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610头目高玉成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高玉成,男,四十多岁,四川新津县人,现任米易县“610”头目。

“610”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一个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类似于“中央文革小组”和纳粹的盖世太保,因成立于99年6月10日,故称为“610”,“610”恶名昭彰,现对外谎称为“防邪办”,其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以各种整人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华儿女。

高玉成历任米易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政治部主任,二零零五年任县610头目。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高玉成紧跟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大量罪行。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据不完全统计,米易法轮功学员就有几百人次被非法抓捕、关押;10人被开除公职;5人被单位扣发工资或退休金达十万元之多;574人次被敲诈勒索、罚款金额达476,090元;33人次被非法劳教;42人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五年高玉成担任610头目以来,迫害法轮功更加卖力。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几百人次被骚扰,至少349人次被非法抓捕、关押,16名被非法判刑,至少8人被迫害致死。高玉成昧着天理良知,以诽谤正法、迫害良善的犯罪事实作为邀功请赏的资本,二零零六年高玉成被中共中央防邪办表彰为所谓的“先进工作者”记一等功。高玉成血腥的“光环”沁透了无数善良百姓的泪水和鲜血,高玉成的“光环”是用谎言、皮鞭、电棍、老虎凳“编织”成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一、高玉成编书颠倒黑白,制造谎言污蔑大法

高玉成主导编写了一本所谓的“珍爱生命远离邪教”的书,颠倒黑白,捏造谎言,甚至卑劣地将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恶果嫁祸于法轮功。高玉成将该书大量印刷,还用行政手段把这本邪书发到米易各乡镇、各部门、单位、学校、各社区居委会,迷惑不明真相的人。

这里就一一揭穿高玉成主编610谎言,还原事实真相:

1、中共610迫害,使法轮功学员子女沦为孤儿

垭口一法轮功学员被国保、610五次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其丈夫受610人员和国保向金发的教唆提出离婚,丙谷法庭谢庭长强行判离婚,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二零零九年该学员又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失去父爱的女儿又失去了母爱,孤苦伶仃。这完全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悲剧,可高玉成却颠倒黑白,污蔑是其母亲修炼法轮功造成的。

2、610制造家庭矛盾害死曾平兰

撒莲法轮功老年法轮功学员曾平兰多次被610人员骚扰、绑架,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又一次被抄家,曾平兰和未修炼的儿子均被绑架到乡政府迫害。610人员挑拨婆媳关系,制造家庭矛盾,煽动其儿媳妇对曾平兰监视。曾平兰被放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儿媳妇就挡在家门口,不准曾平兰进屋。大约半个月后,曾平兰身体就开始出现痰多,吃不下东西,呕吐,症状不断加重。在曾平兰“病重”时,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去看望,其儿媳就马上向610报告,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接到报告后,撒莲镇610人员白廷飞、龚其兵等七、八人立即赶到曾平兰家,不顾卧床不起的曾平兰生命的安危,追问哪些人来看过她,同时进行非法抄家。白廷飞还假惺惺的要其家人将曾平兰送医院医治,曾平兰的儿媳妇马上说:“送医院没有钱,她儿子要送医院,我就和他离婚”,曾平兰儿子不敢送自己的母亲到医院,失去了救治的机会,曾平兰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去世。可是,高玉成编写的邪书却歪曲事实,把曾平兰的去世说成是因其炼法轮功,不上医院治病导致的。

3、610多次骚扰恐吓导致张正全死亡

丙谷法轮功学员张正全修炼法轮功后原患的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不治洏愈,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以暴力禁止公民修炼法轮功,张正全被抄家、骚扰达九次之多,相依为命的老伴高龙英两次被劳教、一次被枉判,九年被关在中共的黑监狱中,张正全失去了亲人的照顾、失去了修炼环境,被610多次骚扰恐吓,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致使心脏病复发,于2004年离开了人世。可高玉成的邪书却造谣说“张正全因炼法轮功而死”。

4、“醒悟者”“转化”的真相

邪书中提到的几个所谓的“醒悟者”,都是在邪党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转化”,其中有两人在德阳监狱二监区遭受没完没了的酷刑折磨和强行洗脑,还有包夹24小时监控和拳脚“帮教”,超过其身心的承受极限,违心被所谓“转化”的。高玉成之流借此肆意诽谤大法师父、抹黑法轮大法。

5、610和监狱共同将人迫害致死,却造谣是“炼法轮功炼的”

