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是严肃的

记一次学人不学法的惨痛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前几年,无意中听说我们本地有一位年轻同修A修的很好,悟的法理和别人不一样,挺高的。但是她长期在外地居住,不在家。当时,我心里暗想:我要是能见一见她就好了。

二零一二年冬初,我因有事到本地一位协调人家,一進屋,看见炕上坐了好几个同修在切磋,其中一人不认识,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开始我只是坐下来和她们一起切磋,后来渐渐发现那个小姑娘说话神态和别人不一样,我有点瞧不上,不以为然。

后来我脑中突然闪出一念:她是不是就是那个同修A呢?一问果然是。我这下放松了,心想可算见着你了,于是我眼巴巴的听她讲,对她说的每句话都如获至宝,全盘照收,先前的不以为然一扫而光,就包括她当时的一些举动,我也不排斥,完全接纳,总之一句话,怎么看她怎么顺眼了,用她的话讲:我像她妈,完全包容她。她也发现了我对她的这种态度,就越发和我近了,还说一些她不和别人说而专门和我说的“高”话。我离开协调人家时,心里还恋恋不舍的想:要是她能单独和我唠唠就好了,这样我能多吃点“小灶”,对我得有老大(俗语:很大的意思)的提高了。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她突然出现在我家,说她感觉我昨天好像有话要和她说,她今天路过我家,就進来了。我很高兴,当时我们唠了很多,我已经记不住了。只记的她当时说她有一件“大事”要做,看我是块料,想要带着我,到各地同修家走一走,这样我的层次会更高,比我现在做的项目威德大多了。我当时特别动心,但是一想到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本来家人就不支持我修炼,这样走了,可就要翻天了,心里很难过,又怕失去这次机会,左右为难。她看我这样,就不想带我了,让我以后别找她了(意思是她能感应到),本来还想在我家住的,也不住了,直接走吧,这更让我觉的失落。

在送她走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另一位同修B,因为我俩以前也唠过同修A,同修B也有想见见她的想法,我就想把她带到同修B家,她一口答应,并约了时间去。

到了同修B家,我甚至还有点小骄傲:你看我把谁带来了(这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这次见面,给同修B带来很大的伤害,同修B凭着对法的坚信,不断的发正念,才调整过来)。我们三人一起切磋,开始还算溶洽,我还时不时的顺着同修A说两句,但是后来渐渐的就有了不同,同修B并不十分接受同修A的那一套,谈了一些自己的认识。我觉的有点不对劲了,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同修都认同A的那些说法,我还以为所有的人都赞同她呢。这样一想,我对她的热度立时大减,心也没那么失落了,但是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回到家,我逐渐的发现自己不对劲,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就是觉的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干扰,总觉的别劲,特别是在梦中,我以前在梦中过关很容易,尤其是色欲关,可是现在过不去了。我着急了,我怎么了?我仔细的回想我这几天的状态,不禁冒冷汗,尤其是和A接触的过程,更是让我觉的后怕。

A说话、行为举止都给人感觉高高在上、神神叨叨的,而且她说的所谓做“大事”也无非就是到各地同修家去宣扬她的那套理论,想指导别人,我却被带动的心起起落落的,捧着她,当看到同修B不认同她的时候,我也随着不捧了。可是同修B是站在法理上认识的,而我却是大帮哄,要是同修B也捧着她,我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呢,用同修B的话说:“我看你的心都被她带飞了。”就像师父讲的:“突然间有那么一天,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1]“欢喜心一起,你还不去跟他学吗?”[1]我懊恼,我还没遇到什么神仙呢,就已经跟人跑了,怎么就没用法来对照自己呢!

深挖自己,是因为人心不去造成的。我总认为自己修的低,悟性差,老想听听自己或者别人认为修的好的同修谈谈,要是听说谁修的好就一味的赞同,就算这个人的认识让人觉的“不靠谱”,我也会自我安慰,她修的好,一定认识的对,是我认识的太低了;看到对方不符合法的地方,也会想:她修的好,这都不算事,不用挑剔她的。强烈的崇拜心、自卑心,因为这些年都是在家独修,走出来的比较晚,又着急又羡慕,你看人家修的多高,我怎么就没有人家修的好呢,完全是学人不学法。

还有显示心、求心,总想多知道点啥,一有外地同修来,总是颠儿颠儿的想办法到跟前听听;名利心,急躁心,想一下子干点啥来弥补前些年因为家人反对而不修的遗憾;色欲心,总嫌自己不年轻;贪心、妒嫉心……我把自己翻了个遍,太危险了,原来这些年我都修表面了,这些人心压根就没去,遇事不会用法来衡量,不会向内找,缺乏真我的定力(分辨力),所以受到了干扰。

后来无意中,我又遇到了A,我们又聊了很多,这回我很冷静,学会了用法来衡量。她发现我的态度转变很大,就说:“我怎么觉的你像怕我呢?我知道了,你怕我把你带偏了。我也不想带你,你好像也没有什么钱,可能还说了不算(指我在家里)。”我震惊无语了,心在滴血:原来如此,A不打工,不挣钱,在同修家都是白吃白住,有时一住很长时间,她想带我出去,只是想找一个“小媳妇”做她的经济后盾,供养她而已。我感到耻辱,悔恨自己修的太差劲了,差点被她害了,差点被她带偏了,又对她生出了怨恨心。

说也奇怪,以后我又无意中遇见她好几次,每次我都有逆反的心理,和她别着一股劲,话不投机。我反思,怎么总让我碰上她呢?才发现是因为我有怨恨她的心没去。真是人心招的!其实没有人能够干扰的了我,我摔了这个大跟头,就是因为自己有太多人心没修去造成的。

通过这件事,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怎样才能做到心不动,就是要以法为师,能够真正认识法,学会向内找,在法中提高上来;通过这件事,我成熟了,沉稳了,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突破,我真的提高了。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仍然热泪盈眶,它像一个警钟一样提醒着我,只有修好自己,在法中,才是最稳固的。

后记

A并没有去外地同修家做什么“大事”,不是所有的同修都捧着她,她在同修善意的提醒中,也学会了找自己,谦虚了,去掉了很多人心。再遇见她时,我们能够平稳的在法理中交流了,我们都在改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