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上下功夫 走稳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抵制邪恶迫害

这一两年以来,由于其他主要协调人家庭、工作方面的事牵扯精力较大,我也参与了一些协调的事情。这样一来,加上以前承担的一些技术方面的事,就显得比较忙一些。

这期间,在营救一位同修、请正义律师辩护的关键时刻,我丈夫突发急症,很快去世,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我和整个家庭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接着,在丈夫去世后一个多月,我母亲也离开了人世。一连两个亲人离我而去,而且都是突然走的,没说一句话,没有思想准备,就都走了。一时间感到就像在梦中一样,亦真亦幻,我有些茫然了。

丈夫的突然离世,使我当时就象天塌了一样,浑身瘫软,感到好像不会动了一样。正在我悲痛之时,邪恶的旧势力,想借着突如其来的打击,置我于死地,又让与我丈夫生前有关系的女人在家里、在众人面前、在告别仪式上几次造事,以致我昏倒被抬走……一时间,社会上、原单位里、同修间,引起各种各样的议论、鄙夷,一起涌来,在这样的打击下,我当时觉得十分心酸,想起那一幕幕的往事,觉得承受不了了,要倒下去了。女儿扶起我,在我耳边说:“妈!你想师父啊!”

我一下子警醒了:是啊!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有师父啊!我怎么能被人世间的幻象所带动呢!这都是邪恶制造的假相啊!它们想借此大难毁了我呀!对于人世间的东西,我已放的淡之又淡了,怎么还会被这些东西所带动呢!我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什么也别想动了我的心!“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师父的法浮在眼前。我渐渐的冷静下来,想起师父,想起师父的讲法,我泪流满面。心中的一切悲伤和痛苦,在师父的洪大慈悲面前,一下子溶化了,心中充满了感恩与温暖。

我平静的处理好了丧事和一些遗留的后事,对于那些人在丧事期间闹事,刺激我,甚至打电话来,言语挑衅等等,我内心极其平静,只是觉得这些人很可怜,很可悲。外界的议论,我充耳不闻,不动心,只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事情很快平息下来,如同没发生一样,这期间家人和其他亲属,对我表现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不承认迫害

亲人去世后,我很快就投入到大法工作中来,当时由于微软系统升级的事,技术方面的事比较多,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睡觉很少,学法、炼功也受到了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外地同修又带来了新的手机项目,项目推出后发展很快,大家热情很高,可是技术力量一时赶不上,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一时也没有合适的同修协调、负责这件事情。我当时担任的工作已经很多、很杂,没有精力再承担其它的事,可是,在当时也只有我有这个条件做了,我只能自己去承担了。

项目搞起来不久,联系这个项目的外地同修就出了问题,而且事情牵扯的很大,有很多同修被抓、被抄家,有一些本地同修也被牵扯到了,也有一些同修讲真相被抓。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同修到我家来,叫我注意,说我这里是同修来往最多的地方,千万要注意。也有人打来冒名电话,试探我。我的心里很清楚,对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项目,另外空间的邪恶恨得咬牙,这一切反映正说明这个项目做对了,要坚定的做下去,对于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承认的,就是要坚决地予以否定,救人的事谁也干扰不了。

我和来的同修说:“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师父不承认迫害,你也不要跟我说‘迫害’,这和我没关系,我就做我该做的事,这些事我想都不想。”我心中平静如水,照常做我该做的事。由于本地同修共同正念抵制迫害,揭露迫害,来势汹汹的邪恶很快就退了回去,被抓的同修也很快放回来了。

这些年来,这样的事经历得多了,不管邪恶怎么来势汹汹,我就抱定一念,就听师父的,用大法来衡量,师父不承认的,做弟子的绝不承认。遇到问题了,向内找是应该的。我们应该注重实修,时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但这不是为了防止被迫害而做的,是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是要按大法的要求做,我们的一切都有大法来衡量,有师父在管,怎么能把旧势力的所谓安排放在心上呢!怎么能去承认迫害,接受迫害呢?当然这里有信师信法的问题,是否真心相信的问题,也有平时能否实修的问题。

