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展海外再遭起诉 成都展将何去何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备受争议且在国际上广泛遭到抨击谴责的“人体塑化标本展”在成都的展览进入第二个月时,此次展览主办方老板隋鸿锦的老师兼合作者、亦是“人体塑化标本”的始作俑者——哈根斯的首个“人体标本”长期展览于二月十八日在德国开幕。与成都展不同的是,在展览馆开幕前,德国米特区就对展览进行了起诉,与此同时,有关该展览的尸体来源,也再次引发关注。

据德国之声报道,在柏林市中心的电视塔下的这个“人体博物馆”陈列着二十具姿态各异、经过生物塑化技术的全尸和大约二百个器官、骨头和人体组织。这家“人体博物馆”引发巨大争议,德国高校研究机构解剖学联合会的董事会发言人库莫(Wolfgang Kummer)表示,人体标本展其行为和展品与该联合会的专业和道德原则不符。而由德国米特区日前对展览发起的二次起诉,诉讼正在进行中,柏林高院尚未作出判决。

哈根斯人体塑化标本展览在世界各地都受到很大争议和抵制。在纽约,冯·哈根斯的尸体展曾遭遇检察官的命令,要求其出具尸体捐献者均属自然死亡的证据。美国加州更是禁止了哈根斯的人体展览。此外,哈根斯人体展的尸体来源也是媒体聚焦的对象。虽然,哈根斯声称他的尸体来源是北美和欧洲的捐助者,但根据该公司的一份记录显示,哈根斯设于中国大连的分公司有六百四十七具全尸,这些尸体都是来自中国。

一月二十一日,《The Vision Times》报道,近日有网友在微博发布“尸体展”与中共的关系,被中共网警立即移除。微博称,尸体加工厂内有太多的尸体,冯哈根斯的业务与大连市政府、公安部门、当地医院和监狱密切相关。在二零一二年前警察局局长王立军试图投奔美国领事馆后,工厂才真正的关闭。

美国探索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史密斯(Wesley J. Smith)二零一三年时在《国家评论在线》(National Review online)发表了题为《谋杀法轮功修炼者)作“艺术”?》的文章。文章援引中国问题专家、作家伊森·葛特曼的一篇深度报导《展出中的遗体》一文说:“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耐心地告诉我,哈根斯和隋鸿锦展览的遗体是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地展出以博人们娱乐。我忽略了她们。我想,这太耸人听闻了。但是在维也纳,我注意到,从某些展出的塑化身体上,肝脏和肾脏似乎不见了。是否可以认为,他们把这些身体做了双重用途,器官在塑化之前被摘取?这些肾脏和肝脏是否可能仍然活在年老的中国人、日本人、欧洲人和美国人的身上?”

一九九九年,哈根斯把他的工厂搬到了中国大连市高新技术园区,并成立“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这一年,也正是中共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当时,薄熙来任大连市市长,并对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予以批准。香港《开放》杂志报道,薄熙来、谷开来事发,才揭开了尸体工厂的黑幕一角。

作为哈根斯的学生,隋鸿锦与哈根斯的人体加工厂一脉相承。他是一九九九年牵线搭桥将哈根斯的人体工厂引入中国、落户大连,并于二零零二年自立门户,成立了自己的人体加工厂。凭借人体标本展览和尸体贩卖,隋鸿锦成为了拥有三家公司的亿万富商。此次成都的人体展就是由隋鸿锦旗下的大连金石滩展览馆主办。

当人体展在国际上因其悖逆伦理、“侵犯了人类尊严”而被禁止、被起诉,其尸体来源遭到追问和要求调查时,同样的尸体展在成都应何去何从?面对那被展出的一件件被剥下皮肤后被摆出各种姿势的同胞遗体、而主办方却无法出示相关手续、给出合理解释,我们是否还能沉默地接受?还是对这恐怖的展览叫停、并一起呼吁要求调查尸体来源。也许,这不仅仅是良知的选择,更是对人的基本尊严的维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