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法的生命千万不要放弃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男青年,我曾一度自认为悟性不错,觉得自己是块料,我在炼功中天目看不到东西,身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可我就是对大法很相信,我就觉得修炼大法就是我此生唯一的归宿,我也一定能修的很好。

可真正实修起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我由于执著心放不下,又想修大法,又追求常人生活中种种欲望的满足,结果没过几个月,就把修炼放到一边去了,专心过上了追逐常人欲望的生活。结果在常人中越掉越狠,什么乱性、吸毒、打人欺负人的事都做了,干着黑社会性质的事,过着流氓的生活。

可我心里一直都没有真正放弃大法,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把在常人中想干的事都干过了,应该就不会再执著于常人中的事了,到时候再好好修炼。总觉得只要我相信大法,就会像上了保险一样,不管怎样,最后也会在大法中得到解脱。并且中间也曾几次下决心要好好修炼,可每次都修不了多长时间,就又松懈下来,变回常人。

我也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有毅力,知道法好,可就是不能坚定的修下去。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可越来越难生起修炼精進的决心,而且越往后越感觉正法之事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现在就算再开始修,可能也来不及了,思想上也越来越消极,自己逃避现实,一天天就这样麻木的生活。可每遇到危险,我第一反应就是求大法师父救我。

就这样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直到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折腾到快天亮也睡不着,而且心里那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强烈到让我无法忍受,也生出了厌世的心,我知道唯有大法能救我,我就找出mp3,开始听师父讲法,一直到天亮。

其实一两个月前,我刚刚又一次想要修炼,而没坚持几天,就因为执著心放不下,再次松懈下来,这段时间,自己也想努力一下,好再走入大法修炼,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不管我心里怎么想修,可就是一直生不起来精進之心,无法回到修炼中。这回我强烈的感觉到必须赶紧好好修炼了。其实之前也有过因为身体出现问题,而使我又下决心修炼,结果等难过去了我又不修了。

接下来,我全天什么事也不做,只学法,听完了一遍《师父广州讲法》,就开始学《转法轮》,可学着学着,我开始感受到了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可怕感觉,那就是我的大脑思想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就是:我已经失去了这个修炼大法的机缘,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这万古机缘,一切都结束了,我再也没有修炼的机会了,我不管做什么都没用了,这回我真的完了!

这个念头清楚、真切,重重的压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排除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思想念头。霎时间,极度的慌乱、恐惧、绝望、痛悔、无比痛苦的感觉一起把我淹没。

我在学法中也领悟到作为得了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旦因为自己没做好,而失去机会,将面临什么,那就是我将作为宇宙中最不好的生命,面临宇宙中生命最可怕的下场,生命将在层层灭尽和无休止的偿还罪业中,最终被彻底销毁,宇宙中再也不会有我了。

这些都是师父在讲法中清清楚楚讲过的,可之前,我在看到这些讲法内容时,却感觉很麻木,一点也着急不起来,思想上还尽量避开想这些,也不再看师父新的讲法,逃避现实。而现在想到这些,让我顿时觉得生不如死,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时无比痛苦的心情,真的是无比的可怕!

可我真的是不甘心呀,我也无法接受这一切,我强迫自己继续持续不停的读《转法轮》,也开始早晚炼功,并全天除了睡觉,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我除了这些外,再没有办法让自己去想去做其它的任何事,除了大法,其它的任何事对我都已失去意义。

我还不放弃的想在大法中给自己找出路,可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炼静功打坐时,腿都不怎么疼了,完全没有了过去打坐时那种消业的感觉,抱轮也是一样,异常的轻松,炼动功也感受不到原来的“机”了,一天,两天,三天一直这样,我读着《转法轮》,也感觉离大法很遥远,想求大法师父救我,可翻开书,我都不敢看师父的照片,觉得师父遥远的让我够不着,我清楚的知道我真的没希望了。

我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肚子里空的直响,可就是食不下咽,非常难受,虚弱的不行,并开始出现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的反应,我感觉我随时都会死去,几次想告诉家人我现在的情况,让他们为我的后事早做准备,可种种顾虑让我没能说出口。

我一方面感觉自己随时会心理崩溃,一方面求生的本能又支撑着我不愿放弃,脑子里的不好的杂念也都往外出,我在思想中不停的告诉自己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无论发生什么,我一定不能对师父、对大法生出不好不敬的念头,我一定要坚守这一念!

