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政治老师和一邪党支书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吉林省南部山区一个乡镇中学的老师,现已退休。二零零八年,我还在学校教学。那时,我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已经几个月了,症状就是怕冷,人家穿的是入时的春秋装,而我穿的却是羽绒服。从头到脚浑身难受,脸色黑紫,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一样,压抑的总是想哭。我四处求医,医生说我精神有问题;我认识的人中有信佛的让我信佛,我進过寺院;信主的人让我信主,我去过教堂。连巫医大仙儿都看过四、五个,花的钱不计其数。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开始自己服药。因我家开药店,吃药方便。我就针对自己症状看着说明书有选择的用药。几个月过去了,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

那年秋天的一个下午,一个中学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某同学从南方回来了,几个同学想在一起聚一聚。在饭桌上,同学们听着我的诉说,都很同情,有的建议我去大城市医院查一查,别耽误太久了,有的给我出偏方。吃完了饭,天也黑了,大家下楼准备回家却发现外边下起了瓢泼大雨。多数同学家在附近,而我在乡下,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而且大雨天打车又不方便,县城的一个要好的同学说:“别走了,上我家住吧,正好我还想和你唠一唠呢。”

原来,这位同学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我告诉她,我原本是英语老师,因缺政治课老师,我年龄接近退休,校领导就让我改教政治。她问我:“你怎么教政治课了?你告诉我,教科书都有什么内容?”我说:“有思想品德教育、有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注:是中共导演的栽赃案)、有……”还没等我说完,她拦住我的话:“你别往下说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做一件大坏事,你在坑己害人,你却不知道,这就是你病的根本原因。”

几句话,说的我一头雾水。我想,我没有错啊,按教科书讲课,这是教师的职责啊!于是,她详细地给我讲了法轮功在全世界的洪传盛况以及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出笼,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讲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村出现的天然巨石,讲了《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及其引发的“三退”大潮。听完后,我感觉到身上每个汗毛孔都被震撼了,一夜都没有困意。我心里最不平的就是一个一向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竟敢当着十多亿国人以及全世界人民耍流氓,撒弥天大谎,特别是活摘器官——这种超法西斯的罪行,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邪恶啊!与如此邪恶的组织为伍是我最大的耻辱。我当即退出了邪党的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我似有所悟,其实近几个月来 ,我一直隐隐约约觉得自从接了这个政治课就没得好。我立即联想到在我前面有两任政治老师好好的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疾病肯定也是这个原因。

第一位政治老师是个男的。有一天走路突然毫无原因跌倒在地。事后他觉得浑身乏力。再后来就经常无缘无故平地跌跟头。就连坐在炕沿上都能跌下来。到医院检查说是心脏间歇。这个老师一直在家养病,上不了班。

第二位是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接课不长时间就腿痛,站着痛,坐着痛,走路更痛。看了西医看中医,打针、药吃一个多月就是不好。

第三位就是我了。本以为政治课课时少,能清闲一些,心里还感谢领导照顾我年龄大,快退休了,给我找个清闲活。可没多久就出现了上边所叙述的症状。听了同学的一席话,我如梦初醒。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带着同学送给我的《转法轮》、《九评共产党》及几本《明慧周刊》和《正见周刊》回家了。第一件事就是以我有病、需要休息为由,和学校领导请了几天假。我在家认真的通读了一遍《转法轮》,真是醍醐灌顶,这本书太好了,我由来已久的人生困惑、疑问都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中找到了答案。从此我走入了修炼。不到半月,我身上所有病状全无,如沐春风,走路一身轻,熟悉我的人都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师父的点悟和帮助下,我顺利地辞去了政治教学,做了一项适合我做的工作,而且有更多时间学法。

我常想,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身难得,东土难生,正法难求”。这难得的一切我都得到了。可是就在同时,我心情也很沉重,因为我成千上万的同行还在受中共邪党坑骗,他们又在坑骗着成千上万个无辜的学生。我也在尽自己努力救人,可是效果不佳。我身边没有一个同修,我深感力薄。

农村学校信息闭塞,听信中共邪党诬蔑法轮功的人还大有人在。我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很多人不听不信。我给他们寄真相信,他们一看是法轮功内容就不往下看了,撕个粉碎。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校党支部书记也是我的同学,他很卖力落实邪党所谓的“保鲜”、“维稳”、“和谐社会”等活动,成为全省典型,常有外地组团来校参观学习。他总是在教师大会上大讲“不要相信、参与法轮功”之类的话。我和他讲了好几次法轮功真相,他都听不進去,我还找来城里的法轮功学员同学给他讲真相,似乎也不起作用。我校教师如此难救与他有直接关系。

就在他信心百倍地追随邪党想成就一番大事业之时,恶报悄悄降临了。他唯一的儿子大学刚刚毕业得了肺癌,已到了晚期,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他和妻子哭得死去活来。没有了儿子,失去了精神寄托,又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没有了生育能力,就从外地抱养了一个孩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呢。
每当我看到他那呆滞的目光,我的心都在颤抖,欲哭无泪。每当我想到自己救不了这些同学、同事我就心急。在此,我真诚呼吁所有同修,加大对教育界这块重灾区讲真相的力度,救救这些无辜的老师和孩子吧!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无私付出的同修。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