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器官移植来源”何所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2015年3月12日《济南时报》在“诚信医疗”栏目B05版,用整版的文字和照片写了一篇题为《器官移植 患者重获新生的希望——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器官移植纪实报道》的文章。文中称“从今年开始,传统的器官移植来源被禁止使用后,供体变得更紧张,脑死亡捐献可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也成为心脏移植领域的全新课题。”

“传统的器官移植来源”何所指?病人只能接受血型和组织型与自己相匹配的器官。在非亲属的人群中,这种匹配的机率只有百分之六点五。显而易见,要等到一个合适的器官,其机率是相当小的。美国拥有全国性的器官捐献者数据库和等待者数据库,以及一个高效的全国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网络,数据库内约有八千万人同意死后捐献器官,亲属间捐献器官的数量也很大。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心脏:近八个月;肝脏:二年二个月;肾脏:三年一个月。而且在移植中器官的缺血时间必须非常短,肾脏要求十二至二十四小时,肝脏十二小时,心脏是四至六个小时。

在中国,由于文化上的原因,以及缺乏相关的法律保障,中国人志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的可怜。到二零零七年九月为止,中国只有“六十一例脑死亡者捐献器官”,而亲属移植也只占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一点一。自二零零一年之后,移植技术发达的国家已经不再提倡“亲体间移植”,因为安全性难以保证,很可能手术后从一个病人变成两个病人,最终供体不幸器官衰竭而亡。

器官资源如此匮乏,中国的医院却根本不用担心器官来源的问题。显而易见器官来源大有问题。据对中国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九月,涉嫌的医疗单位至少完成肾移植十七万六千二百六十七例,肝移植四万一百七十例,眼角膜移植十三万七千二百九十四例。

《济南时报》的报道中提到早在2007年,经国家卫生部专家评审,省千佛山医院同时获得开展心脏、肝脏、肾脏三种器官移植的准入资格,成为全省唯一一家同时获得三种器官移植的医院和全省唯一一家准许开展心脏移植的医院。其器官移植水平不仅领跑全省,在国内也达到先进水平。

千佛山医院心外科主治医生刘天起说,“我们医院自2003年开展心脏移植手术,2011年11月经原山东省卫生厅批准成立‘山东省心脏移植中心’,截至目前已完成心脏移植、心肺联合移植和心肾联合移植等手术58例、单纯心脏移植手术55例。近两年完成心脏移植28例。连续两年全国排名第六。”

该医院肝胆外一科主任滕木俭介绍,“自2002年在全省率先开展肝脏移植以来,目前已成功完成300多例,手术成功率百分之百。”泌尿外二科主任门同义介绍,“泌尿外二科从1991年到现在泌尿外科完成手术1500多例,活体移植545例。2014年,泌尿外二科肾脏移植完成103例。”

文中介绍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王旭专门从事眼角膜实验室基础及临床诊疗工作,截至目前,眼科平均每年做30例左右的角膜移植手术。”

来自中国官方统计数据,国内器官移植数量由一九九九年之前的五千跃升一万以上,而且逐年递增,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是高峰,达到每年二万例以上。如此数目巨大的鲜活人体器官是从哪儿来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真、善、忍”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自二零零六年被揭露以来,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强烈谴责,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中共的喉舌媒体为了掩盖这些罪恶,依然卖力的为罪恶涂脂抹粉,极力为之漂白,大张旗鼓的宣扬脑死亡捐献。有多少人被冠以“脑死亡”的标签而杀戮?又有多少“假亲属”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