对勾,我当时心想该怎么办呢,是不吱声还是应该找到判卷老师说明实情呢,略做考虑之后我想母亲学的大法,师父不是告诉我们要按真善忍做吗,想到这里我就去找到班主任说明了情况,他当时很不理解,一脸的不高兴,我不知道他为啥不高兴,晚上下晚自习课的时候他叫住我说:“如果你不说数学判错了你的排名是年级第一,给咱班里争光,如果说了,分数减下去只能在年级排第三名,你自己考虑考虑”,我当时很坚定的告诉他说:“我不要这个分数,确实是给我判错了”,他看我这样也没再说啥了。第二天我去找了判卷子的老师说明了情况,他很惊讶的给我把分数减了下来,后来学校在给年级前三名发奖学金的大会上校长还把这件事拿出来说,赞扬我诚实。

那时我心里根本没在意这件事,觉得没什么,只记得母亲放的师父讲法中说要做一个好人就要按真善忍做。当时我还没有正式走入修炼,只是受母亲的影响就能做到这样,足见大法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巨大威力。在当今追名逐利的社会里,很多人花钱走后门都要加分升学求名。九九年江氏邪恶集团编造谎言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了无数的师生,也毁了无数众生,真是罪大如天。

九八年秋我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有时间就看书学法,一天有时能看一遍,不知看了多少遍。有一天傍晚,母亲说你看了多少了,记住多少了,我于是站起身来把书一合递到母亲手里说,试试我记住多少,于是从第一页开始背,一字不差,第一讲很快就背下来了。其实我根本没背过书,因为看的遍数多了,很自然的就背下来了,真是法的威力啊。之后我慢慢把整本书背下来了,最后只剩下周天没有背全。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一天听到一地辅导员说形势很紧,当时我想还差周天没背下来,必须尽快背下来,就这一念,当天晚上就把“周天”那一节背下来了。

走过狂风暴虐 讲真相救人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地也遭受了严重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绑架,受到严酷的肉体折磨,脸被打的肿的老高,已经看不出模样,两腿全是一条一条被竹条抽打的血痕。我绝食抵制迫害,正念闯出后我就流离失所了。

由于没有生活来源,我的基本生活都难维持,正好七二零,我悟到应该走出去证实法,就去了天安门,看到警车森严。我在广场上来回走,不知如何做,到了傍晚下起了细雨,我想起包里有些真相小纸片,拿出来在广场上散,被巡逻警察发现,他们把我往警车上拖,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

他们把我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刚一进门,一个警察拿着一个铁链的东西往我眼睛上打,我心里没有怕,对着那个警察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一念吧,他后来没有再表现邪恶,他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问我是哪里人, 我不说,他就和我聊天,我心里清楚他是想套我的话,我就和他讲大法真相。这时又进来一个警察,在我背后想用烟头烫我,他用手指着那个警察说:不许碰她,你出去!那个警察灰溜溜的就走了。他再没有为难我,让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他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椅子上,我说太紧了,于是他就把手铐调到最松,我的手都能脱出来,当时是深夜因为怕心没有敢走,第二天我被当地带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十五天后正念闯出。

零七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怕心很重,又面临生活的困难,我就去了一所城市打工,开始工资很少只有几百元,日常生活都难维持。面对红尘纷杂,我感到迷茫无助,遇到困难没有在法上去认识,把生活中的苦难当作了人的难,工作又经常加班,学法时间很少,身边没有同修交流,我一度消沉,不精進,慢慢的追求起常人的安逸生活,向往人世间的美好幸福。几度挣扎、几度思索,我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小舟在大海上漂荡任由风浪拍打。

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一次次的点悟,使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时间的紧迫性,现在的时间都是师父为了救度众生用巨大的承受才延长来的,我怎么能在这段时间里消沉毁自己哪,于是我买了打印机,自己做真相册子光盘,神韵晚会光盘还有新年台历,利用工作之余去散发,后来我的工资也由原来的几百涨到五、六千,有时月工资能拿到八千。

