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达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强迫服用不明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谢金达女士于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三年一月谢金达回到家中。

在监狱期间,监狱以给谢金达治疗癫痫病为由,强迫她服用不明药物,造成她记忆力明显减退。

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谢金达和郑国林(现已经被迫害离世)、薛玉霞上哈尔滨道外永源镇(原来归阿城管)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陷害,他们三个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当夜被非法送往哈尔滨第二看守所,然后哈尔滨道外国保大队、道外检察院、道外法院联合将他们三人陷害并冤判,谢金达被冤判三年,非法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七监区、九监区和十三监区,十三监区属于监狱医院。

谢金达被非法关押后,家人很担心她身体,前去探视,可是哈尔滨道外分局国保大队坚决不让。一次她丈夫去给谢金达送东西,看守所警察说是不是抽风那个?丈夫才知道谢金达又旧病复发。家人更担心,因此总给监狱打电话,接电话的警察都不耐烦了说:我们也不想让她在这,她在这我们还得经管她,老犯病,提心吊胆的。

谢金达被非法抓捕后,精神遭受很大压力,在看守所就开始发作,到监狱后更加严重,她一发病监狱就给吃药,不知道是什么药,谢金达不吃,他们就逼迫她吃,吃完谢金达就开始呕吐。吃完药不但病症没有减轻,还越来越严重,最后达到一天发作两三次,癫痫病就是人们俗称的抽风,抽起来很吓人的。家属多次要求放人,监狱一拖再拖,最后发病次数实在太多,发起病来实在太吓人,不得已他们才提前半年将谢金达释放。

二零一三年一月谢金达回到家中时,脸上有发病时摔青的痕迹,家人发现她有些呆呆的,问她什么事情都不记得,记忆力明显减退,这明显是监狱给谢金达吃不明药物导致的。

经过两年来家人细心的照料,谢金达现在身体基本恢复正常,但记忆力仍需恢复。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谢金达,女,一九七七年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大岭乡镰刀湾村农民。一九九八年夏她和丈夫刘志敏结婚。结婚后她发现丈夫的脾气变化好大,以前经常和公公吵架的他现在能忍住了,不但能忍住还能笑着面对发生的一切。丈夫告诉她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遇到矛盾无条件向内找,不能发脾气,要忍。丈夫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人,变化好大,这让她感到法轮功能从内心改变人,这个功法真好,于是她也跟着学起来。

当姑娘时,谢金达患有癫痫病,发作起来家人就让吃药,可是吃完药病情并没有好转,这让她和家人都很苦恼,成了全家人的心病。谢金达修炼后停止了吃药,可是发病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她的身体在快速康复中。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女儿出生,这让这个家庭又多了一份幸福和欢乐。

曾经遭受的迫害

正当这个家庭过着宁静祥和的生活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从此她家就没过上安生的日子。

原来在她家门前就是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点,迫害发生后,她家就成了迫害的重点对象。迫害刚开始时,街道、派出所的人三天两头上她家逼迫她、丈夫还有婆婆放弃修炼,去的那些人最后见到她们都不好意思了,都觉得他们的行为干扰了人家的正常生活,但是迫于上面的压力,又不得不去,于是她们去的时候给孩子买点好吃的,过节的时候还送点豆油、白面什么的,他们小恩小惠的目的就是安抚她和丈夫,不让他们上北京,免得株连街道、派出所有关人员的工作和利益。

就在二零零零年大年前一天,街道和派出所的人又去了她家,问她和丈夫去不去北京,她丈夫说那可没准,他们一听心里没了底,回去汇报,当晚就把丈夫和修大法的小姑子绑架,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因为谢金达的女儿还不到一岁,需要哺育,谢金达才免遭此难。丈夫被他们非法关押六十四天,小姑子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才放回来。她自己带着年幼的女儿和两个老人在抑郁中度日如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丈夫因为挂法轮功条幅被恶人构陷非法抓捕,并被冤判四年。从此她家没有了主要劳动力,谢金达不但要养育年幼的女儿,还要照顾公公、婆婆,还得出去打工挣钱养家糊口。全家人都遭受着精神、经济和肉体上的摧残和折磨。自从丈夫被冤判后,街道和派出所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上她家骚扰、恐吓。二零零八年四月,婆婆上监狱探视丈夫,回来不到一个月离世。谢金达再也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旧病复发,癫痫病又开始发作。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丈夫回到家中,在丈夫的鼓励下,谢金达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开始快速康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6/谢金达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强迫服用不明药物-306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