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柳志梅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近日看到明慧网报道柳志梅惨死的消息,心中十分难过。作为曾经共同在清华大学学生炼功点修炼的一员,我很想写出那一段共同走过的历史,纪念这位清纯、善良的学妹同修。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功修炼的,在清华大学学生炼功点学法炼功。那时学生炼功点在十食堂西侧的小树林,已经有几十名学生在修炼了,人数还在迅速增加。柳志梅大约在一九九八年来到炼功点,那时我知道化工系来了两名女生学功,其中之一是柳志梅。她看上去是一个单纯而又懵懂的女孩,每天都能看到她在点上打坐和炼动功的身影,集体学法交流时也经常能看到她。

迫害发生后,由于几次集体交流集会被监控告密,很多同修被校方派出所扣留。一九九九年十月清华校方强迫学生休学回家。我那时已经是学校的教师,也被强迫停职回家。

我再次回到清华园是二零零零年一月,那时一些学生同修也陆续回到校园。柳志梅回来时,我在校园碰到她,听说她在家里处境很不好,受父兄逼迫,是独自离家回来的,当时学校不让她上学。在简单的对话中,我感觉她依然乐观。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迫害步步升级,清华的同修们也在思考怎样做才能讲清真相,柳志梅也积极参与和大家配合讲真相的事。在我记忆里曾经和她合作过一次,那是二零零零年九月,明慧网发表了文章《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为了让清华师生们了解迫害发生的真相,同修们决定在校园内张贴这篇文章,我和柳志梅搭档去做这件事情。那天我们准备了一瓶浆糊、一把刷子和许多打印出来的A4大小的这篇文章。到了晚上我和她一起出去,我推着一辆自行车,车把上挂着那个浆糊瓶子,她在一个包里面放了很多文章,我们一路走一路贴,只要遇到有电线杆或者合适的墙壁,我就停下车子走上前去刷浆糊,随后她就取出一张A4文章贴上,再用手仔细的把纸抹平粘牢。做这件事的时候,其间几次我们遇到对面有人走来,我们就停下面对面站着,用夜色和身体掩护身上带着的文章。整个过程,我的心里多少还有些怕心紧张,但是看她却很从容,甚至带着淡淡的喜悦,看得出能为大法站出来,让人们了解真相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后来我从学校里搬走。再见到柳志梅时是在一位同修家里,清华学生同修们常去。那时发生了北京工商大学教师赵昕被看守所恶警殴打致高位截瘫的惨案,赵昕住在医院里痛苦煎熬,清华的一些同修参与轮流照顾赵昕,柳志梅就是其中主要参与护理的同修。虽然六个月后赵昕还是走了,但柳志梅的辛苦付出让赵昕在魔难中感到了莫大的支持和安慰。柳志梅就是这样一个善良、坚强的女孩,是大法造就了她的无私和勇敢。

二零零零年年底,我被抓捕,先是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后来转到七处。在七处的一天,我被警察提审回来,同号的犯人告诉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一个清华女生叫柳志梅也在这个看守所,我才知道柳志梅也被关押到了七处,但她什么时候被抓的、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和迫害,我一点不知。那时还知道清华同修王兰兰也被抓了,我心中感到无比悲愤。我读过张志新的故事,知道邪党迫害异己的邪恶。我想这些善良、清纯的女孩子现在却要面对这些鹰犬虎狼,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却被污蔑成×教,这是什么世道?!我心中如刀割一般,发愿总有一天要为大法和同修讨回公道。

之后的八、九年岁月,我在监狱度过,几乎再也没有听到柳志梅的消息,直到我离开监狱后看到明慧网报道的情况,才知道她已经被折磨致疯。看了她疯后的照片,我潸然泪下,那个清纯美好的女孩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而她康复的一线希望随后又被当地邪恶的“610”击碎,帮助她的同修也被迫害劳教,怎不令人心碎!

从一个农家飞到清华的金凤凰,到一个大法中升华的修炼者,柳志梅本应该有美好的生活。然而这场邪恶的迫害击碎了她的清华梦,摧毁了她修炼升华的意志,全面毁灭了她赖以存在的一切基础,连做人的最基本尊严也被剥夺殆尽,最终把她推向死亡。

柳志梅走了。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她扼腕痛惜。不久的将来,邪党的罪恶将被彻底清算,历史的审判不会放过那些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逞凶行恶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