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儿子去劳教所探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从劳教所到长途客车站有好远的距离,孩子不知走了几个来回,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几次央求狱警要看爸爸一眼,狱警就是不允许。孩子伤心、痛苦到了极点,嘴边起满了大水泡……”

这个心酸的故事发生在黑龙江七台河市一位小学校长的家里:

我叫李兴平,男,现年五十七岁,原黑龙江七台河市茄子河区红卫镇小学校长。一九九八年,茄子河区教育局以我修炼法轮大法为由,撤换了我的校长职务,并将我调往一山村小学做普通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当地派出所警察经常性的对我进行骚扰:所谓的谈话、了解情况、按指纹等。扣留我的身份证至今未还,给我的个人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二零零零年二月,当地派出所所长王建富指使冬铁南、杨希广将我骗到派出所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所长王建富对我进行辱骂和殴打,导致我满口流血。随后他们连夜把我劫持到茄子河区公安分局,接着又把我劫持到七台河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这期间,教育局扣发了我的工资,待我回家后还持续扣发我的一级工资一年之久。后将我调往离家更远的山村小学任教。二零零八年小学合并,我回到了岚峰小学,被安排在锅炉房里烧开水。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我被当地岚峰派出所、茄子河区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七台河市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到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在劳教所吃不饱,每天被强迫奴工劳动,常常晚上加班到半夜,甚至到后半夜,严重地缺乏营养和睡眠,即使这样,还常常遭受警察和刑事犯的打骂,不到三年的时间,我被摧残、折磨的心脏跳动不正常,耳朵听力严重下降,视力严重下降,牙齿损坏过半。

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三个月,那年我大儿子无奈高中辍学。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劳教,读初中的小儿子也被迫停止了学业,在家帮助妈妈维持生活。

15岁的孩子因想念爸爸,孤身一人远行千里,好不容易找到绥化劳教所,却被毫无人性的狱警拒之门外。从劳教所到长途客车站有好远的距离,孩子不知走了几个来回,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几次央求狱警要看爸爸一眼,狱警就是不允许。孩子伤心、痛苦到了极点,嘴边起满了大水泡,嗓子哭哑了。那天回返的客车没有了,带的钱不足,又没有身份证,孩子在绥化市的大街上捱过了一夜,待回到家中已经说不出话来,母子俩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这些年来,我还一直遭受着经济和精神上的迫害,每月扣发我一千多元的工资,被开除教师工作,被逼迫干杂活。

我个人和家人所遭受的迫害,只是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得妻离子散、致死、致残。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