必须做到实修

丈夫去世后,家里的事一下子全落在了我身上,再加上承担的大法工作,更是忙上加忙,每天疲于应付,家里就像个接待站,人来人去,应接不暇,常常是顾不上做饭、吃饭,睡觉也很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受到了影响。到后来,连集体学法时都能打呼噜,发正念倒掌,自己还不知道。我知道问题严重了,该停下来,找找自己,学学法,调整调整自己了。可是,要处理的事情还是潮水一样涌来,常常是一拿起书,就有人敲门,到了吃饭的时候,家里还是有人等着办事,一出门就有人找,买个菜也有人找到街上,甚至,有时刚要出门就有人堵上了,只能回来,不去了。

这样一来,时间一长,我真是有些受不了,心态就不太好了,觉着同修都太自私了,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大小事都依赖别人,往我这儿推,自己不会就是理由,能学的也不学,能做的也不自己做,就等着我,往这里推,就好象是给我干的一样,靠上我啦,这日子还有个头吗?心里一有了怨气,说话气也就不顺了,心态也就不太祥和了,脸色也就不太好看了,由此带来的也就是同修的意见、看法、不理解和不配合,以及一些矛盾与间隔。而且一些间隔被邪恶加强放大,直接影响到大法的工作。

这种情况下,我警觉了,赶快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是吓了一跳。干事心,怨恨心,安逸心,执着自我,看重技术,依赖技术,自以为是,强加于人,居高临下,教训人,争斗心,强势,不让人说的心,还有隐藏很深的妒嫉,气恨委屈心,愤愤不平,嫉恶如仇的个性,等等。还有在邪党文化中形成的思维方式、做事方式、语言行为和不好的习惯等等。

这里还有一个起因,执着自己想干的事,而不是完全从大法的需要出发,从救度众生的基点出发,发挥自己的长项。做好最需要的工作。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法粒子,由师父安排调配,真正做到以大法、以整体为重。

具体讲,我学技术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老是讲高,别人不接受,救人的效果就不好,当时为了避免把有缘人推出去,起反作用,就想我还是干点自己能干的事,做点具体工作吧,就开始学技术,做真相资料,一干就这么多年。但是后来也认识到,当时不应该遇到困难就退下来,应该突破这个难关,所以就有了从新做好的想法,就想自己安排自己的路,每天抽出时间去面对面讲真相,可是总也不能如愿,打电话发彩信吧,买了手机,多次买了电话卡都作废了,也打不了多少电话,发的彩信也有限,花了不少冤枉钱,还是未能如愿。

这时就有了想法,看着同修都在第一线抢人救人,救人的数字都上升到六位数了,正法的时间都快结束了。自己就这么整天忙于这些琐碎的事,都成了修理部了,后勤部了,看着别的同修在那里救人,那些和自己有缘的人怎么办?谁来救?等着淘汰吗?虽然也清楚,大法弟子是整体,要整体配合,分工协作,共同完成助师正法的洪誓大愿。但是这个常人式的私心,却搅得自己心里乱糟糟的,总是打算着,赶快把这些事做完了,就开始全力出去救人,可是这个事没干完,那个事又来了。没完没了。心里就更加着急了。学法也学不好,正念也不能按时发,心里就朝着同修怨上了,向外找了。甚至想找个地方躲一躲,好好调整调整自己,学学法,摆脱这种被人依赖的局面。

看到自己有这么多的人心和执着,我也很着急,就发正念清除,发了一段时间,也有效果,也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中清除,排除,但是感觉虽然有效果,总感觉有一种消极的,提不起劲的懈怠,不象干自己想干的事那样精神头十足,那样主动积极,总感觉很累,疲乏无力,记忆力也很不好,常常忘事,丢三落四的,感到郁闷,喜欢一个人呆着,啥也不想的坐着。坐到电脑前就打盹,提不起劲,干事的效率也下降了。

我一遍遍的提醒自己,可是,效果都不大。好像这个身体很勉强的支撑着应付着自己,机械的做事,很不情愿听我指挥。我很苦恼,也向师父诉说过,但是又感到这都是自己的事,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使唤。你叫师父怎么办?

