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家挨户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我今年六十岁,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四个月后,泪囊肿,神经痛、风湿病、风湿性心脏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

零八年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反迫害讲真相的第九个年头。师尊启悟我,秋天到农民收割的地里去讲真相。和同修一说,有同修当时就赞成。十月五日,我和三名同修坐车去三十里外,看到公路两旁的地里一群人正在收割庄稼。我们就下车去讲,结果效果很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退,认同大法好。一次碰到六个三十几岁的小伙子,当他们知道“真善忍”是佛法普度众生时,都高兴的三退了,说把“真善忍”装在心里。其中一人说:阿姨,别帮我们扒玉米了,你们去救别人吧,你们的时间最宝贵。我笑着说:谢谢你们的理解。几个小伙子也笑了,都说:谢谢炼法轮功的告诉我们大好事。二十天的时间过去了,地里也没人了。

天渐渐的冷了。我们地区的同修悟到:农村面积大,人口多。应该到农村挨家讲真相。同修们开启智慧,买来了袜子、鞋垫、手套、毛巾等各种物品。挨家卖货讲真相。挨家走不象在庄稼地里讲放松。有大屯子需要讲三、四个小时,有时会更长。在中国大陆,在恶党政权的统治下,在邪恶的高压下,同修们不畏环境的恶劣,放下为私为我的念头。在师尊的呵护下,把大法的美好,注入被谎言欺骗的心田,把悬崖边的危者拽到生命永远的平安里。我们就形成整体,年岁大的不能挨家走的同修都到一起发正念,挨家走的同修不回来,家里发正念的同修不散。

一开始挨家走时精神紧张,有三退的,有不退的,说啥的都有。从百姓家出来,站在道上等同修,一股无形的巨大的怕从四面八方来攻我,我坚定正念,无形的怕解体了。后来认识到挨家讲真相,发正念要不断,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师父不断的给开启智慧。碰到好讲的几分钟几句话就能讲明白,不好讲的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那真是正邪大战,最后对方三退结束。

冬闲时农村打麻将的多,一碰到打麻将的就想赌场上没好人。这样一想,效果一点都不好。有时从外边看到屋里打麻将,干脆就不進屋讲了。后来认识到那就是常人的生活状态,都在等着听真相呢,结果效果非常好。一次碰到四桌打麻将的,跟他们说:“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没有不同意的。里屋人大声说:我们里屋还有一桌四个人,共五桌,没有不同意的。

一次碰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听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时,瞪着眼睛喊起来:大白天你们挨家挨户宣传法轮功!我笑着说:大哥,我们看你人好,才和你讲的。看你就是个实在人,替我们担心了(我心里说家家都是好人)。他马上变了,说坏人会举报的。我问他入过啥?他说入过队,同意退,认同“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过程中,我感受到整体协调发正念的威力。一次,我们去外乡协调配合当地同修挨家卖货讲真相。第一天讲了一天。第二天从早讲到晚,我感觉口干舌燥,又乏又累,就想回家不讲了。又想坐车来的,在同修家住不容易,接着讲吧。我就默默的也没发正念,到一家退一家。我感受到师尊的加持,同修在家集体打来的能量真是超常极了,无法言表。

越讲越善,师尊不断启悟我的智慧。有时碰到打扑克的,人多的,说话语气横的,面不善的,我就很善意的对他说:看样你象当官的。对方马上不横了,脸也善了,笑着说我不是当官的。我说当多大官,发多大财都不矛盾。然后再讲真相就退了,认同大法好。

一次進到一家食杂店,有两屋在打麻将。大屋一桌,还有几个看热闹的。因为我们在那屯两个多小时了,他们已听说来法轮功让人三退。一進屋就听一个人说:是叫人退党的。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指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该男子正在打麻将,说:他是党员,是干部。我对该男子说:你就是国家总统今天也得救你。他听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高兴的说:我是党员,退。他退完之后,屋里其他人都退了,我们又到小屋把四个打麻将的退了。

