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去农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邪党毒害洗脑的世人构陷,遭到绑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奴役劳动,八个半月后,被转移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监狱的八大队,占用着整栋楼,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是倪笑红。受中共恶党的谎言毒害的警察操控刑事犯罪人员,以及走向邪路的帮教人员,直接进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发生在严管队的迫害

第一层楼,被用来严管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暴力强制洗脑转化,最残酷的迫害往往就发生在这里。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进入监狱的第一关。到这里赵警察、刘爽指使艾晓霞询问资料来源等等问题,我不配合她们。她们就开始进行酷刑迫害了,强迫我坐小塑料凳子的角,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才让睡觉。一个星期,臀部就淤黑了。坐了一个多月后,我臀部的皮磨没了,皮肤粘到短裤上,上厕所时很痛,晚上睡觉不敢平躺,只能侧卧。这时他们强制让看天安门自焚录像,然后说,‘明慧网’造假。我说是中共造假,气急败坏的包夹张凡把我拽起来,让我身体前倾九十度,两手伸直向后上举开飞机、坐凳子腿、举凳子一样一样换着法折磨。看我真的举不了了,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天,马艳红包夹、俞雪薇(是个杀人犯),放录像恶毒诽谤师父,我不按照她们的说。她们就把我拽到卫生间,避开录像监控,马艳红上来一脚踹到我胸口上,当时我大叫一声,上不来气,胸和心脏很痛,直不起腰。她还说我脑袋不开窍,上来又给我来一个大耳光,说是给我洗脑。抓住我头发按到马桶里,打开水龙头冲我头。然后又强制让我蹲在水池子底下。

有一回,吃饭后没报告我就去刷碗,俞雪薇冲过来就打我耳光,抓住我的耳朵使劲拧。这个杀人犯在这里可以任意打骂法轮功学员。我多次被俞雪薇拽到卫生间拳打脚踢,打耳光,抓住头发用头撞墙。

一次,包夹刘香槟、邪教刘宝琴让我写火星是热的,我说不对,遭到刘香槟的拳打脚踢,并且强迫我从下午一点蹲到五点,这期间要去厕所被拒绝,让我往裤子里拉尿。

有一次,潘英、俞雪薇把我带到卫生间,潘英上来就给我一拳打在胸脯上,把软骨给打折了,不敢大喘气,睡觉不敢躺着,只有抓住铁床才能躺下,只有侧身才能睡觉,两个多月才好转。

刘宝琴看我七个多月的迫害仍不转化,对我说:管教室旁边有一个小屋,让你在里面呆一分钟你都受不了。还说你就坐到三年半回家吧,象你这样判你十年才行,三年半太少了等等。

经常受到这些恶人的恐吓。使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造成血压升高,心慌心疼,睡觉醒来心就怦怦跳,形成了心脏病,我执着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五书”,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成了千古罪人。

(二)发生在普通班的迫害

到了三楼,虽然肉体上的迫害减少了。可是精神上的迫害却更严酷。

从早上起床后,全天候的强制洗脑迫害就开始了。一直到晚上躺到床上,才算告一段落。整天贯穿着一波一波的反复洗脑,无休无止,让人难以忍受。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五点半在监舍上第一堂课到六点四十分结束。每天三顿饭,一次十分钟时间。晚上七点去课堂学习一小时。八点又回到监舍再学习一小时,到九点才能睡觉。整个的上午、下午基本都是学习,看录像、写心得、总结等等方式进行的洗脑。为了减少邪恶对我的洗脑机会我就要求下到车间去干活。

(三)榨取血汗,奴役劳动

二零一四年四月份监狱的第八大队成立服装和麻布车间。这里主要加工对外出口迷彩服,生产的麻布在国内销售。这个车间的队长是刘岩和一个姓王的警察。每天第一堂课学习后,七点已经开始干活了,规定晚上六点收工,可是她们让法轮功学员加班到七点。尽管每天干活累的筋疲力尽,还要参加晚上的两堂课学习。大家每天拼命做小麻布,每天指标六百——八百不等,因人而异。完不成任务周日加班加点。我在车间被奴役干活十个半月。

(四)发生在我身边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程淑芳,五十九岁。坚持信仰,不向邪恶妥协。一次刑事犯马艳红一脚把程淑芳踢倒,程淑芳腰当时就不敢动弹。然后又被拽起,一拳打在脸上,当时大门牙就被打掉一颗,还有一颗活动的。几个月过去了,腰至今还痛,两腿一直到脚麻木肿胀,行走不便。

法轮功学员黄林华,四十九岁。杀人犯李明华和赵星海强制让黄林华蹲着,整整连续蹲了两个多月。导致黄林华下肢血脉不通严重肿胀。一次这两个坏人把一热水瓶热水倒在盆里,加一杯凉水,让黄林华洗脚。只听黄林华“啊”的一声,可是李明华和赵星海却硬是把黄林华的脚往盆里按。她们强制让黄林华用塑料袋套上饭盆上使用,饭后不让刷洗,塑料袋变酸有异味也不让更换。每天不让正常睡觉,一直到十二点才睡觉。李明华和赵星海还任意打骂黄林华。

法轮功学员马艳芳,六十多岁。刑事犯包夹张凡、张书新、赵飞,一天把坚持信仰的马艳芳按倒地上,并且骑在她身上,有的拳打,有人脚踢。马艳芳的门牙被打掉了两颗,当时就满口流血,嘴巴肿起老高。

法轮功学员姜燕燕,四十岁左右。因为不放弃修炼,恶警张爽把姜燕燕送入严管队折磨,张爽最邪恶。

法轮功学员李兰凤,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趴在桌子上,犹大李明华进来后让她俩站着,一直站到半夜十二点半,第二天还接着站。

长春法轮功学员郭文帅,四十多岁,一直坚持修炼。犹大杨梅把郭文帅用最细的绳子捆在死人床上抻,导致郭文帅的胳膊神经麻木,肌肉萎缩,郭文帅正在绝食抵制迫害。郭文帅正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医院被抢救。

结语

回家前半个月的时候,队长让我写思想汇报,我就把从到监狱开始到临近回家的这段时间里警察和那些参与迫害的刑事犯罪人员,以及走向邪路的帮教人员,是怎么迫害我的,如实的写上。我放下了强大的怕心执着,把凡是我能回忆起来的,都堂堂正正的全部写出来了,然后交给了队长。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亮堂了。

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我如期回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