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酷吏严延年遭恶报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严延年是西汉时代最有名的酷吏,在他出任河南太守时,维持地方治安靠的是严刑峻法,据记载严延年过分精明强干、且独断专行;擅写狱词,他写的狱词往往让专业人士也找不出破绽;他办事效率神速。可悲的是他用这些才能不是救人,而是为了杀人。

冬季,严延年将郡下属各县囚犯集中到郡府一起执行死刑,因为一次斩杀人数太多,流血数里,那里的人都称严延年为“屠伯”。

他的好友张尚得知他不施仁政、乱杀暴屠,就写信劝他:古时候有名的良犬韩卢打猎时,都要先看看主人的脸色,然后再去猎取捕获,不过多的捕杀。希望你稍微放松诛杀,给罪责较轻的人一个改过的机会。然而刚愎自用的严延年自持才能、贪图功绩不听张尚的劝告,巧言以对,继续我行我素。

颍川太守黄霸,施政宽仁,注重对百姓的教化,严于律己,注重自身的修养,郡中治理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农业连年丰收,还出现了凤凰齐翔的祥瑞之兆,受到汉宣帝的嘉奖。

本来黄霸的举措应该是严延年对照自己的镜子,可惜严延年妒嫉心非常强,不但不服黄霸还说了一些嫉贤妒能的话,再加上严延年推荐的人犯了贪污的过错,受到了处罚;接着朝中有官职空缺,汉宣帝本想让严延年补缺,但是听说严延年为官严酷,任命的符节已经发出又被追回;紧接着河南郡又发生了蝗灾。

其实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而是上天借此种种给严延年的警告,也是给他悔改的机会。然而严延年罔顾上天垂怜,依然狂妄自大,把蝗灾说成是凤凰所食,借此讽喻黄霸;对荐人失察则推脱说:以后没有人再敢举荐人了。他的言辞表达了他不可悔改的内心。

在所有劝阻严延年的人中,言辞最犀利、预测最准确的是严延年的母亲,有一年过年前严延年的母亲赶来跟他团聚,正赶上严延年处决犯人,那惨烈凄惨血腥的场面让严延年的母亲既难过又气愤,一再闭门不见这个儿子。严母说:你有幸得到位居太守,管理千里之内的百姓,你却不施仁政教化百姓,靠着严刑峻法、杀人来立自己的官威,你是他们的父母官吗?天道神明知晓人间一切,人不能只行杀戮。没想到你作恶太多、杀戮奇重,年老的我离开你,我走了,唉!我只好等着给你收尸、扫墓吧。

严母是一位教育孩子很出色的母亲,历史上有“万石严母”之称。只有严延年是一个败笔,可见在对孩子的教育上注重孩子德行的培养是极其重要的,如果德行亏欠,才华、能力反而成为作恶更多的因素。

严母依照“善恶必报”的天理推断果然准确,仅仅一年多以后,严延年恶行遭致天谴,严延年被斩首。历史上有名的酷吏如张汤、义纵、郅都、宁成、王温舒、商鞅、韩非、来俊臣、周兴等等皆以“恶”行事,虽然当时似乎成效卓著,但是民众是以畏惧服从管理,遗患却是无穷的。只有象前文中黄霸以及后世的唐太宗一样施行仁政,才能长治久安、国富民强。

历史记载下来这些酷吏的暴行以及他们遭到的恶报,就是以这种方式告诫后人不论是为官还是为人都要“诸恶不做,诸善奉行”。

上天一次又一次利用人言、异象警戒严延年,也以善德垂范于人;严延年实在没有悔改的诚意,上天就以恶报惩之,其实也是告诫人天意不可欺。我们的祖先也总结出许多经典的话,如“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毋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等等来告诫后世子孙。

在历史上以残忍杀戮构陷贪婪著称的“酷吏”仅仅是个别现象,没有任何一个朝代“酷吏”之多成了朝中官员的主流。只有中共篡政的几十年,“酷吏”批量被训练出来,他们被中共“无神论”、“阶级斗争”洗脑,党性取代人性,遇事不分是非善恶。中共刻意培养出的酷吏远远超过历史上酷吏的总和,他们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迫害死八千万中国民众。

尤其在长达近十六年的对法轮功及学员的迫害当中,这些充当中共打手的人,制造的冤狱、迫害致死的人数、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用的酷刑、勒索的如天文数字的钱财,等等这些罪恶用“罪恶滔天”都不足以形容其万一,更令人发指的是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活着的时候被邪党强行活体摘取器官牟利。

在这十几年当中法轮功学员顶着巨大的压力,告诉世人、包括参与迫害他们的人员法轮功真相,以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年上天也一再以异象警示人。但是还是有许多人跟严延年一样冥顽不化,落得个恶报加身、后悔不及。

明慧网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在十几年的迫害中,已有一万多例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招致恶报的事例发生,这些恶报相当大的比例发生在公检法司的、罪恶累累的“酷吏”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