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我生长在农村,小时候家里很穷,再加上要照顾弟妹,几乎是没怎么上过学,心里充满怨言,怨生活对我的不公。虽然我没念过什么书,但是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劲儿。母亲早逝,我经人介绍结婚了。

婚后丈夫不愿和我说话,对我很冷漠,也不知是为什么,心里猜测着肯定是因为自己没文化没有共同语言。丈夫在人中是拔尖的,无论哪方面可以说都是出类拔萃,可是他并没有看上我,嘲笑我。我并不知情,想着时间长了可能就好了。

丈夫几乎每晚都出去串门凌晨才回家,无论我怎么大吵大闹依然如此,丈夫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多年后我才知道,在我和丈夫结婚前他曾经与本村的一位姑娘交往了多年,他们感情很好,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因女方家人的极力反对,并把这姑娘远送他乡,这段苦恋才被迫结束,但是心里的思念并没有就此停止。丈夫后来听说那姑娘在那边已经嫁人,迫于家庭方面的种种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奈选择了与我结婚。

我们有三个孩子,最小的是男孩。在我儿子三岁那年,那女人又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她父亲去世她回来奔丧,就这样他们彼此又相见了,虽然各自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感情并没有放下。我家养大车,丈夫的工作就是晚上要走夜路上山拉煤,山路盘旋崎岖很危险,丈夫几乎每晚出车前都去她家先接上她,然后一起上山。

我就是有万般的委屈,心里强忍着不跟丈夫吵架,因为这一家老小还要靠他来养活。心里委屈不平,妒嫉愤恨,种种不好的念头往上涌,到达自己承受的极限,我大哭大闹,离家出走,曾经两次自杀,但是都被人救了回来。但是我再怎么表现,丈夫都无动于衷,对我不理不睬。他就跟着了迷似的,经常跑出去和那女人偷偷见面。我跟公公哭诉,公公是个善良又很有正义感的老人,要拉上我们一家老小去告自己的儿子。

两个月后,女方要回家了,在这女人临行前,我跟她说:“大家都是女人,换位思考一下你要是我你怎么办,你拍拍屁股走了我们这一家老小还得生活。”她哭了,哭的很伤心。我继续说:“我们家不欢迎你,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这个家里。”她回去后他们还是没有断绝来往,给丈夫织毛衣织毛裤写信邮寄过来,每次丈夫出远途车送货的时候我都成宿的睡不着觉,担心他们背着我见面,担心她会毁了我的家庭,孩子们都还小,为了这个家就这么凑合的过着。

直到一九九六年的冬天,丈夫捧回了《转法轮》,他说:“这法太好了,这书跟别的书可都不一样。”丈夫之前从来没有相信过什么,但深深的被师父书中的高深法理折服。丈夫变的不再像之前那样暴躁,身体变的健康,从此我们全家人都走入大法中修炼。

我没上过学读书,开始的时候都是听录音。没过多久,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楼台亭阁,非常美妙,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穿着古代衣服的人。大法轮给我调整身体,感觉法轮呼呼的转,非常舒服。更神奇的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能把《转法轮》看下来了,我连拼音都不会,勉强能认识那么几个字,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够看书,身体健康走路生风,身心愉悦。几个孩子身体也非常健康。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丈夫一有时间就学法炼功,暴躁的脾气变好了,身体健康,人也变的勤快了,说话不尖酸刻薄了,也不那么晚回家了,一家人从未有过的融洽。第二年的夏天,丈夫又收到了那女人的来信,信中有让丈夫过去的意思。我当时说,“我已经得法修炼了,这些事情我现在不管了,去不去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丈夫并没有去,作为修炼人他知道用师父的法理衡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也从学法中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业力轮报,从情中解脱了出来。

是师父善解了我们彼此之间的渊怨,让我放下怨恨,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是师父挽救了我这风雨飘摇的家,让我们从泥泞中走了出来。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和丈夫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而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丈夫在保外就医回来后没多久就瘫痪在床,于二零零五年离世。我家曾多次被抄家、骚扰、绑架、勒索。

在当今的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只因坚持信仰而失去自由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这十五年来在中国大陆一直不断的发生着。善良的人们,请您细心聆听法轮功的真相,愿您无价的良知撑起一片天,为您选择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