有一天学法时,学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

学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打开了。噢!原来是这个人的“情”在作怪呢!这么多年修炼,自认为修得不错了,这个情已经放的差不多了。可是由于忙于做事,学法修炼的放松,这个人心又在大法工作的掩盖下,乔装打扮又出来了。我还差点被它蒙混带动了呢。这“情”的背后不就是个“私”吗?而“私”是旧宇宙生命的本性,是旧宇宙生命走向坏灭的原因所在,是大法弟子要修去的东西。而私又是和“我”分不开的。这不就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本性吗?一切从自我出发,从“私”字出发,怀揣私心,心存分别心,什么你的有缘人,我的有缘人。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为了救人,实质上是一颗“私”心。做什么事情只要是对自己有利,对自己这个团体有利的就积极去做,热心的做,对和自己利益关系好像不大的就消极对待,提不起精神头来。这不是和旧势力的所为一样吗?这和大法的要求相差多远哪!

这时我才意识到,光从法理上认识到还不行,因为,我学法中也早就认识到了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境界,认识到这是新宇宙生命必须达到的境界,在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必须要有整体观念,共同协调配合好才能做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可是,认识到不等于能做到,真正要达到这个标准,还必须在实修中,下功夫从内心里舍弃、清除那些不好的思想物质,从行为上归正那些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人的私心,那个假的“自我”与人的思维习惯,人的行为习惯,还有在“党文化”中形成的语言习惯。以致喜好、爱好等等人心。

在法上认识清楚了,在行为上就要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真正把自己作为一个大法粒子,从整体出发,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去掉那个“私”,去掉那个“我”。从一思一念着手,用大法衡量,真正做到实修,作为一个协调人,把大法的需要作为弟子的责任,主动做好,不执着于自己的对与错,是与非,就会跳出旧势力安排的思维定势,站在法上去思考问题,走正正法路。

重视集体学法

从二零一三年起,我们学法小组改为每星期两天学法时间,整十个小时集体学法,虽然大家很辛苦,但是坚持下来,效果很显著。大家普遍感到,经过连续学习所有师父讲法和经文,对法的理解更深了,心里有底了,疑惑明显减少了,正念足了,对如何做好“三件事”主动了,执着和怕心少了。每个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在心性的提高上,都有明显的变化。

大家随着学法的深入,人心少了,能主动的用正念看问题,注重实修。在协调工作上,也感到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去解决相互之间的矛盾。大家都能向内找,用法衡量了。我们在实修中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学好法的重要。

在我们学法小组里,每个人都变化很大,其中有两位同修,是从迫害开始后,十几年脱离大法,才走回来的同修,经过学法交流,在这个大熔炉里提高很快,现在已经飞快地赶上了正法進程,“三件事”都能主动去做,还有一位同修,一直处于个人独修,没有参加学法小组,去年参加后,变化很大,心性的提高突飞猛進,她说,发自内心的珍惜这个环境,很愿意到学法小组来,感到这个场很正,发正念时看到另外空间各种各样的没见过的奇妙的花,非常美妙神圣。

还有一对母女,刚来这里学法时,女儿受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干扰,甚至不能入睡,精神很不稳定,母亲执着于亲情,抛下丈夫来陪女儿,可是,并不能解决问题,很苦恼。我们经过多次交流,学法,找到了心性上的原因,使其振作起来,从新找回自己,建立起了信心。在她迷茫时我对她说,我相信你一定会从新站起来的,师父在等着你,期盼你,千万要相信自己,珍惜大法机缘。她很感动,说:“我记住了,我会走出来,从新做好的。我不会放弃的。”后来她们虽然不在这里学法了,但是听她母亲讲,她已经从新回到正法中了,现在做的很好。变化很大。还有许多这样的事,作为一个协调人,我想就是坚定地按照师父指引的道路去走,引导同修信师信法,在学法实修中,打开心结,汇入大法弟子整体洪流中来,熔入整体,壮大整体。

