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警察使用破网软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东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一岁。二零一三年六月初的一天,我与一位同修乘车去外地,在候车的时候,我们给一女士讲真相,并送给她一个破网软件。稍后她起身到保安处将我们告了。我们被劫持到派出所。

我不断地向内找自己是哪里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但是不管怎样,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师父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在救度众生。我们与警察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发正念解体凡是参与这件事情的所有人员背后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我在心里同那几个警察的主元神沟通:“你们都曾经是我师父的亲人,是我师父要救度的众生,你们的主元神那一面一定要明白,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千万不能对大法犯罪呀!就在这件事上摆放你们的位置,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警察来了一帮又一帮,有穿警服的,有不穿警服的。我想:“咱们见面就是缘份,我就告诉你真相。”

其中就一个警察很凶恶,诽谤大法。我说:“我不配合你,是不让你進一步迫害我而犯下罪恶,我是真心为你好。你知道劳教所、监狱用什么样的酷刑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吗?”我就讲了监狱里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酷刑,还讲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事情。我郑重告诉他:“你不能从我脑子里将‘真、善、忍’挖出去。”他不说话了。

我对警察说:“就一个突破网络软件,也不是炸弹,干嘛把你们吓成那样?为什么不让人看真实的一面?”这时一警察就问我怎么使用突破网络软件,我就告诉他怎么用。在整个过程中,先后来了七、八个警察,除了那个说不好话的人,其余的人都只听我讲不说话,我一直要求放我们回家。

午夜十二点后,他们说给我俩检查身体,检查出病就放我们走。结果我们俩都被检查出有病(是师父给演化出来的)。

当我们走出医院大门,那位问我怎么使用软件的警察以送我们为由,在我包里放了二百元钱。我很感动,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就叫人。”我真为他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弟子而高兴。后来我将那两百元钱买了光碟,制作成神韵晚会光盘,救度更多有缘人。使此善举转化成他永远的福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