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父亲的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退休前,父亲是国有知名企业某单位的邪党支部书记,说话就像作报告,什么事经他口出来就是:一要怎样,二要怎样,三要怎样,劝他退党可费了周折。

也许是父亲这一生经历的运动多了,出生时赶上抗日,接着打内战;该上学时家里孩子多没钱念书,年轻时赶上三年人祸大饥荒,工作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六·四”目睹了坦克机枪对准青年学生,没消停几年,邪党又开始迫害法轮功……这下父亲可急眼了,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就没有睡过安稳觉。

父亲看过《九评共产党》,说书写的全对,但他又说,共产党是什么玩意,上哪跟它说理去呀,专门迫害好人,没理还搅三分哪,永远伟光正,你鸡蛋往石头上碰。父亲的担心不无道理,直到我因为去北京天安门讲真相,要求还我师父清白,把我绑架劳教,父亲经受不住打击,血压升高,被送進了医院,大夫说有生命危险,母亲也很着急,就跟他说,孩子在家时,不是告诉你了吗,危难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你在心里念别人也不知道。

父亲出院后,在家偷偷看《转法轮》,母亲回来他就把书藏起来。有时他跟母亲说:“我算什么父亲,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老泪纵横。他是邪党党员,知道邪党有多坏,经历了这些事,父亲早把邪党看透了,不知它还要害几代人,父亲心灰意冷了,把邪党退了,我回来时,看到父亲瘦了四十多斤。

回家后,每逢过节或中共认为的敏感日,警察上门骚扰,父亲就把我保护起来。有次警察敲门,父亲把我藏在衣柜里,智慧的把警察赶走。父亲也有犯糊涂的时候,那天他买菜回家,和邻居聊天,发现车筐里的大法真相资料,当着邻居的面把真相资料撕了。回来和母亲说了此事,我知道后告诉父亲,撕大法真相资料是造业,是要遭报应的,得发声明向我师尊承认错误。他说怕邻居怀疑是我发的,做给人看的!后来,他就不这样干了。有次不明真相的楼长把同修发的真相光盘收集一起,给了收破烂的,父亲拿过来看是《九评》,就把光盘放到收破烂的工具箱边上,有缘人拿回家,还能得救哪。

父亲知道法轮大法好,行为上也用大法的法理约束自己。庙里的和尚送他一张什么像,让他挂在家里,他没挂,说我不喜欢,不二法门。父亲也花真相币。我把真相币给母亲,父亲买菜跟母亲要钱,母亲就给他真相币,他看上面的字就念一遍,然后就去市场了。

今年过年,吃年夜饭,全家十几口人到齐,父亲很高兴,分宾主落座,父亲举起酒杯,全家起立,父亲说:“我一生经历的运动多了,但我从来不参与,也没打过人,得了福报,同事选我当领导,当了一辈子清官。做人就得‘真善忍’!真,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那就是善良、做好事;忍,就得忍耐,有涵养,退一步海阔天空,‘真、善、忍’是真理,是信仰,是做人的准则。”全家为“真、善、忍”干杯!

大年夜,全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佛光普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