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夫妇十几年有家不能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年时的吕玉春一身重病,身体衰弱至极。一九九六年,吕玉春开始修炼大法后,很快就无病一身轻。

然而一九九九年后,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吕玉春被中共迫害的家无宁日,三天两头被骚扰,非法拘留、洗脑,最后一次被绑架未遂,从此吕玉春被迫流离失所,丈夫也被迫离家,十几年再未能回家,她女儿家也多次遭骚扰。

修大法 一身重病得康复

吕玉春,女,今年六十二岁了,河北张家口地区四合营村人。中年时,曾落下了多种疾病:心脏病、胆囊炎、胃病、神经衰弱,体质差到了极点,经常头晕、腰疼、咳嗽、走路都困难,有时全身抽搐、还经常休克。有一次,她出去买菜,就晕倒在街上了,所以,家中买菜、耕地也经常靠别人帮忙,常年吃药,也不管用。她经常感到生不如死,曾经自杀过好几次。

一九九六年,吕玉春开始修炼大法,从此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很快就全身轻松,一切不好的症状全部消失了。不但能料理家务活了,而且也能耕地种田了,整天干农活都不感觉累。

屡遭骚扰、敲诈、绑架、拘禁、洗脑等迫害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无数的家庭及其亲朋好友都陷入高压、恐怖中。从此,吕玉春被恶人、恶警无数次上门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早晨,有五、六个人到吕玉春家骚扰,强行抢走法轮功炼功图,还把她带到村委会,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吕玉春不写,四、五个人强拉硬拽,没得逞,就逼她家人按手印。从此,一到“敏感日”就到她家骚扰,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人员把吕玉春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叫到村委会,非法拘留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吕玉春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在不公的情况下,得允许人说话!于是,吕玉春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商量,说去北京证实法,可还未上车启程,吕玉春就被老伴拽回家去了;后来,吕玉春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拘禁四十多天。

洗脑班打着“教育、关爱”的幌子,好话说尽,坏事干绝,逼迫吕玉春的家人交三千元钱。吕玉春的老伴东借西借没借够,挖了一口袋麻山药做顶替。

二零零一年七月,当地邪党610又办所谓的“学习班”(即洗脑班),镇上又去她家欲勒索三千元。这次,她和老伴配合好,老伴前脚跟他们去村委会,吕玉春后脚转身进屋锁上门,就发正念。他们把她老伴带到村委会后说:“镇上叫你老伴去‘学习班’,我们知道你没钱,村里先替你垫上。”吕玉春的老伴说:“我不能叫你们把她带走。我家的豆子熟了,我一个人干不过来,去年你们把她抓走,我的豆子都崩了一地。”村委会的人就说:“你先回去,我们跟上面汇报一下,不行了,我们再来。”从此以后,村委会的人就三天两头的到吕玉春家骚扰。

老两口被逼离家 十几年未归

二零零一年十月,吕玉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挂横幅,派出所将她绑架回来,非法拘禁期间,殴打她,扇她耳光,村委会还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吕玉春的老伴,并勒索钱财,甚至还逼迫吕玉春的老伴交出房产证。其老伴说出去借钱,有好心人对他说,你快走吧,不要给他们钱了,敲诈钱的事没完没了,于是吕玉春的老伴就离家出走了,再也没回家。

吕玉春在派出所绝食五天,被折磨的吐了血,村里派人把吕玉春接到其女儿家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多钟,派出所两辆警车停在吕玉春家门口,恶警私闯民宅翻墙进院,欲绑架吕玉春,未得逞。又在半夜两点多钟,骚扰吕玉春的女儿家,女儿家的院墙上爬满了人,女儿的公公、婆婆都受到了惊吓。吕玉春也被逼流离失所。

从此以后,当地派出所经常到吕玉春的女儿家骚扰,有时还把她女儿叫到派出所。尤其是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又到她女儿家严重骚扰。

十几年过去了,这对老人被逼的再没回过那个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