期间我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当时我们部门有十几个人,有机会我就和他们讲真相,开始的时候他们很反感,一天晚上我集中念力清除阻挡他们明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感觉很不好的物质被清理掉了。第二天上班去,一个曾劝我不要在公司里讲真相的女同事和别的同事聊起了大法真相,我给过她破网软件给她讲过真相,她当时劝我不要在公司讲真相,现在她能和同事聊大法的真相我很受感动,谢谢师父帮我开创环境。

还有一个同事和我住一个小区,他和他朋友都是本科毕业生,有段时间他们闹矛盾,他就总和我诉说,我摆正自己,用纯正的心态劝他要多理解、多关心他的朋友,要好好沟通,还劝他下班买些朋友喜欢吃的。他看得出来我真心为他好,我又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爽快的答应了,说我就相信你,我觉得你人很好,很正直。他和他朋友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QQ个性签名是要跟着党走,现在认清了这个党,就要和这个党完全脱离,我要和××走,指我的名字,我告诉他不是跟着我走,而是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了他们护身符,他和他朋友都高兴的收下了。

后来我辞去了工作经营自己的小公司,时间上可以自由支配,只要能保证生活我就尽量把时间用在三件事上,并且注重向工作中遇到的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在帮助同修中去执着

因为我所在区技术同修很欠缺,所以技术这块就落到我身上,特别是微软取消对XP系统的支持,在更换WIN7、WIN8系统过程中也是一个磨炼自己的过程。二零一四年四月底我就开始给同修更换系统,因为之前XP系统有基础,所以WIN7、WIN8相对来说也容易一些,这次论坛技术同修没有给现成的系统盘,而是告诉了更换系统的方法,我就按照论坛的方法下载WIN7、WIN8镜像及装系统所要用到的工具,先在自己电脑上用虚拟机封装系统,再给同修电脑安装,在做系统启动界面的时候,我想把启动界面改的更容易操作,可是怎么也搞不明白如何改,研究了一天也想不明白。当天晚上睡觉,梦到师父在黑板上写字给我讲解题,告诉我要如何如何做这些题,感觉一晚上都是在听师父讲怎么做题,第二天醒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师父讲的解题方法,心里清楚和我遇到的问题有关,于是又打开电脑,鼠标点来点去,突然点开一个系统文件,这时脑子像是开了窍似的一下子就明白了系统启动的原理,也知道怎么改了,我知道是师父赐予了我智慧,从此我就能如意的改启动界面了,后来又成功用几个很小的文件启动系统,不需要再安装软件启动了。

期间不断的有很远的同修把电脑拿过来让我装,我悟到这个技术不能自己掌握,必须把它推广出去,于是我就购买 U盘,把所有的整套做系统用的东西装在U盘里,同时U盘制作成工具盘,这样一盘两用,再加上一个分区U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给想学的同修,一步一步的教给他们,不烦不躁。其中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姐,装系统一点基础也没有,她所在片也没有一个技术同修,我教她的时候,她就拿笔一字不差的记下来,包括右键单击左键单击,看到她认真的样子我真是受感动,觉得更有责任教会她,我一共教了她四个晚上,后来她在实践中又碰到一些问题,我就又针对出现的问题把原理耐心的讲给她,到现在她自己完全能独立安装系统,为她所在片的同修带来很大的方便。

这个过程下来,我发现以前不好去的欢喜心、显示心、求名的心、容易满足的心很淡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这些物质拿下去了。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常听到同修的夸奖,我就和他们交流: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的一切都是师父教的。我还经常把师父梦里教我做题的事讲给她们听,她们也觉得很神奇,都体会到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师父的慈悲苦度。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在这个环境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同时修去生生世世积累的败坏物质。

这些年走过来真是跌了很多跟头,有很多事没有做好,深感愧疚。在以后的修炼路上要更加理智平稳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