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与派出所狼狈为奸,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犯下种种的罪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仁兆邪党党委与派出所赤膊上阵,开始骚扰,欺骗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对不写不修炼保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并长期关押。九九年腊月,仁兆邪党党委与派出所把从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劫回后,非法关押在仁兆兽医站一些空房子里,每人一间。那是一年最冷的日子里,滴水成冰,邪党党委指派人把关押法轮功学员房间的门窗玻璃全部砸碎,并扒掉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外衣,这样折磨了七天七夜。法轮功学员赵明祥的脚冻肿了,像个大馒头,围观的人看见说,这人以后非残不可(后来通过炼功,没留任何后遗症)。

肉体上迫害还没停止,中共不法人员又从经济上开始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交2000元,其中法轮功学员张玉英因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又加上2000元,她就该交4000元。因没钱交罚款,仁兆邪党党委就强行拖走张玉英家的拖拉机车斗,做抵押。赵明华因交不上罚款就抢走他家的三轮车做抵押。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六,孙奎训、孙慧君等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上访,腊月二十九下午被本村书记孙洪林和当地片长张敏非法劫回仁兆邪党党委,崔继伟就揪住孙慧君的头发往墙上撞,揪住头发往水龙头按。韩寓学吩咐他们折磨,脱掉外套坐在水泥地上,空屋的窗玻璃砸碎,把地上泼上水,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滴水成冰。邪党恶徒们用竹签敲孙慧君的手,不一会儿手肿了,还扎进去一根刺。孙伟涛用脚踢孙慧君的腰,左右进攻,用手扇她的脸,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肿了起来。还不解恨,用脚踩她的脚,用钢筋抽她的小腿前面,她的左右两腿直到现在还有凹进去的坑。其中有一人还打孙奎训的胸部,在邪党党委里他们二人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受尽了折磨和凌辱,呆了二十五天,因没有钱交罚款,才由本村文书打着欠条领回家。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赵明华和李视海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仁兆派出所绑架, 仁兆派出所对赵明华进行酷刑折磨,让他说出真相的来源,赵明华实在承受不了了,被迫说出李视海、赵明祥,误说资料是从赵明祥家拿的(其实并不是从赵明祥家拿的)。李视海在仁兆派出所受尽了酷刑折磨,用铁棍打,打完以后,扒光衣服,身上一丝不挂,用木板抬着,举起再放下,就是为了冻他。折磨完以后,就把他送平度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平度办洗脑班,各乡镇分名额,仁兆邪党党委伙同派出所深夜闯入法轮功学员张玉英家,把其毒打一顿后带走,还抢走家里摩托车。因不写保证书,在洗脑班关押了四十多天。她的丈夫赵伟平和本村村民梁华松(残疾人)为要被抢走的摩托车,被东赵村村委指使赵延科还伙同仁兆派出所把他俩毒打一顿,赵伟平的后背被打的血肉模糊,梁华松被打得不省人事。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李视海、孙淑娥夫妇去仁兆邪党党委要大法书,李视海被仁兆邪党党委和派出所扣留,并送平度精神病院,强行吃药,打破坏中枢神经的针,恶警还强迫他骂师父,骂大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受尽了折磨和凌辱。以后再一次又被送精神病院折磨,两次共八个月,从精神病院出来以后,精神不正常了,恐惧,也没法赶集了,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仁兆邪党党委又把魔爪伸向了赵明祥,开始对他进行了迫害,赵明祥因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家中留下妻子和年迈的老父亲,还有一对未成年的儿女。仁兆邪恶还不死心,经常骚扰他家,使他一家老小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二零零三年腊月快年底了,赵明祥在即墨瓦戈庄被恶人举报,被段泊岚派出所绑架,短短五六天的时间,就被派出所迫害致死。然而段泊岚派出所为了推卸责任,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赵明祥深夜送到瓦戈庄集上的一个草垛后,第二天瓦戈庄就赶集。尸体被发现后,有即墨公安局伙同平度公安局没通知家人,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秘密火化。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他被迫害致死。

事后半年,大约二零零四年五六月份,仁兆邪党党委和仁兆派出所怕担责任让东赵家村村委捎信给赵明祥家属说让他回家吧,以后不抓他了。实际上赵明祥已经被迫害死了。家人得知赵明祥被迫害死后,直接上即墨公安局刑警大队去查看死者的死因,刑警大队的警察拿出几张死者的照片,家属想拿一张照片带回家给年迈的老父亲和家中未成年的一对儿女看看,他们怕露出破绽,以存档案为借口,没有给家人照片。

二零零二年的春天,孙家汇村时任村长打蒜苔时怕本村法轮功学员外出讲真相给本村带来麻烦,影响打蒜苔,就想把本村法轮功学员孙奎训送到洗脑班迫害,二月的某一天,仁兆派出所绑架了孙奎训,送到平度洗脑班进行迫害,结果孙奎训正念闯出洗脑班,在外流离失所了一年,家中的农活只有他老父亲和他妹妹累死累活的干着。

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那天,法轮功学员孙慧君外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送到当时的大山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八天,后又有仁兆派出所和平度六一零劫持到平度洗脑班,被迫害了两个多月,一直到六月二十六才从洗脑班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号的早上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孙慧君还没有起床,仁兆派出所以崔续伟为首的十多个恶警,两辆警车闯进她们家,绑架孙奎训和孙慧君兄妹两个,从床上拖走孙慧君,四个人把她抬到车上。绑架到派出所,当晚送到平度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孙慧君绝食抗议,进去第三天,以崔续伟为首的恶警还有几个护士,按住她,强行给她灌食。

又过了四天崔旭伟又带领两个护士和几个恶警又进行灌食迫害,因孙慧君不张嘴,管子插不进去,恶警就用一个用钢筋圈成的撐子撬开嘴好灌食,以致孙慧君被撬掉一颗下牙。在拘留所里呆了七天,就被送往淄博王村继续迫害。孙慧君被劳教两年。孙奎训在劳教所里被野蛮灌食呆了半个多月,迫害的奄奄一息送回家。兄妹两个被迫害,家中只留下年迈的老母亲,因父亲刚去世。后来得知女儿被迫害,有家回不来,悲恨交加,也在当年的十二月十三日带着遗憾离开人世,他最小的女儿也没能回家见上最后一面。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徐文耀、李林、王锡玉等人开着车去王锡玉老家去拉三轮车用,因为当时王锡玉与他们合伙做生意,准备用三轮车下去送东西,途中因张贴真相资料,被马树火等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深夜十二点半以后,仁兆恶警强行闯入王锡玉做生意的住所,把她的炕翻了个遍,把王锡玉儿媳妇给她的七百块钱都给翻去。车上有准备还债的1800元,三部手机全部被抢走。徐文耀身上别人还他债务的1400元因为带在身上也被抢走。她们三人被送到平度拘留所,拘留十五天,马树火,打手代永刚逼着徐文耀,李林写不修炼的保证,并每人罚款各3000元。王锡玉被判刑三年半。所抢走的手机和钱至今未还。

在此正告仁兆邪党党委和派出所所有参与和正在参与的恶人恶警们:神目如电,善恶有报。如果还不醒悟,继续助纣为虐,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今天的结局,就是你们的明天。立即停止迫害,悬崖勒马,辨清正邪,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6/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306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