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狱到天堂的七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我曾经被医生诊断活不足百日。

我曾遍访名医,在高楼与山间穿梭,面对着卵巢癌晚期术后在原位又长出的鸡蛋大的肿块,面对着我不见一丝发迹的头颅,面对着我因心脏病三天两次被急救车拉到医院的病危通知单,所有的回答,无力回天。

面对着医生一次次无情的宣判,我绝望的眼里已流不出一点泪滴,死神在十八层楼下呼唤,跳下来吧,解脱你的苦难。浑河的浪花拍打着堤岸招呼,跳下来吧,送你到彼岸。不!不!不……面对着所有的无情宣判,面对着所有死神的邀唤,我惊惧的喃喃着,冥冥中期待有奇迹出现。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一个黑色的日子,医生下了最后的通牒,知了在盛夏的骄阳下聒噪着。床榻上的我无望的等待着地狱的阴冷。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一个暴雨如注的日子,朋友的姐姐闻讯敲开了我的门,望着从她身上淌下来的一地的雨水,望着她噙满泪水的慈悲的双眼,我伸出苍白而无力的双手,接过让我新生的《转法轮》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早晨九点,我捧起《转法轮》,端坐一个半小时,一气读了六十页,轻快的下床走到门口;惊回首,那个坐不足二十分钟就躺下喘的人,哪去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三十分,莫名的高烧,浑身的剧痛,被惊恐不已的朋友送進医院,高烧三十八度二,输液至晚八点,不退,升至三十八度五。不仅仅如此,又拉起了肚子,一遍又一遍,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无法控制“病情”。朋友突然说了一句,“是不是看书看的?”快问姐姐,冒雨赶来的姐姐看了我,肯定地说,“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叩谢师尊!”医院的病床上,我深深的磕下了头……

更为神奇的是啊,第二天早上,主治医生拿着刚出来的片子和所有的化验单,惊叫着走到我面前,“你吃了什么仙丹妙药,你的肿块没有了!你所有的指标都正常了!你好了!”满室的沸腾刹那间静止了,所有惊奇的目光都聚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了《转法轮》,我只看了七天《转法轮》啊!”所有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仿佛他们听到了神佛下凡,“太神奇了!”激动的医生连呼不已,朋友高兴的拍着手说:“法轮功真好!”我傻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掉了下来,半晌,说出来一句话:“出院,跟师父回家!”

七天,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瞬,七天,只是漫漫岁月中的弹指一挥间,可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二十日至八月二十七日,对我这个病入膏肓的被告知回天无力的人来说,却是从地狱跃上了天。

七天,一百六十八个小时,一万零八十分钟,六十万四千八百秒,不知道在我未知的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深深的懂得,是慈悲伟大的法轮大法师父,把我这个满身病业的人,从地狱之中洗净,捞了上来,令我新生。

闻法七天的我,撕掉了与死神的签约,抛掉了满身的病业,犹如神话般在我的周围传开。相识与不相识的人都闻讯而来,看到我神采奕奕,笑声朗朗,哪里有一丝绝症的影子,无不颂赞:“法轮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3/从地狱到天堂的七天-306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