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 贵州黔南电视台退休新闻编辑黄贵仙,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贵阳市再次遭绑架后,被非法秘密判刑,在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生前照片
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生前照片

黄贵仙女士,大学文化,住在都匀市环东北路,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久,就深感无病一身轻、心胸开阔舒畅,并以平和的心态,兢兢业业奉献社会,做事替别人着想,深得同事信任。

黄贵仙女士由于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中共恶党长期的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等迫害。

黄贵仙女士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贵阳市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贵阳市第一看守所,后转于贵阳市368武警医院,被非法关押在武警医院期间,其家属多次去探望,当局却不让家属与黄贵仙见面,院方说其血压非常高,高压超过200Kpa,会有生命危险,院方要求其家属签字确认其病情状况,若发生危险与院方无关,被其家属拒绝。二零一三年五月中旬,黄贵仙从贵阳市武警医院被秘密转出,具体非法关押在何处不详,其家属均未得到任何通知,据内部消息,黄贵仙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黄贵仙儿子接到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电话,说黄贵仙由于病情严重,司法警察医院再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叫前往贵阳。十二月二十六日黄贵仙儿子到达贵阳,要求首先和母亲见面,司法警察医院《病危通知书》上诊断:“一、脾功能亢进;二、原发性高血压很高危组,心脏扩大心功能Ⅱ级;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四、前降支心肌桥;五、甲状腺功能减退。”儿子要求将母亲保外就医至深圳,遭到监狱方拒绝,称黄贵仙户口所在地为贵州都匀,不能到深圳进行治疗。

监狱最终将保外就医地点定在了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黄贵仙姐姐黄桂珍所在地,黄桂珍已经七十几岁,长年身体不佳;姨爹已经八十几岁,长年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够自理;黄桂珍根本不具备照顾妹妹的条件)。监狱于十二月二十七日晚给黄贵仙输液——一袋血、一袋血小板,而在这之前(十二月十日下达第一次病危通知书)未进行任何有效的治疗。

十二月二十八日监狱将黄贵仙送至三都县医院,并向家属声称:“出来之前,我们已经给黄贵仙输了血和血小板,现在各项指标均较正常。”当三都县医院医生向监狱问及黄贵仙病情时,监狱医生回答为:三系减少。三都县医生立刻向监狱工作人员指出:“三都县医院条件有限,治不了这种病。”监狱向黄贵仙亲属隐瞒了两份文书:1.《贵州省司法警察医院出院记录》、二.《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病危通知书》。直到家属十二月三十日赶到贵阳司法警察医院时,监狱警察才向家属出示了此两份文件。在《贵州省司法警察医院出院记录》最后一句话赫然写着:“出院医嘱: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而母亲黄贵仙则被送入了一个医疗条件根本就不具备的县级医院。

三都县医院于十二月二十九日下达《病危通知书》要求转院治疗;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又下达《疾病证明书》再次要求转上级医院诊治;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下达《病危通知书》。在此期间,家属多次向监狱方提出要求将母亲转至医疗条件更好的深圳进行治疗,但是监狱方一再推托和延误时间,称:“我们会向上级反映。”

直到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才由三都司法局出具《外出准假通知书》同意黄贵仙请假三十天到深圳进行治疗。在此期间(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黄贵仙病情逐渐加重,气促、夜间发热、发烧、胸闷、四肢乏力行走困难、饮食量锐减、喝水困难伴有呕吐、全身皮下出血伴有红斑、肝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等等严重现象。

长期的监狱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导致多种病魔缠身;加上重病后医疗条件无法及时满足,监狱方明知黄贵仙病情需转上一级医院进行诊治,却不断地延误了治疗的时机,最后将人送入只有下级县级医院的地区入院治疗,并且进行地域限制,使得黄贵仙无法及时到达医疗条件更好的深圳地区进行治疗。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黄贵仙离开贵州省三都县,于当日晚八点到达深圳市中医院,已经陷入昏迷状态,深圳市中医院一月十六日、一月十七日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最终于一月十八日三点三十五分抢救无效去世。

关于黄贵仙女士生前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文章《贵州退休新闻编辑黄贵仙及其子遭受的迫害》《黔南州电视台新闻部退休编辑黄贵仙的申诉书》等。

直接责任人:
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羊艾监狱):
教育科科长杨某(女)18984027810
狱政科科长苏某15902618518
4监区8大队1分监区:0851-83380969、83380072、85111411、83381113
女狱警芶某、王某、敖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