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偷看《转法轮》 牢头学炼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

狱警偷看《转法轮》 牢头学炼功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和老伴买火车票准备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结果在前一天晚饭时被绑架,当天夜间被劫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和我一个监室内有四、五名法轮功学员,我们一起背法、炼功。狱警让牢头监控我们,不准炼功,我们就给他讲真相,他明白后表示要学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还和我们一起炼打坐。

狱警不准我炼功,我说:我七十岁了,一身病炼功都炼好了,身体这么好,你看你不到五十岁,身体那个样。他不吱声了。以后他也不管了。

十五天非法拘留期满时,我拒绝签名,又被劫持到市劳教所的洗脑班。在洗脑班内,我讲真相、不劳动。副大队长对我说:“你七十岁了,只要写‘不炼了’三个字、签个名,我就放你回家。”我给他讲大法真相。他说:“我什么都知道,你们将来成为觉悟了的人,现在是来提高层次的是不是?”当他拉开抽屉拿烟时,我看见有一本《转法轮》,就说:“你也学《转法轮》,怎么不准我们学呢?你为什么偷着学呢?”他说:“我要公开学不得也象你们一样被抓吗!”我俩都笑了起来。他说:“你就这样呆着吧,我不让他们管你。”

后来他告诉狱警们:“他年龄大,身体又不好,不要管他了。”所以我也不怎么参加劳动,打坐、背法,他们也不管。有空我就和同修一起打坐(当时还没有三退和发正念)。我们又给犯人讲真相:讲法轮功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真心学法者师父给净化身体,无病一身轻。同室的犯人和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处的都很好,有的表示出去也炼法轮功,有的晚上和我们学打坐,有的和我们学背《论语》和《洪吟》。

有一个狱警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听了真相后想不太明白。一次问我:“老爷子,修‘真善忍’有什么错呢?!我怎么不明白呢?”我给他讲了江魔头出自于个人私愤和嫉妒,发起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建议他好好看一看《转法轮》这本书。“动一动脑筋你会明白,应该怎么确定你的人生!他看完《转法轮》后,不但不管我们了,有时候还和我们在一起切磋法理。

我临出狱时,副大队长和狱警都送我,嘱咐我要保护自己。小队犯人也过来道声珍重。我看着他们,为他们明白了法轮功的好处,选择了一个好的去处感到欣慰!

四青年炼功三天戒毒瘾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被绑架到戒毒所,和四个戒毒青年被关押在一个房间,他们叫我爷爷。我跟他们讲学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诚心炼法轮功,很快就能把毒瘾戒掉,不用打针、吃药,不用遭罪。他们就坐下来和我一起打坐炼静功。第三天开始,就没打针、吃药,也没犯瘾。他们可高兴了,不让我吃戒毒所的饭,非要我吃他们买的饭(经济条件好可以订饭),什么都给我带一份,我不吃他们不干,说:“你要不吃我们都不吃饭了,哪有爷爷吃窝头,孙子吃大米饭的理。”

后来女狱医一发现他们不打针、不吃药了,问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你问爷爷,他来了我们就不打针、不吃药了!我就向狱医洪扬法轮佛法。狱医就对四位年轻人说:法轮功真厉害。那你们就跟老爷子炼功吧,省得我还得给你们打针。

我出狱时,他们表示大法救了他们,绝不放弃大法!

看守所长:“法轮功真了不起!”

二零零一年九月末,我被绑架到看守所遭迫害,在那天晚上一進看守所,就围上来五、六个年轻犯人,把我围住。这时牢头说:“谁也不要动,都坐下来听一听他是怎么炼法轮功的。”我对他们讲了很多法轮功真相,给他们展示打坐炼静功。牢头对犯人说:你们看他都七十岁了,腿盘的这么好,精神头这么足,说明这个功很厉害,大家都要跟他学,不准谁碰他。

第二天派出所警察来提审,问我昨晚上好受不,我说什么好受不好受的?他们说昨天晚上犯人把你打得什么样?我说:没打我,叫我展示打坐炼功,还让我教他们打坐。坐板的时间我就是打坐(因为那时还没有发正念、三退的事)。派出所警察很惊讶。

全监室二十多人,有身体不好的,有犯罪后很后悔的,我给他们讲经常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就能身心健康做一个好人。他们有的跟我学打坐,有的让我教他背《论语》,一坐板他们就把我围在中间打坐。一开始有一个十四、五岁少年犯人,在我打坐时打了我一下。我对他说:我比你爷爷年龄都大,我也不是犯人,你小小年纪就犯罪到这里来,你打我就等于打你爷爷,这对吗?!你爷爷知道他的孙子是这样一个人,心里得多难受啊!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的法理和做人的道理。其他人都静静的听,有的还说他两句,他很后悔,表示今后也要学法轮功做好人。

负责监室的狱警找我谈了一次话,我给他讲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是修佛的,是修炼、是信仰,是符合宪法的,与政治无关,只是让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他开始还要跟我辩论,我用大量事实让他明白了。我建议他看几遍《转法轮》。过几天他说,他看了《转法轮》。他告诉牢头照顾好我,说我年龄大了是个好人。他说他只起个保管员的作用,在我这别出事,安全来、安全走。

后来我要求炼动功,对牢头说,我不炼动功身上不好受,炼功才能改变身体。牢头就让我每天上下午放风时在院子炼,让人在门口看着,别叫其他狱警看见。

有个犯人出狱后,找到法轮功学员请了一本《转法轮》,开始学法炼功。还找到我儿子,让给我打進来五十元钱。

第四十九天,我出狱回家。既没写三书、也没签名。临走时看守所所长问我:“还炼不?老爷子?”我说:“炼!”他说:“真行,法轮功真了不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