在610的操纵下,整个司法系统沦为一个迫害体系。遭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后又被610继续迫害,达到“肉体上消灭”的目的。

(1)攀莲镇法轮功学员廖远富在十年冤狱中,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在德阳监狱,为了转化廖远富,恶警用了种种刑具对廖远富进行酷刑折磨,恶警指使犯人对廖远富昼夜监控、随意打骂、体罚,致使廖远富伤痕累累,双腿膝盖以下呈黑色,肌肉萎缩。身体健壮的廖远富被恶党监狱迫害成肺癌(经成都华西医院确诊)。廖远富回家后仍持续受米易610、国保监控、恐吓威胁。

二零一二年一月,攀莲镇610及水塘村人员又把廖远富叫到村上“谈话”,恶人不准廖远富炼功,不准廖远富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廖远富揭露遭到的迫害。恶人扬言:廖远富如果不配合,就不给其母亲发养老补贴、不给其儿子安排工作(其儿子正在某大学读大二),也不准其子打工及搞个体。恶人要廖远富写保证,廖远富不写,610人员就没完没了的骚扰、恐吓,使廖远富的家人十分恐惧,也使廖远富的病情更加恶化,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47岁的廖远富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扔下了妻子和八十多岁的老人及正在读书的儿子,家境十分凄凉。廖远富完全是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可是高玉成之流却在邪书中造谣说是“廖远富炼法轮功得病而死”,把610的罪恶推的一干二净。

(2)撒莲法轮功学员罗江平在云南被非法抓捕、判刑,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被狱方超负荷劳役、酷刑折磨、暴力“转化”野蛮灌食、打毒针,罗江平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昆明市二医院确诊),病情特别严重,生命垂危。经过家人多方努力,云南一监怕承担责任,才同意罗江平“保外就医”。

2013年12月23日云南一监将罗江平送回家,到家后,罗江平多次对其母亲说“我被云南监狱几次打毒针,才导致肝硬化”,并将注射毒针的针眼(针眼及周围都是黑色)出示给家人看。第二天,也就是12月24日,米易“610”2人和撒莲派出所2人到罗江平家进行骚扰,看到奄奄一息的罗江平躺在床上,还要给他施加压力,更加剧了罗江平的病情。时隔五天,于2013年12月28日罗江平被迫害离世,年仅52岁。罗江平的死,云南一监和米易610罪责难逃!


和罗江平、廖远富类似的,二零零五年以后从监狱、看守所、洗脑班回家后,又遭610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万朝、刘本洪、黎光福、黄显坤、张贵超等人,都被高玉成的邪书污蔑为“因炼法轮功而死”。

二、高玉成利用各种宣传手段抹黑大法

1、米易“610”指挥米易电视台多次播放抹黑法轮大法、抹黑大法师父的电视节目,用漫画的形式对李洪志师父进行诽谤和侮辱。将“4.25和平上访”、“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对法轮功栽赃陷害的谎言多次搬上荧屏,污蔑法轮功;

2、“610”组织人员在城乡到处张贴诽谤法轮功的标语和宣传画;在垭口等多个乡镇的政府电子屏幕上出现污蔑法轮功的字幕;

3、“610”胁迫中小学校宣扬“天安门自焚”伪案,污蔑法轮功杀人,欺骗师生,挑起仇恨。一个刚上一年级的6岁多的小学生受欺骗后,放学回家进门就对其祖母说:“奶奶,不准你炼法轮功,不然我要举报你”。“610”对世人的毒害,连小孩都不放过;

4、“610”胁迫一些窗口单位在电子屏幕上打出污蔑法轮功的字幕,比如:几个银行就在电子字幕上频频出现污蔑法轮功的字幕;

5、继二零一三年610胁迫单位职工签订“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以来,二零一四年610又发文(米防邪[2014]16号)在全县范围继续欺骗世人,强迫民众签“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将民众绑架在中共邪党死亡列车上。

三、高玉成多次谋划开办邪恶的洗脑班,并亲自逼迫好人转化成坏人

高玉成任610头目以来,举办多次洗脑班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分工明确:由610及国保、派出所警察负责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高玉成亲自或由所谓的“帮教团”宣扬歪理邪说,强行洗脑;打手队甚至武警负责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自由,实施暴力转化。仅举几例:

1、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610”将新河32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原头碾乡政府关押,进行了4天的强化洗脑,还勒索罚款。