我在绝望中对着师父的照片跪下,磕头痛哭,求师父救我!我勉强的看完了一遍《转法轮》,这时我已经无法继续发正念了,因为虽然我强迫自己坐在那发,可心里清楚这已经不起任何作用,我是在自己骗自己,我实在挺不住了,我准备放弃努力了。

我让妈妈给我找出我之前没看过的师父最新的讲法《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想,在法里,我应该能看到自己的最后,给我这个生命盖棺定论的那部份内容,当然,我更盼着能看到一丝希望。我在极度的不安中开始看法。

看着看着,我这颗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这感觉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并没有看到预想中能涉及到自己的内容,但师父讲的每句话都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一种无比洪大的慈悲,让我感觉无比的亲切!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师父身边,又回到了大法之中!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真的是无法形容的神奇!

我在看到师父讲旧势力的部份时,突然想到师父永远是慈悲于众生的,更不想放弃每一个弟子,但旧势力不是!于是我立即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清除旧势力邪恶对我的迫害!发着发着,我感觉身上一轻,一切难受的感觉一下子没了,我得救了!师父又管我了!我还有机会!这一念瞬间充满我的全身!

我发完正念,马上又开始炼静功,其实主要是想看看这回腿疼不疼,是不是恢复正常了,我打着坐,心里却激动兴奋的无法平静,这一切变化太快了,快的让我害怕这不是真的,心里想,如果这次能闯过来,能再有机会修炼,我一定放下一切曾经在常人中难舍的执著,好好修炼自己,全力去证实大法,去救众生,一定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经过这次从生到死、从死到生,我现在除了大法,其它一切都觉得不重要了,我现在感觉什么都能放下了,也更深的体会到了一个生命如果在这次正法中失去了机缘,是多么的可怕!打坐一小时很快过去了,虽然腿还是没有消业的疼痛感(几天后,恢复正常,又开始疼了),可全身心的轻松、舒适、愉悦让我确信我真的又回到大法中了,那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无以言表!

炼完静功,我继续看师父讲法,随手翻开一页,非常奇妙的一眼就看到两句话,第一句是“师父笑”,第二句是“你要保持当时那么大劲头”[1],我激动万分,这绝不是巧合,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兴奋激动的心情整晚都无法平复,一直想该怎么样尽我的能力去证实大法,去救众生。

不知不觉天亮了,就起来和爸妈一起炼功,结果在做到第四套功法的叠扣小腹时,我第一次感受到在我的手上有法轮在飞快的旋转(当天发正念立掌时,手上也有法轮在转),这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给我信心呀!我再次感受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2],我无以为报呀!

炼完功,我激动的哭着,把这几天在我身上发生的事讲给爸妈,我们一起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我告诉爸妈,我一定要把我这次的经历讲给那些周边的曾经认识的得了法放弃修炼的、修的不够精進越来越懈怠的、走在危险边缘的同修们,希望能激励他们生出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共同精進,担负起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像我这样得了法还造下无数的罪业,如此罪孽深重的生命师父都没有放弃我,还给我机会,其他没做好的人更应该趁正法这件事还没有结束,赶紧往回返,抓紧最后的时间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抓住最后的机会尽量的弥补自己的过失。

妈妈告诉我,可以写文章发给明慧编辑部,于是我就写了这篇文章,衷心的希望所有得了法的昔日同修们都能珍惜大法,珍惜自己生命的永远!千万不要错失这生命中只有一次的机缘!真的就如师父讲过的“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3]

本人第一次执笔,水平有限,只想把亲身经历尽量真实完整的写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迪,篇幅过长请大家包涵,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