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导致的家庭暴力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夫妻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和恩情并重的美德,千百年来,一直被人们坚守着,但在中共统治大陆六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共大行红色恐怖,连续不断的发动害人整人运动,使人在一片恐怖肃杀之邪气中妥协屈服外,往日的亲人在饭桌上怒目相向,恩爱的夫妻在一夜间背道而驰,每一次运动中,都会发生无数的人伦悲剧和惨剧。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多年中也不乏其例,一些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因为害怕中共迫害,以暴力手段制止妻子修炼法轮功。这些人的恶行固然是因为其本人人品低下所致,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是这些家庭暴力的直接诱因。

下面是不久前发生在河北怀安县渡口堡乡两界台村的一例。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早晨五点多钟,河北省怀安县渡口堡乡两界台村法轮功学员高福英起来炼功。其丈夫蔡致占听到声音,连衣服也没顾的上穿就追到外屋。见丈夫恶狠狠的,高福英就跑到院子里去,被蔡致占抓住打晕在地,蔡致占回到屋里穿上衣服出来接着打,从院子里打到街上。据知情人讲,蔡致占拿着一把剪子(也有人说是石头)在高福英头上扎出两个血窟窿,血流不止,致使高福英的头上、脸上全是血。

旁边有人看着不忍心,就想劝阻。蔡致占叫嚣着:“谁拉架就打谁。”蔡致占的暴行一直持续到十点半。接着,蔡致占给高福英的二哥打电话说:“我把你妹妹打坏了,你把她弄走吧,我是不要她了。”十一点左右,高福英二哥打车来,因看她伤势严重,直接把高福英送到了张家口市二五一医院。据蔡致占亲戚讲,高福英在医院住了三、四天,被人转到了沙岭子医院住了十多天,后回到她姐姐家暂住。

高福英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腿疼的很厉害,多处求医也没治好,炼功时间不长病症彻底消失。另外,修炼前高福英爱好赌博,炼功后这些恶习都去掉了。村里人都说:“高福英炼法轮功后人变好了。”有了一个好的身体,除了自己种着六、七亩地,还在附近一个服务区内打工。就是这样一个贤妻良母,却遭到蔡致占如此惨烈的毒打与折磨。

其实,这样的事情绝非第一次发生。此前,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蔡致占把他妻子高福英与女儿打出门外,随后毒打当时在他家的法轮功学员杨凤燕。几年来,高福英动辄就遭到蔡致占的毒打和谩骂,已经对高福英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她一见到蔡致占就有一种条件反射般的恐惧、惊悚,有时说话也变的言不由衷。

毒打法轮功学员杨凤燕的经过

高福英和姓钱的女士,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前,从朋友杨凤燕家每人买了十斤蜂蜜后,回到高福英家(因钱姓女士的电动车存放在高福英家),杨凤燕想平时三人难得一聚,也想去高福英家呆一会儿,她们三人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

到了晚上七点半左右,高福英的丈夫蔡致占从外地打工回来了,杨凤燕说:“快给家人做饭吧,我们也该走了。” 蔡致占一脚把门踹住,恶狠狠的说:“你们想走,来了就走不了,今天得说出个啥。”因门被顶住,杨凤燕和钱姓女士也出不去了,她们就给蔡致占劝善,告诉他不能这样对待炼功人,炼功人都是好人,这样对你不好。

蔡致占非但不听,还满嘴脏话,辱骂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接着对杨凤燕就是拳打脚踢,并让杨凤燕给她丈夫打电话,也让她丈夫来一下。因杨凤燕丈夫不修炼 ,杨凤燕就没有打电话,蔡致占气急败坏,一脚把高福英踢出门外,让高福英去找杨凤燕的丈夫。高福英出门后并未按着蔡致占说的去做,但也不敢回家。

当时蔡致占二女儿也在场,他就让女儿拿高福英的手机给110打电话,他女儿在拿手机的过程中把电池取出并藏了起来,蔡致占打不通电话,更加穷凶极恶,把手机一摔,把他的女儿也打出门外。

此时的蔡致占魔性大发,他一把揪住杨凤燕的头发拼命的打,钱姓女士上前劝阻,被蔡致占一个耳光打的帽子掉到了地上。蔡致占凶狠的说:“你别动,小心连你一块打,今天是打她(指杨凤燕)。”

蔡致占久不见妻子回来,就揪住杨凤燕的头发把她拉到街上去找,找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又把杨凤燕拉回他家炕沿底下继续暴打。期间,蔡致占一直揪住杨凤燕的头发不放,并使劲的按住头,发了疯似的直往脸上打,杨凤燕只好两手护着脸。因头部被按住,杨凤燕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啪、啪”被打的声音。就这样杨凤燕一直被毒打了将近五个小时,头上、身上多处青紫、淤血。

蔡致占打了近五个小时,他也打累了,就坐在炕沿上喘息,但他始终按住杨凤燕的头发不放。杨凤燕想站也站不起来,想蹲也蹲不下。在这时,杨凤燕想上厕所,就对蔡致占说:“你放开我,我要去一下厕所。”蔡致占说:“不行,你就往裤子里拉吧,我不会让你出去的。”蔡致占仍旧死死的揪住杨凤燕的头发不放。旁边的钱姓女士对蔡致占说,“你得让人家上厕所,不能往裤子里拉。”蔡致占不听,还是揪住杨凤燕的头发按在炕沿底下。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钱姓女士又对蔡致占说:“我把你家的尿桶拿到屋外窗户底下让她使吧,你要不放心,你看着她。”

蔡致占说我为什么要看着她,然后揪住杨凤燕的头发把杨凤燕拉到院子里使劲一把推开,因用力过猛,蔡致占的手里还揪下了杨凤燕的一大绺头发,杨凤燕这才去了厕所。杨凤燕想:“不能再让他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能再让蔡致占继续对大法犯罪。”蔡致占在院子里又喊又叫,也不知道往厕所里扔了一件什么东西,就听“咚”的一声,差点砸在杨凤燕的身上。杨凤燕从厕所墙跳出去,然后到附近的玉米秸秆垛内休息了四、五十分钟。这期间,杨凤燕还看到蔡致占拿着手电筒到处找自己。等到杨凤燕回到家中,已是夜间两点十分。

因高福英夜间不敢回家,就去杨凤燕家呆了几个小时,也了解了蔡致占毒打杨凤燕的全过程。早上六点,高福英叫上她的四嫂一块回家,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看到了杨凤燕被揪下来的一大绺头发。她四嫂对蔡致占说:“你为啥要打人家呢,这要是打别人,你给人家到医院好好看病吧,人家是炼法轮功,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件事情发生后,村里很多人都在传说、议论着这件事情。恶人蔡致占对自己的残暴行为非但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接着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上演了一场更为惨烈的丑剧。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奉劝蔡致占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形式的迫害,弃恶从善,弥补过错,争取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中共迫害导致的家庭暴力-305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