2、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610人员、国保警察对几十个法轮功学员的家非法查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其中9人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5天、最长的被关押三个月,被610罚款最低200元至1500元。

3、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7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60多人被绑架、劫持到草场、撒莲、垭口、头碾、小街、白马等洗脑班迫害,其中垭口洗脑班由610组织的八个部门构成的所谓的“帮教”团对大法学员强行洗脑,只准他们的歪理邪说,不准大法学员说话,旁边有武警站岗看管,不准乱动。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时,宋洪剑说:中央要开十七大,害怕你们闹事,把你们送去学习半个月。

4、二零零八年,奥运火炬传到四川,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三十一日两天,米易610纠集公安、国保、交警、派出所及各个乡镇、村、社、民兵倾巢出洞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几十个家庭被骚扰、抄家,强行拿走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户口本,说是什么‘暂时保管’。杨兴美、杨顺发、常连美、沈得志、彭琼莲、罗家英、白朝霞、王国琼、毛建平、余兰和杨福忠(夫妻)、胡少会、张开群、辜兴凤、蔡会莲、张正焕、张正超、姚元芳、熊学才、宪朝珍、张家会、宋学美、唐兴荣等三十多人被绑架。分别关押在米易县观音大水沟村民委员会、头碾乡政府、公安局看守所等几个地方,失去人身自由。由610办洗脑班,强行洗脑。

5、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国保警察将庄福仙、陈培新,陈新科、周安芬、姚元芳、高胜元、李发仙、赵吉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丙谷洗脑班,由县“防邪办”(“610”)主任高玉成、县国保大队长扬梓华到洗脑班放毒,并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不准外出、不准到上海。李发仙又被杨梓华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四、谋划、唆使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跟踪、监控、限制人身自由;胁迫单位和基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1、610利用遍布城乡、道路、街道的电子眼,甚至小区、单位、商场、超市的监控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

2、“610”从社会上招聘了一大批所谓的“网格信息员”,经过洗脑后,游荡在住宅小区、街道、车站、公园等地方,监视住宅、行人和游客,重点是监控法轮功,收集法轮功的信息,及时报告给“610”。“网格员”工资的一半与其向610报告信息的数量、“价值”挂钩。

3、610指派专人跟踪、监控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回家的大法弟子,要求要“盯死看牢”,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不断的骚扰、威胁,制造恐怖气氛,施加精神压力。致使至少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4、米易“610”胁迫相关单位、社区、居委会及乡村社参与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直到二零一四年610还在以“米防邪办﹝2014﹞4号”(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文件,下发各乡镇、政府各部门,强迫当地在“四二五”(一九九九年逾万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日子)、“七二零”(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对法轮功学员的防控,并实行所谓的“领导责任制、工作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逼迫相关部门和人员和他们一起犯罪。

五、高玉成纠集公安、国保警察绑架抢劫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以来,米易法轮功学员几百人次被610骚扰,至少349人次被非法抓捕、关押,16名被非法判刑,至少8人被迫害致死。2014年9月5日,高玉成在“检查”公安工作时还在怂恿、鼓动警察对大法犯罪,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的案例不断发生,仅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这一天,米易国保、公安、610就抄家、绑架了丙谷李福良、彭光琼、张正超等法轮功学员。

以上只是高玉成参与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但根据中国现行法律,足以看到高玉成是下列重罪的嫌疑人,如“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诽谤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诬告陷害罪”等诸多罪行,同时随同中共江氏集团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国际法规定的罪行。

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非得要参与迫害,为名、为利、为所谓“政绩”犯下了这么多恶行。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宣告成立并公告: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凡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人必将追查到底。因各种形式参与迫害,目前在国际“法网恢恢”网站及“恶人榜”备案的中共各级人员已达数万,时日一到必受清算和追究!

如今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大势已去,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元凶和各级政法委、610机构人员纷纷落马,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应,中共江氏集团已惶惶不可终日,所有迫害者受到人间法律的清算和天理的严惩的时刻已越来越近。如今,高玉成等人还在不理智的参与迫害,如再不悔改,其下场是极其悲惨的。善恶必报就是天理,中共邪党卸磨杀驴是惯用的伎俩,“文革”的教训太深刻了,在此,警告高玉成,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从现在开始停止迫害,抓紧时间为自己赎罪,把你知道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内幕揭露出来,帮助那些还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