在挨家走劝三退的过程中,有留我们吃饭的,有摘水果、柿子、黄瓜的,都被我们谢绝了。也有人不让我们進院的,夏天不让我们進院,我们就说:口渴了,進你家喝点水。喝完水之后一说就退了。有时不渴碰到这样人家也去喝水,每天都喝十多次。冬天碰到不让進屋的就说天冷,上你家暖暖手。这样说就容易進屋。一次到一家老人九十岁,我们给他儿子、儿媳、孙子退完之后,我转身走向老人。老人的家人都说:他年岁大了,耳聋,听不着。我笑着说:他听的见。跟老人说完后,老人高兴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他们家出来,老人一直送我们到大路上:双手合十,两眼流泪,一直说谢谢我。和我配合的同修都激动的说:姨,他太感谢你了。

到农村讲真相狗多,有的屯子几乎家家有狗。有几次碰到狗在台阶上爬着。我们到屋主人都说:狗没拴着,怎没咬呢?一次我和同修看到院子里有一条大狗用铁链子拴在马车上。因大门是钢筋棍焊的。我们拉开门栓進到院子里。因院子很长,走到院子中间时,从房子东边又过来三条大狗。象牛犊子一样大,我和同修不为所动。一边走一边告诉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容易走到房门前:我开了房门,屋里窜出一条大狗,汪汪叫着,凶恶的扑过来,我把门使劲关上,走到窗前看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对同修说:屋里没人,往出走。往出走时,时间更慢,因为那三条狗围住我俩。我们不断告诉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好漫长的时间终于我们走到了大门处,把门拴上。

由于学法跟不上,越讲越顺,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抱怨同修不出来的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们四名同修前后被构陷,在看守所住五宿回家,回来后又产生了怕心。我知道怕心是修炼人的死关,必须得去,就出去讲真相。有时就碰到有人说举报的话。一天我和同修去讲真相,碰到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是个瓦工。看他着忙的样子,我说你好像包工头,他说包瓦工活。我说有个好事别落下,他问啥好事,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远离大灾难。刚说两句,他说我报告派出所你就不讲了,我悟到我不能被他吓住。我追了上去,他走的很快,我边追边说:保护你,你都不要。他听了站住回头问我:谁保护?我说神佛保护你,你选择啥神佛知道。他听完急忙干活去了,我知道这次追他我空间场下去一个大东西。

一次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讲真相。我和他讲了一阵。他问我家是哪的,男人叫啥名,问了好几遍。我慈悲不动,笑着对他说:我丈夫叫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诉你的,中国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两万例之多。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不愿意任何人遭恶报。别看现在天灾魔难这么多,将来剩下的都是知道真、善、忍的好人。我们修善、修慈悲,才告诉人这件事情。他听后心态祥和的说:我是团员,我退,谢谢你。说完轻松的走了。

由于没做好,遭构陷一事,本地乡政府、大队、区六一零、省委来人上门骚扰,我觉得干扰好大。第二天同修来电话问我挨家串门去不去?我毫不犹豫的说去。那天我们坐车去了外地,我坐在车上背法,会什么背什么,背了很多法。然后我又和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要假我,我要真我。下车了,我和自认为讲真相最好的同修走在一起,目地是和该同修一组。该同修问我:姨,你和A同修配合过吗?我说没有过。她说那你就和A同修一组吧。我悟到师父不让我依赖同修。于是乐观的说:行。我就和A同修讲了第一趟街。此时我的人心没有了,只有慈悲的去讲、去做。跟谁说都退,没入党团队的,都认同大法好。说着,退着,我的头上方有个很大的场,我知道那是师父加持我,正神在加持我。我无法形容,只感觉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救度众生畅通无阻。和我配合的A同修竖起大拇指,说:大姐你讲的真好。我说是真我在讲,是师父在做。太轻松了,从来没有的轻松,以前是人心沉。

我悟到要多学法,学好法,溶于法中,真修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