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汪雪英老人十多年来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按:辽宁丹东市67岁的老太太汪雪英,抱着知恩图报的理念,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十多年来遭受了骚扰、跟踪、监控、绑架、刑事拘留等种种迫害。

下面是汪雪英老人诉说十多年来遭遇:

我叫汪雪英,今年六十七岁,是在九九年走入大法修炼的,短短几个月就让我身心受益,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我虽然当时法理不清,抱着知恩图报的这一做人理念,在任何环境下,无论如何我都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一、非法劫持和刑事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丹东市公安局一处于德庆等大约六名警察非法抄我地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我正在她家做棉袄,也被一同劫持到丹东市公安局七楼。丹东公安一处警察于德庆抢走我包里的一盘炼功带说:“你不许说出去,如果说出去我就拘留你!”四名警察轮番非法审问大约四个小时。

同年十二月五日早晨,我去锦江山公园集体炼功,被原丹东市委书记刘仲文构陷,丹东锦江山公园派出所和丹东临江派出所及丹东市公安局一处于德庆等警察参与了绑架,我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在白房看守所里,每天被强迫做奴工至少十四个小时。十二月中旬,看守所强迫背三天监规、看播放着污蔑大法的录像。有一次我遭到管监狱头的辱骂,还差一点用毛巾抽打我。

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我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中岗警察拽着我的胳膊,造成我的手背青紫,并跌倒在地。狱警王春梅又拽着我的双脚拖至大约二十余米远的楼门口,还踢了我一脚。同修姜凤英看到我倒在地说:“你怎么了?”中岗警察上去对她的头部打一拳。

我带着伤痛,身心疲惫的从看守所回到家,得知丈夫已被非法劳教。我的孩子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我,突然遭到家庭巨变,使当时未成年的孩子心灵受到极大伤害,大爷是名警察,有一次到学校去看望孩子,孩子以为是绑架妈妈、爸爸的警察,吓的拉腿就跑叫也叫不回。

二零零零年一月中旬,丹东振兴区临江派出所户籍员陈嘉勇让我写修炼的过程,我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写了一篇《我的修炼道路》交给临江派出所,然而这篇文章却成了他们迫害我的依据,把我列为法轮功重点人物。

二零零零年二月廿九日上午,丹东振兴区临江派出所户籍员陈嘉勇(音)来我家说:“去派出所谈一谈,一会就回来。”我被骗至派出所后,他们逼迫我让我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我说:“你们不随便绑架我就不去上访,否则我就去上访。”临江派出所所长侯胜利就因我的这句话下令把我劫持到丹东看守所。在送往看守所的路上陈嘉勇(音)跟另一个警察说:“这样的能收吗,送送看吧!”事后侯胜利挂电话对新调来的公司书记推脱说:“她虽然什么也没干,但是她不写保证,这是执行辽宁省委的文件。”

丹东看守所第一女监室二十几平米的房间,当时在押人员多达三十五人。晚上睡觉时,人挤人,上厕所回来就没位置了。三月三日至九日,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陆续加入集体绝食反迫害。这次我被非法刑拘二十多天。

三月二十日,单位派车将我从看守所接到临江派出所里,我对警察说:“我因不写不上北京上访的保证,你们就把我关进了看守所,你们作为国家执法人员就是这样‘防患未然’的吗?现在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我和我的家庭与法轮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息息相关,荣辱与共。”振兴区公安分局一科一个女科长说:“她的这种思想不好”。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姜凤英、刘鸿英、张姓女因不配合警察无理要求,为此振兴区公安一科和临江派出所妄图联手办洗脑班转化我们。这次非法刑拘给我造成四千多元的经济损失,家中上高三孤苦伶仃的孩子患上了胃病辍学,我那耄耋之年的双亲,整日为小女儿和外孙忧心如焚,不堪这意外的打击病倒了。

二、非法骚扰、跟踪和监控

丈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多年来,我不但要照顾家庭,为减轻丈夫在黑窝被迫害,还要到劳教所、监狱探望丈夫,经常满怀希望一路辗转换车到了监狱,却常常被拒之门外……只有在中共邪党政权下,才能干出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关进监狱这种无耻的事。探视过程中,我有一次险遭绑架。在各种压力、打击下,二零零三年末,我的双眼有时失明,生活都难以自理,唯有暗自饮泣。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在小公汽车上,我与同事谈起丈夫被劳教的缘故,被旁边一个便衣警察听见了,突然站起大声喊叫:“法轮功又在活动啦! ”几天后,我又再次看到那个便衣警察在我家胡同口那儿鬼鬼祟祟的。

二零零三年十月中旬,我去本溪教养院戒毒所看望丈夫,所长刘绍实说:“现在教养院二十多个法轮功都转化了,就剩你丈夫他们二三个没转化,你什么时候炼功的?”我说:“我炼功不到三个月就开始镇压了。”他又问:“你有书吗?”我说:“没有。”他说:“我已转化了一千多人了,我看的书比你多。”我说:“只要炼了法轮功,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刘绍实再三拖延,不让我离去。妄想扣留我,我说要赶火车,才得以走脱。刘绍实还派劳教人员一路跟踪骚扰,从威宁教养院直至本溪火车站站前。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在一个雨雪交加的下午,我觉得有俩人跟踪我。后来丈夫的领导对丈夫说:“你老婆去本溪教养院,“六一零”有两人一直跟着去跟着回来。“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早晨,我去看望即将走出冤狱的丈夫。在丹东火车站入口处扫描身份证时,被丹东市公安局警察劫持,随后从网上调出我的信息,并私自扣押我的车票,拒不让我登车。警察检查我的包裹,没有翻出与法轮功有关的任何物品,令他们大失所望,并当众羞辱我说“你和你丈夫是一丘之貉。”

五十多分钟后,丹东六道沟边防派出所户籍员赶到车站,非法将我押送回家,临走还威胁我说:“十九日开完会(指邪党代会)你可以走,每次临走前(指探视)必须先写申请和保证。否则如果你偷走,以后就别想去了。”

经过十五年的风风雨雨,历经无法想象的魔难,在我修炼这条路上,我对大法从感性逐渐升华到理性上,我对大法更加坚信。善良的世人啊, 希望你们能够沐浴着大法之福,有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法轮功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希望尚存良知的公、检、法、司人员及早醒悟,了解法轮功真相,停止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弥补过失,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