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父起死回生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傍晚,我冒着酷暑,千里迢迢赶回老家,进门见众亲属都在,且都是一脸的无奈。我便急速跑到近百岁的父亲房里,只见父亲安静的闭眼躺着。我喊他几声也没回应,眼角却流泪了。我明白:父亲因我这个女儿,受到邪党恫吓、威胁、凌辱,同样经受着剜心透骨的苦痛。

老父亲近两年来只是保持沉默,心中却时刻牵挂着他的掌上明珠。我对众亲属说“大家辛苦了!我来照看老人,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亲属们陆续的走出,只剩下我和父亲。我取出MP5开始播放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第一讲,并发出一念:“要让父亲再次证实大法的神奇!”

音乐响起,法轮转动,师父打起妙不可言的大莲花手印。霎时父亲睁开双眼,右手哆哆嗦嗦伸向床前,从我手中抓到了MP5,双手抱在胸前,紧紧贴在了心口上,激动的泪流不止。我想起他九十二岁那年秋天,他患脑血栓,住院半个月就全好了,也没留下任何后遗症。他开始信师信法,抱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念着自己的小名,真诚的退出了那个加入了近七十年的专门迫害好人的中共邪党,激动不已。

看完师父讲法的第一讲后,他吃力的说“舌头不得劲”,我撑开他的嘴巴,看到舌面上有几粒干药片,就给他抠下来了。并给他喝了点水。他告诉我:“我看见咱家这几天来了个女菩萨,女菩萨说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是个凡人,不知道说啥好,有点儿害怕。”

晚饭后我们又听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的第一讲。随后他跟我说:“真没想到你今天赶回来看我,更没想到你身体越老越棒了。”我趁势说:“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呀!你说好不好?”他又点了点头。我说:“咱们家人都是托师父的福才有今天,你一定要嘱咐咱们家人都积德行善,三退保命保平安!”他也点头应允。不一会儿他就静静的睡着了。后半夜,随着父亲的“哎呦”声,我看到他的左腿在一抻、一蜷的动。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给他清理身体,消除病业。他一会儿让我把他倒向这边,一会儿倒向那边,在大床上转圈圈儿。喝水、倒尿、翻身,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早上,亲人们都来问候他,我让他把腿伸直给大家看看。父亲用力一蹬,一缩,轻松自如的伸展着。大家半信半疑的说:“怎么好的这么快?!”我说:“是大法师父给他治好的。”弟弟还是不相信,他甩下一句话:“你师父无所不能,他九天没大便了,你看着办吧。”

我知道他是话中有话。父亲也说:“你让女菩萨给我顺顺肚子里的气吧?”我叫他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明白自己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不停的在心里默念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旅途的困倦随之消失。

吃过早饭,我就坐在床前读《转法轮》第一讲、第二讲,下午又读了《转法轮》第三讲、第四讲。我坚信师父肯定为父亲净化身体了。就要把他抱到坐便器上去,可怎么也抱不动。就跟师父说:“师父啊,帮帮我把他抱起来。”再一用力就把他抱上去了。不一会儿大便轻松排出。我为父亲擦洗干净,再把他抱到床上。清理完毕,父亲就感动的说:“就是你最好,没有人能和你比,不怕脏,不嫌累,叫干啥就干啥,服务态度很好,给你添大麻烦了……”我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师父教我这样做啊!你说这个功法好不好?”他不住的点头认可。

弟弟知道此事后,还是不相信,反复向父亲追问核实。父亲告诉他:“我的肚子里的气都排出去了,可通畅了。太神了!”一切都确认是真的以后,弟弟闭口不说话了,近两年对我的排斥、刁难、怨恨烟消云散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