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地区部分教师遭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教师“传道、授业、解惑”,在中国历朝历代一直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可是在当下的大陆,无数修炼‘真、善、忍’的教师成了中共当局的迫害对象。他们有的身陷牢狱、妻离子散;有的家破人亡、到现在还是生计无着;有的被当局敲诈勒索、长期遭到骚扰……

我们以邯郸地区部分教师遭受的迫害情况为例,看看这场迫害运动的邪恶。

一、克扣工资 不让优秀教师上讲台

樊英灿,女,年龄未知,河北邯郸市复兴区文教体局铁路中学工作,是一位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老师。工作中,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学生,善待同事,多年来一直任劳任怨,不求名不求利在教学第一线,带了十几届毕业班,成绩优秀。家长、学生同事一致认可,所教学科中考成绩一直在区名列前茅。在事实面前,校领导即使在上级压力下,都不得说:“年年评优评先,要不评樊老师,谁都说不过去。”

然而,这样的一位好老师却一直遭到中共当局迫害。早在二零一一年,樊老师外出买东西时,就被绑架过,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樊老师回到单位,拒绝写所谓“四书”,区文教体局施压学校,扣发了她二零一一年奖励绩效工资二千六百多元。

二零一五年二月,河北610指使邯郸市复兴区文教体局铁路中学负责人,停发了樊英灿年前就应发的绩效工资五千元,要求樊老师“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樊英灿老师拒绝所谓的“转化”,三月四日开学后,校方负责人全然不顾这届学生三个月后就要中考的事实,剥夺了樊英灿老师上讲台的权利,并恐吓她说:“二零一五年你没有岗位,所以没有二零一五年绩效工资,等待你的是什么还不知道。”

二、骨干教师被绑架、罚款、关洗脑班

高九云,女 ,年龄未知,邯郸曲周县大法弟子,是曲周县实验中学的一名骨干教师。高九云老师平时工作踏实,不争名,不争利,全身心扑在教学与班级管理上。因为她教学成绩突出,多次受到县、局表彰,荣誉证就有一摞子。很多家长都争着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可是这样的好老师却被中共关在邯郸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曲周县610把高九云从家中绑架,说:有人告发,我们不抓,人家还要向上告。这样在高九云被迫交了一万元押金,随后,单位被迫交九千元罚款的情况下,县“610”仍不放人。第二天,高九云被送到了邯郸洗脑班迫害。

高九云老师上有父母公婆,下有三、四岁的孩子,她一被抓,给两个家庭都带来了不幸。最不可理解的是,在抓高老师时,不仅曲周县“610”人员,就连邯郸市洗脑班的公安人员都说炼法轮功的没有坏人,都是好人。中共真是邪恶,它原来是害怕好人多啊!

三、发真相帖子 何建军被警察敲诈勒索、劳教

何建军,男,年龄未知,邯郸涉县一中的教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份,何建军因为在网上发真相帖子,被网上特务以关键词过滤追踪电脑IP。随后,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和网管支队唐玉章等恶警绑架了何建军。胡怀朝一直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看成是捞钱的机会,敲诈勒索何建军三千元,不开任何收据凭证,同时何建军单位领导又请恶警吃喝,还让家属给他们送礼,后何建军被调离一中才了事。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何建军又被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绑架,同时抄家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手机,后被非法关押至涉县看守所,受尽精神摧残,四十天后,何建军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停发了两年工资,家里人为跑关系,请客送礼耗费无数,全家受到了致命的精神伤害和打击。

四、教师李石头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

李石头,男 ,三十五岁,邯郸复兴区法轮功学员,在河北工业大学任教,深得领导的赏识和同事们的称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后,李石头坚持到公园里炼功,以行动来证明大法的清白,以行动来抵制人权及信仰自由的被践踏。遭绑架,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李石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精神、肉体的残酷折磨。李石头多次遭受电击、毒打;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被迫接受强制转化。

长期的恶劣生活条件,使李石头生了严重的疥疮,全身溃疡腐烂,不敢穿内衣,脚上淌着脓血,肿胀的穿不上鞋,双手溃烂,淌着血水、脓水。全身瘦的皮包骨头,走路只能拖着脚、弯着腰。看到他的人,谁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学府、受人尊敬、才华横溢的高级知识份子?!

后来,李石头被邪党转到渔山劳教所一大队迫害。渔山劳教所,又称采石场,那里的恐怖环境和繁重的奴役使曾经来过这儿的犯人谈虎色变。李石头到这不久,因拒绝教导员李占的无理体罚,即被李占拳打脚踢(李石头的近视镜被打碎),而后被李占和恶人周海英(李石头的号长)电击,进行强制转化。在渔山劳教所,李石头一次次地遭受非人的打压和折磨。包括强制性地超负荷的体力奴工等等,无法一一记述。

出狱后,李石头被学校开除工职,失去了工作的李石头无法出去找工作,因为河北工业大学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就没收了他的身份证,至今还扣押在学校的保卫处。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早,中共召开“十七大”前,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一行几人,闯入他们家中,绑架了李石头,当天下午六点将他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于十一月十七日获释。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头去一位同修家串门,被早已在那里蹲坑的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后直接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两年。

