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作者前言:本文仅供同修参考,以法为师是根本。别人证实法做好事,我们也不拒绝。别人指出大法弟子的不足,咱们应处处对照法,向内找,修正自己,并深挖“不信师不信法”的根源。

* * *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讲地上佛、地上道的问题。还有一种情况,中国古代有许多人在深山老林里修炼。为什么现在没了呢?其实不是没了,是不叫常人知道,一点都没少,这些人都是有功能的。这些年不是这些人不在了,这些人都在。现在世界上还有几千,我们国家比较多一些。特别是那些名山大川都有,有些高山中也有。他用功能把洞都堵起来了,所以你看不见他的存在。他修炼比较缓慢,他的招儿比较笨,他抓不住修炼的中心。而我们是直指人心,按照我们宇宙的最高特性去修炼,按照宇宙的那种形式去修炼,当然功长的很快。”

前不久,我碰到了一位这样的神仙,不是在定中显现的,而是在常人中看到的。我悟到是师父借他的口,来告诉大法弟子们做的不足。简单写出这段经历,和大家交流,和大家一起以法为师,真正在法中精進。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年人”,外表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差点在眼前一闪而过时,师父给我天目显现了一下,吓了我一跳:原来他是一个历史上比较有名的人,大部份人都知道他。他并不是那个人转世来的,而是一直活到了现在,1800多岁了。

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讲过:“我接触中有的修了四千多年了。他为什么要修这么长时间呢?不是他们层次不够上不去天,他们有的人已远远超出三界了,可是他上不去,是不允许他们上去,没有世界接受他们。他为什么能长出功来呢?这也是这一层法理所决定的。而那些世间小道又不同,有的是人为造成的。一开始就把住一门修,或许在道家、或许在佛家里面修,修来修去他觉的不错,别人找他:你来修这个吧,他又去学那个了。那样他的功就会搞杂了。本来上面有师父管的,上面师父一看已经这样了,就不要了。上面不收了,他就出不了三界了。”

他发现我看见了他的过去,就跟我说说话。当然我也不怕他,也不羡慕,也不好奇,他那一门的东西我知道没法和大法相比,不二法门的法理我非常清晰,他也根本干扰不了我。也许正是这样,师父才能让我看到他。我本想跟他洪扬大法,一听才知道他已经看过师父讲法了。

他问我是否信师信法,我当然坚信不疑。但是他问:“《洪吟二》里:‘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你信到何种程度?”我就卡壳了。

又跟他交流一下现在大法弟子中一些不尽人意的事,他说了他的看法——我处处对照大法,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加深了对大法的理解,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大意。

他说凡人看不到大法的威力,真能达到100%信师信法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任何问题都挡不住。而出问题的人,都在信师信法上有不同程度的问题。有的人表现的如何真信,那表面的精進和坚定是做给别人看的,实际上的心理和所为,逃不过任何神的眼睛。

事后我想到自己和同修,真有这样的情况,越是关过不去,越是表现的如何坚信坚定,来掩盖自己不向内找不改变自己的实质。师父在《再精進》中讲:“我们做事情不是给人看,也不是给项目负责人看,也不是给佛学会的负责人看,对不对?你说你给师父看,师父主体也没在你跟前。给谁看?给众神看,师父的法身也在看,无量宇宙的众生在目不转睛的在盯着你们的一思一念和你们的思想动态。给谁看?证实法中你们所做的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在宇宙的这段历史中记载着,每个大法弟子一点都不落下。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东西,那你就是执着、你就是人心。”

他说大法弟子们大部份修的真是很不错,但是在人中修,太迷了。别管你修得多高,别管你最终成就多高,主体在常人中修,在人中最低处,所有做的不好的所为,所有不好的念头,都要招来麻烦。这些连三界内的神都能一览无余,但是他们都不能直说原委,师父更不能直说,就得靠你们悟。

这些没有什么新鲜的,很多学员都能知道,关于师父不能明说的法理,大法多次讲过。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讲过:“学员们碰到许许多多具体问题、很多困难。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渐渐的明白了,摸索到了,知道怎么做了。特别是在那个时期,我根本就不说话,因为我要讲话考核就不算了。不算了会带来两个问题:旧的势力会竭尽全力的破坏,认为这是邪法,那将给我正法这件事情制造很大的麻烦,给整个宇宙制造很大的混乱,这是不能行的”。

