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官的表哥退党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表哥是我姨的儿子,是个法官,为人直爽、风趣,敢仗义执言。以前见到我就说:“法轮功,炼两个动作,我看标准不标准?”我说他“你又不炼,你怎么知道标准不标准?”他就说:“我看着人家炼的动作好看,你要炼的不好看,就是不标准。”我给他找来《转法轮》,他却说:“我欣赏你们法轮功。叫我看书,嘿嘿……”他话锋一转说:“我没有时间。”

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他给我打电话,说:“那功好,就在家炼,千万别出来,也不要去北京,上面给我们下的指令,可是一个接一个。注意,这可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暴,被刮着,不死也得脱层皮。”

以后再见面,表哥私下里就问我:“还炼吗?你要能把共产党炼完蛋,你就使劲炼。”

我给他讲共产党的邪恶。他说:“你别给我讲这个,共产党的邪恶,我比你清楚。但是它掌着权,我只是个小法官,它说啥,我心里再烦,也得假装听着,不然我就得靠边站。”

我给他《九评》,他看后说:“写的真好,法轮功里有能人啊,共产党的本质都被你们揭露出来了,真不简单。”我说:“那你还不把那个党员退掉,没听说过退党保平安吗?”他说:“咋退?我要是找组织去退,上午退,下午就得开我的批斗会。妹子,你劝别人去。”我说:“不是叫你找中共的组织退,是叫你在心里退,我给你起个化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一登,就是退党了。”他说:“这样退啊,咋不早说。”说着就举起双手说:“我自愿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相信法轮大法。”还边说边问我:“你看这样行吗?”

表妹的女儿丽娜考研究生,我给她两本真相小册子。她晚上给她的同学一本,她同学就说她:“你咋还信这个?!我不要。”说着就把小册子还给了她。

第二天,一進考场,那同学就肚子疼得要命,考得一塌糊涂。出了考场,就找丽娜,说:“真后悔没有带那本小册子。”丽娜那次发挥得非常好。后来,丽娜考博士时,提前就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找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表哥对这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到亲戚朋友聚会,他就说:“丽娜,给大家讲讲你考试的神奇经历。”

我姨以前被打成过右派,对我炼法轮功非常惊恐。我劝她退党,她就说:“你咋敢反党?”我说:“不是反党,你退出中共就和中共完全撇开了关系,咱干干净净做个好人,多好。”可是她就是不敢退。表哥就说:“你到一边去,看我咋说你姨。”

表哥就说:“妈,你说共产党好不好?”老太太说:“怎么不好?”表哥说:“我看你是叫共产党迫害怕了。谁打你的右派?那一打就是二、三十年,你还说它好?这说明你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不清。明明共产党是个十恶不赦的东西,你说它好,你这不是被共产党迫害怕了吗?妈,你别不承认。现在的人提起共产党来,有几个不骂的?!其它的我不说,就凭它迫害咱全家来说,你也得退出它。再说了,是叫你在心里退出来,又不是叫你找党委书记去退,你怕啥?我妹子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其它的不说,你现在就当着我俩的面点点头就算。”我姨还真笑着说:“好,好,我退。”

我姨身体不大好,一有病,表哥就给我打电话。我一来,他就说:“妹子,你别看我当了一辈子的法官了,可你姨一有病我就心慌,你一来,我就象有了主心骨。”到了表哥家,我就讲法轮功真相,讲着讲着,我姨的精神也就缓过劲来。

一次,我姨住院。我到病房才呆了一会儿,表哥就指着同病房的那两个铺位上的病人说:“你给他们也讲讲法轮功,劝他们也三退。”

有一次,我姨做心脏搭桥手术,因年龄太大,医生担心手术有风险。我就对我姨的家人说:“没事儿,只要大家都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保证没事!”

手术前,表哥要求所有在场的亲人都带上法轮功的护身符。大家在手术室门口边等边念。一会儿,表哥说:“我喊一、二,大家同时念,这样威力大。”我姨的手术出奇的顺利。医生做完手术,出来告知表哥这一消息时,表哥情不自禁的举起双手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