五、郭春荣被罚打扫厕所,曾经两次被劳教

郭春荣,女 ,六十多岁,河北邯郸复兴区陵北小学教师。郭春荣与丈夫钱国宁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几次被恶警绑架、抄家、劳教。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三日,郭春荣进京上访,被抓回后投进看守所近一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她受到恶警酷刑折磨。期满后,学校名义上是恢复了郭老师的工作,其实是让她当清洁工,打扫厕所;偌大的一个学校卫生都由她一人来承担,工作量可想而知!她丈夫钱国宁原来是在邯郸市特凿处工作,也因为坚持修炼被发配到邢台偏远农村。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前夕,特凿处不法官员找到她的丈夫钱国宁让他写保证书。钱国宁抵制无理要求,八月十七日钱国宁被绑架进了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并被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数本。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下午,中共人员再次对郭春荣强行绑架,将她送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

六、退休女教师经历劳教、酷刑、抄家和秘密开庭

侯巧珍,女 ,七十多岁,河北邯郸市大法弟子,是邯郸市一位退休教师。二零零零年十月,侯巧珍老人就抱着一颗纯善的心,向“政府”说明真相,告诉中共官员法轮功没有错,自己是受益者,炼功后,多年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为国家节省了医疗费,给家庭带来幸福。

谁想到中共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指使邯郸市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将这位对“政府”抱有希望、讲自己亲身体会的老教师非法关押,并送石家庄劳教迫害一年。老人辛辛苦苦为国家献出了大半辈子,得病没人管,炼法轮功做好人却要被打压, 这个社会正常吗?

在石家庄劳教所,侯巧珍老人遭受非人的折磨,恶警掐她手指强行按手印,暴打,不让睡觉,灌输邪悟洗脑、强行转化,老人身心遭受迫害,一直高烧不退,吃不下饭,身体渐渐消瘦,最后骨瘦如柴才被放回家。回家后还是不能吃饭,吃了就拉肚,身体还很虚弱消瘦。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邯郸市丛台区国保大队、和平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联合出动,他们像劫匪一样包围退休老教师侯巧珍的家,进屋后然后乱翻一气,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与物品,来回翻腾好几遍,无人性的抢走侯巧珍老师付出一辈子辛勤节省下仅有的一万多元血汗钱,以及电视机、DVD放映机、笔记本电脑和其它贵重物品,加起来价值将近三万元。

当天下午,和平派出所恶警不顾侯巧珍老人的身体状况,将她劫持到邯郸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二零零九年初,邯郸市丛台区法院对年近七旬的老教师大法弟子侯巧珍非法秘密开庭,并诬判她三年。

七、修大法癌症痊愈 讲真相惨遭迫害

杨凤莲,女,年龄未知,河北建筑科技学院(现为河北工程大学)城建系高级试验师,副教授。在修炼前,杨凤莲曾患癌症,多方求医,到北京化疗一住就是几个月,病情还是不见好转。一九九九年初春,杨凤莲幸得大法,修炼后不长时间,全身多种疾病全好了,不久还恢复了工作,在学院她被评为 “先进工作者”等多种奖励。可是这样一位绝处逢生的老师,依旧没能避免中共邪党对她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杨凤莲进京上访讲真相被抓,关进了当地看守所,后又被劳教一年,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杨凤莲从劳教所出来刚半年,二零零二年皇历正月十七,学院主管迫害的不法之徒杨金廷,书记李万庆,城建系领导张子平,保卫处处长毛瑞新,城建系办公室主任张玉芳等把她骗到学校,准备把杨送到石家庄洗脑中心迫害。杨当天走脱。后杨凤莲开始了近一年的软禁生活。楼下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邯郸开元派出所等恶人多次到她家里抓人,杨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开门。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城建系恶党书记江便良(男,五十多岁),伙同邯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党殿军等三十多人,利用升降机上到杨住的六楼,砸开窗户爬了进去,强行把杨凤莲和女儿绑架,恶警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折磨后送入邯郸第二看守所。杨凤莲被电得头肿得老大,手上、胳膊上全是泡,被非法关押近十个月之久,被折磨的只剩下八十多斤。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勒索她家里两千多元才放回。

二零零三年八月,城建系书记江便良并未罢休,又一次要绑架杨,杨凤莲正告江便良善恶有报,江说:“没事,我遭报”。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江便良、保卫处处长毛瑞新等人合伙在杨凤莲出门买菜时又将其强行绑架,送到邯郸市西环路洗脑中心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江又不让其回家,转石家庄所谓 “省会法制培训中心”继续强制洗脑。杨凤莲在那里被恶警高飞打脸,吐了一盆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注:江便良不知悔改,在二零零五年出了车祸,其肋骨被撞断三根,撞死一个行人。很多知情人都知道他是报应在身。城建系张玉芳也曾参与过迫害杨凤莲,其独生女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出车祸而死.明白的人感叹,这是他不听劝告跟随中共作恶而祸及家人啊。)

结语

看了以上的迫害案例,你也许会明白中共为什么对这些“传道”、授业的教师迫害。因为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对于它的残暴,我们用“恶魔”两字依然无法来表达它的罪恶。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迫害案例,我们不难发现,这些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众多科学家、博士、教授、艺术家和高校学生,他们所遭受的苦难,经历的痛苦,许多是文字所无法描述的。

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高举其邪党文化中“迷信”、“愚昧”等专署名词,欺骗、煽动中国人仇视法轮大法。然而,细心的人发现,在十几年的迫害中,正是那么多的科学家、博士、教授、艺术家和教师不畏邪党暴政、强权,坚持对“真善忍”的正信,才有力的戳破了中共利用“迷信”“愚昧”“伪科学”来栽赃嫁祸法轮功的企图。他们的义举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明白大法真相,从而走向美好的新纪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