随后他指出的问题就严重了:可是不少人长年不悟,关过不去,慢慢就不信师不信法了。有的人出了点功能,开始学法浅白的大法弟子捧他,后来有特务专门奉承他,他分辨不清就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没见过师父的本事,反而觉得自己比“师父的肉身”不低了,特务们还蛊惑一帮糊涂的老学员追随他。海外有些个别负责人也是,被特务捧得很舒坦、把特务当贴心人。慢慢也觉得大法讲得玄虚,“师父能力有限”,还以为自己看透了。如果在他那法门,这样的弟子早被除名了。可是大法一再给他机会,越给他悟回来的机会,师父越不能说,他就越觉得自己强,越不信师不信法。

我后来想到有些同修,一旦信师信法出了问题,学法真是学不進去。就得跟他彻底交流透了,真心认识到“病根”才行。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讲:“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不会对谁像神一样,除非正法结束前。如果我现在像神一样,就破坏了你们修炼的环境,就破了你们修炼中要悟的这个迷,你们所做的、你们的修炼以后都不算了,就毁掉了这一切,众生也不能被救度,所以你们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不要用人的想法看师父。师父传的这部法,能够使你们修炼,你们就在这部法中修炼,用这部法来对照,法是没有错的。法有他最表面上的人的文字、人的文字结构,但是决不局限在这表面,层层层层有法的内涵。”

他说那些去世的大法弟子,偷着吃止痛片的,偷着去看病的,以体检的名义去医院的,还有直接偷着去治病的,动手术的、住院的,大有人在。国内有,海外更严重,甚至包括一些负责人,还不如新学员。新学员可以半信半疑,只要信大于疑,好好炼功病就能好,老学员必须坚信不疑才能过关。可是疑心不去“病”就拖延,恶性循环,他们甚至认为“别人炼功好病是碰上了,本来不炼功病也会自愈”——这是典型的邪悟。如果在他那法门,这样的弟子就彻底完了。可是大法一再慈悲他,他却越来越不悟,还自以为比别人高,自己悟透了。稍微好一点的不怀疑大法,但对自己没信心,觉得师父不管他,这也是不信师不信法。

当然大法对新学员没那么高要求。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说我是新学员,或者是自己也不觉的太够精進,有病还是去了医院。那去就去,就算是修炼过程吧,以后修的更好时渐渐就明白怎么做了。修炼总得有过程,总得给人机会。当然精進的就不用说了。觉的心里没底的,你去了师父也不能说啥。”

他还说,大法法理中有巨大的看不到边的功能和能量,很多大法弟子并不真信。那些出狱后身体被打伤残的,如果真信大法、真修、真改变自心,都能很快好。可是很多人正念被打掉了,自己伤成那样已经怀疑大法了。他们出来学法表现精進也是做样子,给别人看。在修炼当初,他们“病”得很重都能撑着炼功,现在他们连坚持炼功的心都没有了,并没有瘫痪,能活动,可是就说自己难受,以各种借口不炼功。为什么?因为他们心里已经将信将疑了——这个瞒得过人,却瞒不过任何神的眼睛。对法有一丝怀疑都过不去“生死大关”,何况他们的怀疑绝不是那一点啊。对法悟性已经降为常人了,关没个过。长时间不悟就不能再延寿,如果能让他们明白,正念能出来,精進如初,他绝对能康复。不是有不少瘫痪的大法弟子、垂危的大法弟子,很快恢复了么?对法不能有一丝怀疑才有神迹,做的好的真令人佩服。
  
我想到不少同修出狱后,很多同修象常人一样照顾他们,却没有带他们真正抓紧学法炼功,甚至迁就他们。他们自己也真是不想炼功,听法也走神,后来因伤病太厉害而去世,可能有这里的原因。还有的出狱的同修,跟家人说他不信大法了,但是同修不知道,还集体发正念,结果他走了。这样的人有好几个,如果当时能跟他们交流透,很可能挽回那一切。

他说自己那一门没法和大法相比,但是他凭百分之百的正信走过了三界的魔难。小法尚且如此,有的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因为他不信大法有那么神奇,把自己挡在了法外。

由此,我更深入的理解了《转法轮》中讲的:“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没有这个控制了,那个时候就是另外一个状态了。”

当然他还谈了一些别的,根源都是大法弟子“信师信法”出了问题造成的。他也只能说说而已,我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奇,只是对照大法,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很多法理上的浅白和误区。

我感到很多大法弟子在封闭自己,表现精進给别人看。遇到问题如果能不掩盖,如果敞开心扉,在同修的交流和法理上深入明白了,能少走很多弯路,减少很多的损失。

以上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大家指正。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