师父亲自带的神韵艺术团短短几年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赞誉,被誉为“世界第一秀”,这与每个同修的修炼状态,心性境界,整体意识,不无关系,当然,神韵是师父亲自带的,我个人理解也是师父为全世界大法弟子树立的一个榜样。我们看神韵、学神韵。也要找到自己的差距,大法的标准是一样的。虽然我们不在师父身边,但身为师父的弟子,同修一部大法,都有师父的法身看护,精進的外在条件也是一样的,我相信是一定能做好的。

发现问题及时交流沟通

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陆各地区之间也是一个整体,在救度众生等等方面,都是需要互相协调一致的。在这些方面,我们和周边地区省市也是互有来往,相互沟通的,有的时候其他地区,同修受到邪恶迫害,到我们这边来,我们也是尽力提供帮助,同时,尽力帮助建立恢复资料点,提供技术支持。

今年,我们省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邪恶比较大的迫害,在迫害之前,与外地同修的接触中,就发现了一些问题,当时就与其交流指出,但是没有引起同修的重视,后来,又听到看到一些安全方面不注意的问题,又捎话带信提请同修注意。还是没有引起注意。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就在本地同修中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弥补这方面的漏洞,使同修开始时不注意安全做的项目,按照明慧的要求从新做好,让项目健康发展,逐步走向平稳发展,堵塞了漏洞。由于我们在这方面做了补救工作,所以后来,同修那边出了问题,虽然邪恶虎视眈眈,想把火延烧到这边来,但最终在师父的看护下,在本地同修的共同抵制下没有得逞。

我们当时还看到外地同修在整体协调方面,在技术交流方面存在的,一些严重不注意安全,追求轰轰烈烈做事的效应,崇拜个人,单纯依赖技术和技术同修的现象,也和一些当地同修交流,提出这些问题,同修说,早就存在这些问题,说了也没人听,同修还反映出一些个别协调人存在的问题,挺严重的,说其把同修的安全寄托于国安和六一零的某某人身上,说什么某某某(本地国安负责人)在保护我们呢!所以大车進资料,几十人一起做神韵,几十人一起学电脑,就象生产车间一样公开来,还要把这种东西向全省推广。

听到这些问题,我们鼓励同修写出文章向明慧网反映,以尽快引起学员注意和警醒。但下来后,还是觉得事情太严重了,不能等同修得赶快写出文章,先发出去。我马上根据当时掌握的情况,写出了文章投到明慧,接着在当地同修中做了一些补救措施,并和其他同修交流,由另一同修去当地了解情况并交流解决问题。但是虽然文章发出去了,也没见到登载出来。不久,那边就出了问题,抓了许多同修,而且,往往出问题都是一群一群的出,互相牵连很大,不少资料点,技术同修被抓,损失惨重。严重的影响了当地以致全省的救人和大法工作,教训真是太大了。

对于当地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也注意及时坦诚交流,解决问题。如有的老同修由于开了天目,看到了一些景象,就起了欢喜心和执着,不注意修口,热衷于在学员中,讲这些东西,甚至于把看到的一些景象,作为指导评价学员所作的大法项目和修得如何的依据,在学员中乱讲,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但当面交流受阻,我就采用书面交流的形式,坦诚的把问题写出来,引起了同修的重视,使问题得到了及时稳妥地解决。

以上是自己在所承担的大法工作中,遵照大法的要求,从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走稳走正修炼路的角度,学法实修,所体悟的一点心得体会。由于自己心性有限,虽然做了一些事,但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尤其学法修心和个人心性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有待提高。以上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坦诚指正。

弟子在此敬拜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